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太后被摄政王娇养了 > 69:红油抄手
    :..>..

    “而且宣平候既然把女儿带走了,想必是不想再让她回洛州的,您亲政之前......”

    皇上亲政之前,还是不宜得罪这些老臣。

    小喜子的话,皇上如何不懂?

    “那便等着太后回来吧。”

    皇上发了话,小喜子便让人把宋博然押了下去,继续看管起来,等太后回来再做定夺。

    “皇上!草民孩子她娘呢?”宋博然被拉走之前还在大喊,“她还活着吗?皇上!”

    皇上挥手,“快带下去,吵得朕脑仁疼。”

    另一边,云静姝在洛州城街道的小摊上,吃上了红油抄手。

    街道上人来人往,叫卖声不绝,云静姝也不在乎她那一身名贵衣裙,裙摆一撸,就坐在人家路边小摊的板凳上了。

    热腾腾的红油抄手入口喷香,微微的辣,恰到好处的麻,无一不在挑战你的味蕾。

    薄薄的面皮中裹着咸香的猪肉,咬开面皮的时候,肉里的汤汁滑进喉咙,浑身的细胞也跟着活跃起来了。

    云静姝吃完了一碗,觉得还不过瘾,“老板,再来一碗!”

    老板热情的招呼着,“好勒!”

    小摊上的老板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大户小姐,在路边坐着吃红油抄手的,那一身衣裳,光是看着,就知道价格不菲,她却一点都不在乎的,坐在污迹都擦不干净了的板凳上。

    难得的是,这小姐没有一点瞧不起这种路边低廉的食物,反倒随和得很,胃口也很好。

    这是对他做出来的抄手的一种肯定!

    “老板,也给我来一碗!”

    摄政王不知何时也走进了小摊里,他看了里面的桌椅一眼,笑着摇了摇头,坐在了云静姝的对面。

    “好勒!马上就来!”

    老板开心得很,来了一个美貌的大户人家小姐不说,现在又来了一个俊美的贵气公子,他这摊位今天是走了什么运了!

    云静姝抬头看了摄政王一眼,没有说话,低头喝自己碗里的汤。

    等老板把两碗红油抄手端上来的时候,摄政王却看着那红油油的汤面犯了难。

    云静姝吃得香,眼见自己都吃了一半了,摄政王的居然一筷子没动。

    “怎么了?嫌路边的东西不合你胃口啊?”云静姝还以为是他骄矜的毛病犯了呢。

    “不是。”摄政王否认了。

    仿佛要印证自己和云静姝一样随和,不拘小节,他舀了一口送进了自己的嘴里,用的是视死如归的表情。

    不过下一秒,摄政王就咳嗽出声,“咳咳咳——”

    然后脸都咳红了。

    云静姝瞪圆了眼睛,“你不能吃辣?那你为什么要点?”

    云静姝把他的碗拖到自己的面前,扬声朝老板喊道,“老板,再来一碗清汤的!”

    云静姝见摄政王还在咳嗽,眼泪都快咳出来了,她给他倒了水,“不能吃,你逞什么能?你可笑死我了!”

    摄政王那模样的确有些好笑,和平常冷静稳重的模样大不一样,云静姝看着看着,就笑出声来。

    “哈哈哈——你可太逗了!”

    云静姝边笑边吃,突然哎哟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腮帮子。

    云静姝:“......”吃东西大笑,腮帮子笑痛了,md。

    摄政王望了一眼她的滑稽模样,勾起一边嘴角冷笑,“活该。”

    老板把清汤抄手端了上来,和他俩搭着话,“两位是新婚夫妻吧?难怪看着感情这么好!这让我想起了我和夫人年轻的那会儿。”

    云静姝一愣,忙摆手解释,“不是的,老板,我和他不是......”

    老板一副‘我是过来人,我懂的’的表情,“夫人不必害羞,我也是那个时候过来的,我能理解。”

    云静姝还待解释,摄政王却开口打断了她要说的话,“多谢老板好意,我夫人是容易害羞了点。”

    老板笑了一笑,这才转身走了。

    等老板走了,云静姝把汤匙往碗里一扔,小脸一板,“你胡说什么?谁是你夫人了?!”

    摄政王不慌不忙的,“你继续解释下去,老板要问你了,我们究竟是什么关系?”

    云静姝优雅的舀上一口,冷淡的问她,“你会说吗?我们是叔嫂关系,那老板会怎么想?”

    人类的通病就是特别爱八怪,特别是这种伦理伦常的八卦。

    云静姝哑了口,“那也不能说是夫人啊!你就是想占我便宜!”

    “不是你上次说的吗?不要当我的侍妾,要当正妻。”摄政王笑了,稳稳当当的吃了一口。

    云静姝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你胡说!”

    “看来有人不认账呢。”摄政王微微侧了头,“贡辛,你说。”

    充当背景板的贡辛说话了,“八月初六的那天晚上,您和主子在梨花阁门前,你说......”

    “好了!我知道了!”云静姝急忙伸手打断贡辛的话,“你别说了!”

    在青娥的描述里,她那天是丢了大丑的,至于究竟丢了些什么丑,她一点也不想回忆的好吗!

    云静姝的头低下去,脸都快伸到红油抄手的碗里了。

    摄政王见她心虚,低头一笑,没再说话了。

    两人吃完了抄手,散步回太守府,云静姝今日吃得有点多,扶着腰一步一个嗝,看样子就知道撑得不行。

    “唉,我不行了,走不动了。”

    还没到太守府门口,云静姝便走不动了,肚子里像装了一个铅球,沉甸甸的往下坠,恨不得拿手捧着。

    紫珠策马而来,就停在他们边上了,严肃的对云静姝说道,“太后,摄政王,奴婢有要事禀报!”

    她怀中还抱着一个囫囵模样的孩子,别说男孩女孩了,就那脏兮兮乱糟糟的样子,只能勉强看出个人形。

    云静姝一瞧她抱着孩子的样子,就乐了,“紫珠,一夜没见,你的孩子都这么大了?”

    紫珠抱着孩子下马,孩子在她怀中惊醒了,睁着一双懵懂无辜的眼睛,看了一眼他们后,便往紫珠的怀里躲去,似乎很是害怕他们。

    “太后,您就别打趣奴婢了。”

    对于新换的主子是这副德行,紫珠也表示很无奈。

    “这孩子是宋博然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