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太后被摄政王娇养了 > 105:下毒的是谁
    秦太妃本想让容贵妃毁了容,让先皇厌弃她的这张脸,但她没想到,容贵妃治不好脸,竟然选择了吞金。

    先皇后也因此被打入冷宫,香消玉殒。

    云静姝让人把曾经伺候过容贵妃的那个宫女带了上来,那个宫女当场指认了秦太妃,说她经常在容贵妃面前挑拨是非,说要不是先皇后背靠云家,那皇后的位置便是容贵妃的。

    “贱蹄子,你竟然污蔑本宫,本宫要撕烂你的嘴!”秦太妃看向那宫女的目光仿佛好吃人,但她跌坐在地上,毫无气势可言。

    宫女把自己记得的事情都说了——秦太妃是如何哄骗容贵妃的,哄骗她与先皇后作对,哄骗她抢先皇后的位置,哄骗她去抢先皇后宫里的那盆蝴蝶兰。

    “贱蹄子你胡说八道!”秦太妃忍不住了,当真想要过去撕烂那宫女的嘴。

    不用云静姝吩咐,梅行就自发过来拉住了她。

    秦太妃的那个贴身宫女,不止以头抢地了,恨不得能在地上挖个坑,把自己埋进去,叫谁都别看见自己,

    “秦太妃。”

    秦太妃身体一僵,然后甩开了梅行的手,她从地上起来,腿还有些发软,但强自镇定的整理了衣裳,坐在了椅子上。

    但她这一番,妆发早已乱了,“你叫这贱蹄子来,便是为了诬告我?呵,先皇早就不在了,就算我认了此事,你也不能将我怎么样。”

    秦太妃仗着先皇已经死了,而今当皇帝的又是她的儿子,她便有恃无恐了。

    “哀家是不能将你怎么样,但是哀家能将秦家怎么样。”云静姝早就发现了,秦太妃非常在乎秦家,要不是为了秦家,她也不能和皇上闹成这个样子,在她心中,秦家的兴衰,恐怕比皇上更重要。

    像秦太妃这种氏族里出来的,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家族荣辱,往往比血脉亲情更为重要。

    “你什么意思?”虽然秦太妃装作镇定,但她不镇定的声音,早已泄露了一切。

    “哀家这里有一封折子,是参秦家的。”青娥将折子奉到云静姝手里,云静姝打开来,上面密密麻麻写满了秦家的罪状。

    “秦家人都做了哪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你就算待在后宫里,也该有所耳闻吧?这折子里的事情,对于别人来说,也许就是降个职,罚个俸禄,顶多贬为庶民,但你如今要出宫了,这折子对于秦家来说,便是雪上加霜。”

    秦太妃出手来抢,云静姝躲开了手,她轻轻的笑,“别急啊,秦太妃,哀家念给你听岂不更好?”

    “先说说你秦家最大的那间铺子,是动用了手段,强迫人家原来的店主卖给你的。”

    秦太妃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

    “再说四年前,秦家名下的绣坊里死了一个绣娘的事,绣娘虽然是自尽的,但却是遭遇了你一个子侄的侮辱,求告无门才自尽的。”

    秦太妃的声音都破了音,“这封折子是谁写的?!”

    “你就甭管是谁写的了,但总说的是事实不是?”云静姝接着看下去,“还有前年,先皇薨逝不久,你们秦家里有人色令智昏的人纳了妾,名字哀家就不说了,但国丧期间纳妾,这可是重罪。”

    “啊——你闭嘴!”秦太妃崩溃了,“云静姝你闭嘴!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哪里拿到的这封折子?你到底要我如何?!”

    “既然秦太妃不想听折子里的内容,那咱们就说另一件事。”云静姝站起身,围绕着秦太妃慢慢的走了一圈,似乎在思考从哪里说起。

    云静姝步伐缓慢,对于秦太妃来说,仿佛是钝刀子割肉,一种凌迟的折磨。

    云静姝停下脚的时候,秦太妃的心便提到了嗓子眼。

    “秦太妃,你可还记得,先皇后是有过一个孩子的?”

    秦太妃瞪大了眼睛。

    “看秦太妃这表情,是记得的。”

    秦太妃一听这话,连忙低下头去,不敢再让云静姝看到分毫自己的情绪,但慌乱的眼神,早已出卖了她。

    “是你一碗安胎药葬送了他,从此以后,先皇后再不能有身孕,至此抑郁成疾。”

    云静姝看着秦太妃,话却是对着梅行说的,“梅行,也给秦太妃端上一碗药来。”

    “是。”

    梅行当着秦太妃的面,倒了一盏茶,然后又当着她的面,在里面倒了一种白色的粉末。

    梅行把茶盏端到秦太妃面前,“太妃,请。”

    梅行语气恭敬,秦太妃却偏偏从里面听出来浓浓的讽刺。

    秦太妃抬头看向云静姝,“云静姝,你疯了吗?!我是皇上的亲生母亲,你敢鸩杀我?!你就不怕皇上知道吗?!”

    云静姝用手在额前搭了一个凉棚,遥望了一下慈宁宫门口,“你来慈宁宫这么久了,照理说皇上早该收到了消息,他这不是没来吗?”

    “再说了,哀家是太后,处理一个戴罪之身的后妃,不是应当的吗?”

    眼见到了这里,秦太妃的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云静姝啊云静姝,饶是你如此聪明,你便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吗?为何我毒害龙嗣,致使皇后不孕,却还能独善其身?”

    一旁听着的青娥脸色大变,急忙朝云静姝脸上看去,见到她只是露出稍许愕然,心里才算安定了些。

    明明自己要比太后年长许多,在大事上,太后却比她更为稳重。

    “先皇为了扶持秦家,打压云家。”这是云静姝能想到的最好的答案了。

    但秦太妃只是惊讶了一下她的聪慧之后,便又开始古怪的笑了,“你当我是如何被放出冷宫的,当真是因为我生了皇子吗?”

    秦太妃的笑容里多了一丝凄凉,“而是先皇需要我来做这件事。”

    云静姝和青娥都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测,他们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秦太妃脸上的那丝凄凉渐渐扩大,“我也以为先皇放我出来,是看在皇子的面子上,亦或者是心中与我有愧,但我太天真了,他的心中怎么会有‘愧疚’二字?!”

    说到底,她恨先皇后也好,恨容贵妃也罢,其实她最恨的,还是那个言而无信,视真心如草芥的先皇。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