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燕宿:“......”

    燕宿把脚缩回去,梅行顺利把门关上,还轻蔑的斜了他一眼,“再说了,你一个侍卫,慈宁宫要是进了刺,首先第一个被问罪的就是你!真不知道太后挑中了你哪一点?”

    梅行说完后扬长而去,留下燕宿一个人站在原地,握紧了拳头。

    摄政王回到王府的时候,心情好了很多,这一点,贡辛在摄政王进门的时候,就看了出来。

    他的心里感叹道,太后这颗药可是真管用啊,摄政王别提是什么病,总能给治好了。

    摄政王吩咐贡辛,“把狄元驹放出来,给他一个新的身份,他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要是不想连累王铎,就给本王把嘴都闭紧了。”

    “是。”贡辛应声。

    狄元驹被贡辛放了出来,他以为摄政王是听进去了他的肺腑之言,打算让这夏朝换一个天下,没想到等他吃了喝了洗漱干净了,贡辛却说摄政王让他闭嘴。

    狄元驹在书房里找到摄政王时,摄政王正在看地方上的邸报。

    “摄政王,您什么意思?”狄元驹难以置信的问道,“您不想拿回属于您的东西了吗?”

    要是摄政王无意于皇位,他恐怕也难逃一死,可要是摄政王想当皇帝,那他不仅有一线生机,说不定还能加官进爵。

    所以他乐于见到摄政王造反称帝。

    摄政王抬眼一扫,“狄元驹,这不是你该过问的。”

    摄政王语气冰冷,狄元驹浑身一凉,摄政王把他放了出来,却不打算放过他。

    “你也可以试着逃跑,但这全天下除了摄政王府,你还能去哪?你只要走出盛京城不到一刻,那么全夏朝都是你的追杀令,那个时候,本王可不会救你。”

    是了,要是当今圣上知道了他不仅还活着,而且还知道先皇的秘密,那他恐怕也就活不长了,所以他只能待在摄政王府。

    手中的邸报令人心烦,面前的狄元驹同样令人心烦,摄政王放下邸报,继续不紧不慢的说,“还有那个王铎,他只是个文弱太医,恐怕连皇宫的门都出不去。”

    狄元驹仿佛被人把天灵盖都掀开了,冷风呼呼的往里刮,他低下头,拱手做礼,“属下但凭摄政王吩咐。”

    “过几日,倒的确有桩事情吩咐你去做。”摄政王想起一事,“这件事,你可有对王铎提过?”

    “从未。”狄元驹指天发誓,“这件事只有属下一人知晓,其他人都死了。”

    “嗯,你去吧。”

    过了几天,顺子的调查有了结果。

    顺子急忙赶回慈宁宫,对着云静姝说道,“太后,秦太妃佛堂的事情有结果了!”

    云静姝示意讲故事的梅行停下,“说说看。”

    “奴才打听了好些人,才知道原来给秦太妃的佛堂做法事的和尚,是秦家按照秦太妃的要求找来的。”

    “秦家找的?”放着好好的归元寺不请,却要让秦家从外面找?这找来的酒肉和尚,到底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是。”顺子接着说,“奴才还找到了寺庙的位置。”

    “那寺庙根本不在盛京城内,而是在距离盛京城很远的一座山上,名叫普济寺,奴才又找人打听了一下,据说普济寺还挺大的,但由于地理位置不好,上山的路有些不好走,这香火也不行,所以很少有人会往那里去。”说着,顺子又加了一句,“据说,这普济寺还有些邪乎?”

    “怎么个邪乎法?”

    这个,顺子却是答不上来了,“奴才愿意前往普济寺,为太后查明真相。”

    云静姝沉吟片刻后答应了,看来秦太妃为何要大费周章的找这么远的一座寺庙来做法事,也只有查了才知道。

    不过顺子只会点三脚猫的功夫,紫珠又被派出去找那个贵荣了,他一人出宫,要是遇到点什么,云静姝有点不放心。

    如果刺杀的事情,真的和那间寺庙有关,那么顺子此行会很危险。

    “梅行,你去把燕宿找来。”云静姝懒洋洋的伸了一个腰,“也是时候派点事给他做了。”

    燕宿从殿外进来,“太后找属下可是有事?”

    “燕宿啊,你来慈宁宫当差也有几日了吧?有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云静姝笑眯眯的问道,一副慈爱友好的老板形象。

    “没有,属下在慈宁宫挺好的。”燕宿也不会说什么漂亮话,直接有什么就说什么了。

    “那让你和顺子出宫办趟差,但此行不能告知任何人,就算是皇上也不能说,你可愿意?”

    燕宿听出太后有试探他的意思,但他好不容易进了慈宁宫,怎么可能不听她的?

    所以燕宿正色道,“属下是慈宁宫的人,一切但凭太后吩咐。”

    云静姝满意了,她微微笑道,“很好,那你们收拾收拾出发吧。”

    顺子和燕宿各自收拾了包袱,在宫门口汇合,顺子拿出令牌给了守将看,然后和燕宿一起出了宫。

    他们买了两匹马后,快马加鞭的出了城。

    到了城外,走上了官道,他们下了马,放马儿在路边吃草。

    顺子拿出干粮啃上了一口,夸赞燕宿,“宫中侍卫多是盛京城中各大家族塞进来的,你倒是和他们不一样。”

    他们从皇宫出发,一路上跑了三个时辰,吃了一嘴的沙子,燕宿一声不吭,仿佛早已经习惯这样赶路。

    燕宿也拿出了干粮在吃,闻言道,“为太后娘娘办差,应该的。”

    顺子一笑,“太后娘娘心善,对宫人好,你跟了她,不会吃亏的。”

    燕宿淡淡的应了一声,然后问道,“我们这是去哪?”

    他们这都出盛京城了,太后有什么事情,要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办?

    “说了你也不知道。”普济寺也只有当地的人听说过,盛京城里知道的人甚少,顺子也不怕讲给燕宿听,“我们现在是去找一间叫普济寺的寺庙。”

    顺子拿出地图,然后指给燕宿看,“大概就是这个地方,具体的,要问过了才知道。”

    燕宿脸色微变。

    顺子抬起头,“怎么?你知道这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