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太后被摄政王娇养了 > 61:强抢民女
    《穿成太后被摄政王娇养了》来源:..>..

    “这洛州皆归元泱一人所管,草民上告无门,几次去太守府也都被人赶了出来,根本见不到妻子,就算草民蹲守在太守府前,也从未见到草民妻子出来过,草民怀疑妻子已经被元泱给害了!”

    “胡说八道!”元太守气得脸红脖子粗,眼白都翻出来了,手背上更是青筋直跳,他指着宋博然怒斥,“你血口喷人!”

    宋博然人已经到了这里,自然就不怕他了,“草民说的句句属实,愿以项上人头做保,求皇上为草民做主!”

    皇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元太守,“元泱,可有此事?”

    元泱也一同跪在地上,“绝无此事,皇上,老臣一把年纪了,怎会做出抢人妻女之事?!”

    “元泱你撒谎!”宋博然愤怒的指着元太守,“你这个老东西!我跟我妻子过的好好的,要不是你......”

    元泱怒不可遏的打断宋博然,“放肆!”

    “元泱,你让他说。”皇上的声音虽轻,压在元太守的身上,却是沉甸甸的。

    元泱垂下头,“是。”

    宋博然见皇上站在他这一边,胆子更大了,“元泱,你敢说不是你带走我妻子的?!”

    元泱沉默了片刻,声音颤抖,“......是。”

    皇上的眼眸里压抑着愤怒和失望,秦芊芊更是不愿意再看这个强抢民妇的糟老头子一眼。

    宋博然怒喝,“我妻子在哪?”

    这个问题,元太守却闭口不言了。

    “我妻子一定是抵死不从,所以才遭了元泱的毒手!”宋博然跪行到皇上面前,在地上磕得砰砰响,“求皇上还草民一个公道!”

    这一通下来,皇上的脸都不知道往哪搁,“元泱,这件事你作何解释?!”

    “皇上息怒,老臣冤枉。”元太守什么解释也说不出来,只深深叩首。

    “你刚才都承认了!还有什么冤枉的!”宋博然怒而转向元太守,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时,便扑了上去,“你还我妻子!”

    宋博然年轻力壮,元太守年迈,一拳下去,元太守就歪倒在地上了。

    宋博然还不肯放手,还要骑到元太守身上再打时,云静姝回来了。

    “住手!”云静姝快步走过来,对着周围的侍卫斥道,“你们在干什么?!还不快把人拉开!”

    侍卫这才过去把宋博然拉了起来,双手也剪在了身后。

    云静姝回来了,皇上也仿佛吃了一计定心丸,“宋博然,殴打朝廷命官,你该当何罪!”

    “草民就算是死,也要找回妻子!是他元泱欺人太甚!”

    宋博然狠狠的瞪着元太守,恨不得拆他的骨,吃他的肉,看起来是爱极了他的妻子,就算是找了三年,也从未有一刻放弃过。

    云静姝走进凉亭,让梅行将元太守扶起来,“元太守,你没事吧?”

    元太守颤颤巍巍的起身,向云静姝恭敬行礼,“老臣无事,多谢太后。”

    皇上没动,只是阴着脸没说话。

    一趟香山之行,却丢了这么大个脸,这还是他们夏朝的官吗?!一个河西牵扯出一大批的贪官,现在到了洛州,又来一个强抢民女的,这要他这个一国之君的脸往哪放?!

    宋博然被侍卫压得跪了下来,“草民宋博然参见太后!”

    “这是?”云静姝向皇上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皇上神色紧绷,但云静姝的话他还是回了,“元泱掳了人家的妻子,三年未还,现在那妇人还生死不知。”

    云静姝惊讶了,“元太守?”

    元太守佝偻着腰,一脸羞惭,算是默认了。

    这......

    云静姝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皇上沉着脸不作决断,想来这糟心事把他给气到了,皇上初次南巡,就没一桩顺遂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云静姝抬头望了一下天空,“天色也不早了,今日来香山,得见人间仙境,也算不枉此行了,收拾收拾便回吧!”

    皇上点头,“都听太后的。”

    “太后!此事您打算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吗?!”宋博然在侍卫手上挣扎,“草民的妻子......太后!你此举是想偏袒元泱吗?!”

    “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云静姝温和的说道,“你的事,待皇上查明真相,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

    “但你一介白身,屡次以下犯上,这话又该怎么说?”云静姝的声音渐渐冷了,“哀家贵为太后,就凭你刚才说的话,哀家就可以治你一个大不敬之罪!”

    宋博然的脸色变了,“太后息怒,草民只是担忧妻子,故而失了分寸,求太后饶恕!”

    “行了,今日便看在你对你妻子的一片真心上,饶过你,但下次绝不可再犯!”

    “谢太后!”宋博然心有戚然,不敢再放肆。

    云静姝的手一抬,梅行便搀起她的胳膊,“回吧!”

    回驿馆途中,回过神来的宋博然却不肯先行下车了,他要求跟着圣驾一起回驿馆住着,理由是他怕遭遇元太守的毒手,怕自己没命再接回妻子。

    皇上听到侍卫的禀报之后,便应了,“此事就不要报给太后知晓了,免得惹她伤神。”

    “小喜子。”

    “奴才在。”小喜子连忙在马车外应一声。

    “等到了驿馆,随便给他找间屋子住着,还有,勒令元泱在太守府内不得外出,朕明日去审问他!”

    “是。”

    他们回到驿馆时,天已经黑了,驿馆里的院子都让主子们住满了,小喜子便给宋博然安排了侍卫的屋子。

    元太守强抢民妇这件事还有待查证,皇上念其年纪大了,便让人把元太守关在了太守府里,命人看着,明日再亲自审问。

    云静姝爬了一日的山,早就累了,马车晃晃悠悠的,更是催人入睡,所以回到驿馆之后,她梳洗之后,就睡下了。

    云静姝睡到半夜,忽然听得一声女子尖叫,她被惊醒后坐起来,仔细倾听却什么声音也没有,便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就在她打算再躺下的时候,远处却又有人声传来,好像都在往一个地方跑去。

    “紫珠,外面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