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太后被摄政王娇养了 > 74:都想扶哀家
    :..>..

    “还行。”云静姝想起见星的狗啃发型,以及不辨男女,痴呆憨傻的样子,微微一笑,“也就一般喜欢。”

    元夫人是个人精,虽然云静姝说的是一般喜欢,但元夫人早已看出,云静姝对自己的这只宠物,那是极欢喜的。

    元夫人转头吩咐自己的贴身丫鬟,让下人多准备点小食,待会让太后带走。

    这一夜宾主尽欢,云静姝喝了点酒,回驿馆的时候,已经半夜了。

    她的头晕晕乎乎的,梅行扶着她下马车的时候,云静姝脚下不稳,往前扑去。

    “太后小心——”

    “太后小心——”

    两道声音一前一后的响起,然后双手就被一左一右的抓住了。

    梅行抬眼一瞅,立刻低头装鹌鹑,大气都不敢出。

    云静姝往自己的左手边看,是皇上后怕的脸。

    “太后,你醉了,朕送你回去。”

    云静姝又朝自己右手边看,是摄政王八风不动的脸。

    “太后,天黑路滑,小心着些。”

    云静姝使劲抽回自己的两只手,“哀家挺好的,没醉,都回吧。”

    “梅行。”云静姝对着梅行伸出了胳膊,“快来扶哀家。”

    梅行扶着云静姝的手臂,她一摇三晃的进了自己的院子,还剩下皇上和摄政王站在门口。

    在夜里,皇上的声音也有些凉,“摄政王好像对太后很是在意?”

    摄政王拱手,“此乃臣的职责。”

    “职责?”皇上莫名笑了一下,笑容在阴影下,有一丝扭曲,“奉劝摄政王一句,不要靠近太后。”

    摄政王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皇上,夜已深,臣这便先回了。”

    没等皇上说话,摄政王便转身走了。

    小喜子指着摄政王的背影,“皇上,这摄政王也太目中无人了!您都还没说话呢,他倒是自己先走了,奴才看他就是想攀上云家的关系!”

    “小喜子。”皇上横了小喜子一眼,不辨喜怒。

    摄政王靠近太后,是想攀上云家的关系,那朕靠近太后,又是为了什么呢?在他人的眼里,是不是也想攀上云家的关系?

    小喜子脸色微变,“奴才失言,请皇上恕罪。”

    “回吧。”

    夜凉如水,皇上率先转身,向自己的院子里走去。

    云静姝回去之后,酒意上头,倒头就睡,她不知道皇上和摄政王在外面风潮暗涌,睡得香甜极了。

    他们这趟南巡出来的日子也不短了,已经立了冬,再过三月便是新年了,朝中积压的事情也不少,是时候启程回宫了。

    他们在洛阳耽搁了几日,就决定回程了。

    云静姝趴在窗前,看着外面院子里,紫珠领着见星在扎马步,紫珠教得认真,见星也很听紫珠的话。

    树上枯黄的叶片落下,树下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美的像一幅油画。

    云静姝眯起眼睛,惬意道,“真好啊。”

    梅行走进来,“太后,明天一早,咱就就要动身回宫了,您有了有什么要吩咐的?”

    云静姝歪头想了一想,回道,“还真有。”

    梅行洗耳恭听。

    “多买点洛州特产,哀家要带着路上吃。”

    梅行绝倒:“......是。”他就不该问,太后第一时间想到的,除了吃,没别的了。

    云静姝又趴回了窗户上,继续看紫珠教见星练武。

    “太后!”

    “太后!”

    小喜子边喊边跑进来,满头大汗,气都没喘匀,“太后,秦姑娘那边出事了,皇上请您过去一趟!”

    云静姝刚吃了饭,浑身懒洋洋的,一点也不想动弹,“秦姑娘有事,皇上安慰就行了,哀家去干什么?”

    “不是......”小喜子急了,“是那宋博然又来闹事了,他说想要求娶秦姑娘!”

    云静姝转过头来,眨眨眼睛,消化了这个消息之后,捧住肚子哈哈大笑。

    “什么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哀家今日算是见到了。”云静姝笑个不停,“不过一个想娶,一个不想嫁而已,关哀家什么事?哀家不去,你叫皇上自己处理就行。”

    前几日,宋博然还在硬凹深情人设,对妻子的死久久不能释怀,今日便有脸上门来,说要求娶秦芊芊了。

    秦芊芊什么身份?他倒是敢想!

    秦太妃留着秦芊芊是当后妃的,皇上对秦芊芊也有几分照顾,自然是不会答应的,直觉回绝宋博然就行了,喊她去干什么?

    小喜子急的跺脚,“太后,那宋博然为了逼秦姑娘嫁于她,说了好些......不堪入耳的脏话。”

    云静姝换了个姿势,“什么脏话?”

    小喜子不好意思说了,磕磕巴巴了一会儿,也知道事态紧急,便一狠心说了。

    “他说......他说那夜不慎进入秦姑娘房中时,已经将秦姑娘都看光了,还说......还说他上手摸了,是什么触感,太后,宋博然这厮是想毁了秦姑娘的清白!”

    “哦?”云静姝直起身子。

    那夜在秦芊芊院中,云静姝便觉得有些不对,宋博然误闯,怎么就好巧不巧,刚好是秦芊芊的院子?

    而且,他们回驿馆的时候,宋博然也是主动要求跟他们一起回驿馆的,理由是怕元太守杀人灭口,但元太守想杀他,这三年来,可以有无数次的机会。

    当时宋博然一口咬定他是走错了屋子,不小心闯进来的,他们没有证据,又顾及着秦芊芊的名声,所以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没想到,宋博然那一遭,原来是摆在这儿了?

    秦芊芊跟在皇上南巡的队伍里,必然身份不低,又是待嫁之身,于是宋博然便动了攀龙附凤的心思,这些下流的手段,是他早就设计好的。

    “太后,皇上也是没法子了,才请您帮忙的。”小喜子都快哭了,“太后,奴才求您了,您去看看吧!”

    云静姝站起来,“哀家去看看。”

    小喜子破涕为笑,一副生怕云静姝不记得路的样子,“太后,奴才这就带您过去。”

    云静姝走进秦芊芊的院子里,看见皇上负手站着,黑着脸低气压。

    秦芊芊不见人影,但屋子里有哭泣的声音传来,听声音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