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太后被摄政王娇养了 > 64:深夜窑鸡
    云静姝回到自己的院子里后,又躺下了,但她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她翻来覆去的,脑海里想的全是元太守、宋博然,和秦芊芊的事。

    还是梅行悄悄进来了,隔着帘子问她,“太后,您可是睡不着觉?”

    “嗯。”云静姝应了一声,“你也没睡吗?”

    梅行嘿嘿笑道,“太后,您想不想吃东西?”

    “吃什么东西?”云静姝睁开眼睛,“这么晚了,驿馆里还有厨子做饭吗?”

    “要不还是别忙活了,要是让别人知道一国太后,大半夜不睡觉,光想着吃东西,哀家岂不是要沦为笑柄。”

    “不是的,驿馆里的厨子都睡下了。”梅行站在帘子外说道,“是摄政王送来的吃食,他说您晚膳吃得少,被秦姑娘院子里的动静吵醒,肯定会饿,故而特地上洛州城里买的。”

    梅行见云静姝还睡在榻上没有动静,再接再厉道,“洛州美食,论窑鸡最为有名。”

    “取山林中散养的走地嫩鸡,裹以各种调料,然后放进恒温的土窑之中,不多不少正好烘烤一炷香的时间,鸡肉嫩而不生,熟而不老,拿出来时,飘香十里,街坊可闻......”

    云静姝坐起身,眼睛散发着动物一般的光亮,恶狠狠的吐出一个字,“吃!”

    梅行咧嘴一笑,成了!

    摄政王有令,他自然是要将这桩差事办好了,好在云静姝的脾性,他算是摸透了,对症下药就好。

    云静姝穿了鞋子,坐到桌前。

    梅行让人把食盒拿了过来,食盒底部有炭,窑鸡还是热的,盖子一揭开,那孜然喷香的味道,满屋子都是。

    “这就是快乐啊!”云静姝食指大动,扯下一只鸡腿就塞进了嘴里。

    这窑鸡表皮焦脆,内里鲜嫩多汁,一口下去,孜然粉带着微微的辛辣味,别提多想了。

    那种万般滋味都在嘴里一瞬间爆开的感觉,太爽了!

    云静姝吃了小半个就饱了,但食盒里还有一只。

    摄政王担心她吃不饱,一斤多一只的窑鸡,他买了两只。

    云静姝扫了一眼梅行,梅行望着窑鸡直吞口水。

    云静姝抿嘴一笑,“梅行,还剩一只就赏给你吧。”

    “多谢太后!”

    云静姝把窑鸡赏给梅行之后,就睡了,因为睡得晚,太阳都升得老高了,她都还没醒。

    直到梅行进来叫醒了她,“太后!不好了!”

    “太后!您快醒醒!”

    “太后!元夫人触柱了!”

    云静姝睁开眼睛,头还是懵的,昨晚吃了宵夜,现在感觉喉咙特别上火,很不舒服,“元夫人是谁?她为什么要触柱?”

    “哎哟,我的太后!”梅行都急死了,“元夫人便是元太守的夫人!如今已经五十岁了,乍然听见元太守掳人妻子之事,一时受了刺激,想不开了,便寻了短见!”

    这下,云静姝彻底醒了,她猛的坐起来,“人呢?可救回来了?”

    云静姝拿过边上的衣裳就往身上套,梅行见状,又唤人进来给她梳妆。

    梅行说道,“人是救回来了,但元夫人存了死志,恐怕是还得来上一遭,摄政王传话来,此事可大可小,皇上恐怕是处理不好,让您过去看看。”

    云静姝凉飕飕的盯了梅行一眼,“你究竟是慈宁宫的人?还是他王府的人?”

    不过得了他的救命之恩和美食的恩惠,他倒是啥事张嘴一说,胆子都甩给她了。

    梅行脑门一凉,谄媚笑道,“自然是太后的人了,奴才的月例银子都是您给的,奴才哪会做那背主忘恩的事!”

    “算你识相。”云静姝匆匆洗漱了,“让人给我梳头,快着点!”

    云静姝从驿馆火急火燎的赶到太守府时,元夫人已经醒了,她不顾头上还在出血的伤口,跪在皇上面前,请求皇上查明真相。

    “皇上,臣妾与老爷成婚三十多年,育有二子二女,家中虽有妾室,但那也是人情关系所赠,老爷怜悯她们,给了他们住的居所,每月也给了月例银子,但并不曾留下子嗣,他怎么可能去抢一个妇人呢?”

    皇上对这种认死理的妇人,也是没法了,元夫人寻过一回死,已经是让皇上大为头疼了,元太守的事情还没查清,总不能让人家夫人就这么白白死了。

    “元夫人,你先起来。”

    元夫人仍旧跪着不起,她双眼通红,一看就是狠狠哭过,“老爷的为人,臣妾最是清楚,他决不是那种会强抢民妇的人!臣妾愿意以死明志,还夫君一个清白!”

    “元夫人,你且先起来。”皇上给小喜子使眼色,示意他扶元夫人起来,“并不是朕没有查明,而是元泱已经认下了此事,你就是寻死,也改变不了事实。”

    小喜子去拉元夫人,元夫人却倔强得不肯起身,小喜子无法,回了皇上一眼,意思是元夫人不肯起身,奴才也不能用蛮力啊,万一伤到人可怎么办?

    皇上摆了摆手,头疼得让小喜子作罢。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他们就不能看在他是新皇帝头一遭出门,安分一点吗?朕是来游历大夏朝的山川湖水的,不是来断你们这些糟心案子的!

    “不会的!”元夫人急忙摇头,“我家老爷没做过的事情怎么会认下?而且家中并无那宋氏女子,皇上,我家老爷是冤枉的!求皇上明察!”

    太守府大堂里闹哄哄的,云静姝还没走近,就听见元夫人字字泣血的声音。

    云静姝缓步走进大堂里,皇上见她过来,颔首行礼,“太后,您怎么来了?”

    元夫人反正是跪在地方,于是就面向云静姝,也行了一礼,“臣妾参加太后。”

    “起来吧。”

    梅行走过去扶起元夫人。

    元夫人迟疑了一下,估计还是考虑到拒了皇上一次,不好再拒绝太后的好意,于是便随着力道站了起来,“谢太后。”

    “皇上,事情经过,梅行在路上都与哀家说了。”云静姝在上首坐下,姿态雍容,“元太守人呢?他是如何交代的?”

    “元泱还关在大牢里,但他承认掳走了宋博然的妻子。”

    糖醋排骨玉米粒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