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太妃见皇上不说话,出声提醒道,“皇上?”

    皇上的双手放在膝上,很平静的问道,“母妃,您说普济寺的事情与太后有关?”

    “这......”秦太妃笑道,“本宫只是一介妇人,前朝之事本宫不懂的,皇上定夺便好。”

    皇上扯了一下嘴角,站起身来,“那母妃便随朕一同去慈宁宫一趟吧!若是顺子真的是去了普济寺,就算是顾及着太后的面子,朕也绝不轻饶!”

    秦太妃低头一笑,也跟着站起来,“那咱们就得快着些了,万一叫太后得知了消息,放跑了顺子,那可就死无对证了。”

    一群人风风火火的往慈宁宫赶,但作为目标人物的顺子不仅没跑,还大大咧咧的在慈宁宫里指挥宫人修建树枝杂草。

    “这都入冬了,慈宁宫里的枯枝要每三日一剪,不然明年开春的时候,看着不敞亮。”

    “还有这缸里的淤泥也要清理了,等到明年立夏,太后就能看见碧绿鲜亮的荷叶。”

    “这是内务府领回来的毛毯吧?快,进殿里铺着去,太后不喜穿鞋,冬日里凉,可别冻坏了脚!”

    “炭火领了没?若是下了雪,那炭火就要点起来了,太后最是怕冷了,要让咱们慈宁宫殿里四季如春,麻利着些!”

    ......

    看到慈宁宫里这番热闹景象的皇上、秦太妃:“......”

    顺子的眼角余光看到进来的两人,连忙过去行了礼,“奴才见过皇上,见过秦太妃。”

    顺子一脸喜气洋洋,一点都没有嫌疑犯惊慌不定,等着逃跑的模样。

    皇上沉着声问道,“太后呢?”

    “太后......”顺子朝殿中看了一眼。

    “吞吞吐吐干什么?”秦太妃呵斥道,“还不快去通知太后,皇上来了!”

    “算了,她是太后,合该是朕去拜见她的。”

    皇上往里走,秦太妃狠盯了顺子一眼,也跟着往里走。

    顺子......顺子就当没看见,吩咐其他宫人宫女,“你们接着干你们的活,小声着点就行了,干好了,太后有赏。”

    皇上和秦太妃走进殿里,但前殿里只有几个宫女在忙活。

    皇上问宫女,“太后呢?”

    宫女尴尬的指了指后殿,“回皇上,在后殿。”

    皇上和秦太妃直奔后殿,便听见了梅行的声音。

    梅行愤怒的说道,“这个孩子和我长得一模一样,你还敢说这不是我的孩子?!”

    他的对面传来紫珠的声音,“这个......天下长得相像的人很多,难道个个都是你梅公子的孩子?夫人说了,她已经与你和离,从此之后......你们再无瓜葛,请梅公子不必再纠缠!”

    “夫人呢?她在哪?我要见他!”

    “夫人说她不想见你。”

    皇上、秦太妃:“......”

    他们急忙走进去,看到后殿中间似乎是搭了一方小小的戏台,台上站着的梅行穿着一身华丽的袍子,头发放下一半,戴着玉冠,不做太监打扮时的梅行,倒的确像哪家的贵公子。

    而他对面站着的是寻常丫鬟打扮的紫珠和见星,见星穿着一件漂亮的小裙子,好像是为了显示她的富家小姐的身份,她身上戴了许多的首饰,但她吃着糖,表情迷茫,好像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戏台下坐着的是云静姝,她手边的矮桌上放着瓜子花生和各色点心,还有一壶她最爱的花茶。

    她眼都不眨的盯着台上,看得正起劲。

    皇上、秦太妃:“???”

    梅行好像天生就是干这行的,情绪转换极快,他换上一副悔不当初的样子,想去拉见星的手,“是我不好,是我当初宠妾灭妻伤了她的心,可孩子是无辜的,她不能没有父亲!女儿,你带阿爹去见你娘好不好?”

    紫珠把见星拦到身后,面无表情的一板一眼的念台词,“夫人已经死了,你再也见不到她了,而且她临死前说了......让你放了她,她与你......死生不复相见。”

    “什么——”梅行骤然跌倒,动作有点夸张,吓了门口的皇上和秦太妃一跳。

    “她死了?”梅行痛哭流涕,梅行悲伤哀婉,梅行绝望至极,“她竟然死了?她为何不带我一起走?她留下我这个无用之人干什么?她不知道,自她走后,我才发现,我已经深深爱上了她,可我遍寻天涯海角,竟也找不到她在哪?家中的妾室我已遣散,我以为她会回来,没想到......”

    梅行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假剑,横在自己的脖子上,“既然她都不在了,那我便随她去了吧!”

    “你们在干什么?!”秦太妃的三观极受颠覆,男男女女拉拉扯扯的,她都替云静姝脸红,“这里是皇宫,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梅行连忙扔了道具,向皇上和秦太妃行礼,脸色都变了。

    紫珠也拉着见星跪下,比起梅行,她们俩倒是镇定许多。

    云静姝回过头来,抬手招呼了一声,“哟,是皇上和秦太妃来了?看电影不?免费的。”

    “太后,你整日把慈宁宫里弄得乌烟瘴气的,就不怕百官参你一本吗?”

    “电影?那是什么?”

    皇上和秦太妃同时开口。

    “演出来的故事,哀家把它叫做电影。”云静姝哈哈一笑,“秦太妃别激动,哀家在慈宁宫里做什么,百官不知道,除非你今日走出去之后告诉他们。”

    秦太妃:“......臣妾不会做这等小人行径!太后不要血口喷人!”

    “是吗?那你怎么把皇上带来了?”云静姝微笑着。

    秦太妃让她怼得哑口无言。

    云静姝好似已经知晓他们来干什么的了,她挥了挥手,“看来皇上和秦太妃不想看电影,梅行,紫珠,你们先下去,洗洗脸,然后把衣裳换了。”

    梅行应声,忙起身拉着见星,和紫珠一起退下了,秦太妃来者不善,先躲再说。

    皇上走过来,在云静姝的身边坐下,看了一眼她杂乱的矮桌,“太后,你知道朕今日来做什么?”

    云静姝丝毫不乱,“哀家不知道呀,但秦太妃不是知道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