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本来是一直都看着云静姝的,忽然有一个推着车的小贩经过。

    “麻烦让让。”

    街道上人挤人,小贩的车上堆满了瓜果,摄政王往后退了半步,给小贩让出一条经过的道路。

    等他抬起头来时,云静姝就不见了。

    “太后?”他忽然就慌乱起来。

    摄政王走到面具人中间,那四个围绕着云静姝跳舞的人也已失去了踪影。

    “云静姝!”

    摄政王四处张望,也没有看到云静姝的身影,戴着动物面具跳舞的人,还在边跳边往前行。

    摄政王的脸上仿佛结了霜,声音也是冰冷无情的,“来人!封锁街道,将这些戴着面具动物的人全都抓起来!严刑拷问!”

    同一时刻,皇上正在醉仙楼门口百无聊赖的等着。

    皇上朝路口张望了一下,“他们怎么还不来?”

    秦芊芊站在皇上身边,“兴许是杂耍表演已经开始了,摄政王和太后已经进去看表演了呢。”

    “就算是开始了,太后也会遣人过来告知朕一声的。”

    “会不会是太后忘了?”秦芊芊说道,“皇上,要不我们先进去吧?”

    “你饿了吗?”皇上侧头看了她一眼。

    秦芊芊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嗯,我们......”

    秦芊芊跟着他们一起出来玩,没道理让人家饿着肚子,于是皇上说道,“那你进去先吃着,朕再等等他们。”

    秦芊芊:“......其实芊芊还不是很饿,便再陪皇上等等吧。”

    秦芊芊先看到人群中跑来的一个身影,她伸手指了过去,“皇上,你看那是不是太后身边的梅行?”

    梅行一路跑得大汗淋漓,直接跑到了醉仙楼门口,气都没来得及喘上一口,“皇上......皇上,太后不见了!”

    眼前的万家灯火,一下子红彤彤的泛着血色的光芒,皇上寒着声问道,“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摄政王和太后本来是在街边买东西来着,一转眼,太后人就不见了,现在摄政王已经封锁了灵州城,正带兵寻找太后的下落!”

    “怎么会这么突然?”秦芊芊惊呼一声,眼睛里充满了惶恐,她忽然想起了他们还在船上的时候,也是有刺要杀太后,现在这次......

    太后不会凶多吉少了吧?

    既然是封城了,那就不是简单的走丢了这么简单,“摄政王是干什么吃的?!好好的人,怎么就没看住?!”

    皇上大步往太守府的方向走,“梅行,速去派人,所有的人都去寻找太后!太后要是出了什么事,今晚跟着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秦芊芊费力的跟着,但她的步子哪赶得上皇上,她本想说要让婢女把马车赶过来,但一看到皇上的脸色,她就不敢说了。

    太后丢了,这可是大事,要是她在此时惹得皇上不快,恐怕皇上该对她生厌了。

    灵州热闹的街道上乱成了一团,摄政王下令,所有商户关闭,百姓各自回家,要是遇到什么可疑的人,迅速告知官府,如有藏匿犯人,罪同帮凶。

    百姓不明所以,但当官的有令,他们也只能服从,百姓只知道有个大人物不见了,但具体是谁,他们不清楚。

    原本好好的花灯节,在云静姝不见了之后,也渐渐冷却了。

    摄政王虽然封了灵州城,但灵州城不小,商户人家众多,一时找起来,无异于大海捞针。

    他抓了那群面具人拷问,领头的班主说,本来他们这队跳舞的人都是固定的成员,但是前几天有几个成员都因为家中有事不干了,所以他们就重新招募了几个人代替。

    新来的那几个虽然没有基本功底,但学习起来,舞蹈的完成度也不错,于是班主便把人留下来。

    现在出了事,那几个新来的却都不见了。

    摄政王断定,云静姝就是这几个新来的抓走的,而且绑走云静姝这件事,他们肯定早有预谋。

    先是使计让原来的几个人请辞不干了,然后再伪装身份混入到人群里,等着云静姝落单的时候,再下手,最后借着人多,带走云静姝。

    他封城得及时,那几个人带着云静姝,目标太大,一定还没有出城。

    摄政王站在桌前,桌子上放着的是灵州的地图。

    有暗卫小跑进来,恭敬的说道,“启禀摄政王,有两个人扛着一个麻袋想出城,守卫多了个心眼,盘问他们几句,见他们答不上来,便要抓人,那两人便和守卫动起了手,现两人已被弓箭射杀,但他们手中的麻袋,却被另一个同伙抢走了。”

    “人在哪?带本王去看!”摄政王将地图一卷,递给身边的紫珠。

    紫珠接过地图,连忙跟上。

    城门口的地面上已经被清理了,只剩下那两具尸体,两具尸体差不多身高,穿着普通农户的衣裳,看身形,都是习过武的。

    守卫走过来,行了礼说道,“摄政王,这两人身上并没有搜到有用的东西,而那个抢走麻袋的人,应当是他们的同伙,他武功高强,属下无能,没能追上。”

    “一个人?”

    “是的,一个人。”

    “他往哪个方向去了?”

    守卫指向街市那边,“那边,现在我们的人马,正在进行挨家挨户的排查。”

    人多的地方,便于隐匿,他知道出不去了,索性找了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要是躲在周边的农户之中,家养的看家犬,就能叫他露出踪迹。

    摄政王抬头望向夜幕,他们找了一个晚上,此时天边已经有了晨曦的光芒。

    再过一会儿,天就要亮了。

    云静姝,你在哪?

    “紫珠,你现在带人去把太后的画像张贴出去,不要暴露太后的身份,只道是大臣之女,提供线索的赏银子。”摄政王伸出手,“把地图给本王。”

    “是。”紫珠双手呈上地图。

    摄政王展开地图,看向了灵州城中最热闹的几个地方,然后对身边的侍卫说道,“天一亮,便随本王搜查这几个地方,只要人还在城中,就一定能找到的。”

    云静姝是被自己的肚子饿醒的,眼还没睁开,便习惯性的喊青娥的名字。

    《穿成太后被摄政王娇养了》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