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醋排骨玉米粒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闫大师的字。”摄政王垂眸掩盖眼中神色,“这郭力的‘朋友’的确都是一些了不得的人物。”

    紫珠敲响了耿家的大门,来开门的是个下人。

    “请问你们找谁?”

    云静姝走上前来,礼貌的说道,“我找郭夫人,能劳烦你通传一声吗?”

    下人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说话又温和有礼的女子,一时之间有些不好意思。

    “小姐今日不在府中。”

    郭太守下了大狱之后,往日里和郭夫人交好的夫人都不怎么和郭夫人来往了,更别说他们耿家了。

    现在倒是来了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要找郭夫人,下人便觉得有些奇怪,这女子很年轻,之前也未见过。

    云静姝又说道,“是这样的,郭夫人约了我今日见面的,说是商谈郭太守一事,郭夫人是一大早就出门了吗?”

    下人见云静姝说的诚恳,便答道,“小姐的确是天不亮就出门了,去哪她也没有交代。”

    云静姝回头看了摄政王一眼,郭夫人天不亮就出门了,她能有什么事?

    太守府前跪着的百姓,还有灵州城里游行喊口号的百姓,看起来就像似有人指使的,郭太守已经进了大牢,那在背后推波助澜,出谋划策的人还有谁?

    除了郭夫人,也没别人了。

    云静姝对着下人半真半假的说道,“既然郭夫人不在,那我便改日再来吧。”

    下人一想她是为了郭太守一事来的,虽然没有见过这两人,看穿着打扮,还有浑身气质,那也不是一般人,下人生怕耽误了主人的事情,就把两人往里面进。

    云静姝计谋得逞,挑眉示意摄政王跟上。

    摄政王弯了弯唇,跟在云静姝身后。

    他们一进耿家,见到的东西,那可真就是了不得了!

    不说家里的建筑是镶金雕银,雕梁画栋吧,就说他们脚下踩着的青石板路,那用的也是上好的玉石。

    玉石通透水润,脚踩在上面,仿佛能感受到脚下的纹理,这要是换做一个不识货的,还真不一定能认得出来。

    往前院去的路上,就更加离谱了。

    有一方影壁,竖在道路的一边,影壁足足有一扇墙面那么大,上面雕刻着山水树林,广袤天地。

    摄政王一眼就认出了那方影壁是出自齐大师之手。

    齐大师是夏朝有名的影壁雕刻大师,五年才能完成一样作品,并且不会假以徒弟之手,所以珍贵。

    而耿家的这一方影壁,便是齐大师亲自动手,雕刻完成的。

    而他作为皇室的成员,又当摄政王这么多年,也只在机缘巧合之下,得了一块。

    等他们走到前院的廊下,那更是让云静姝大开眼界了。

    那廊下十步一个下人,比盛京城里富商家中的下人还要多,根本不用主子喊,只需清清嗓子,就有下人听候传唤。

    前院中盛开着许多的花朵,花枝招展,颜色各异。

    光是云静姝认识的菊花的品种,就有稀有的凤凰振羽、玉壶春和帅旗,这就放在盛京,那也是足以拿出来开赏菊宴的品质。

    还有那兰花,花型看起来像荷花,颜色又素净淡雅,名字叫素冠荷鼎,也是需要人细心打理的。

    还有叶片碧绿似荧光,花朵却红艳如火,热情奔放,远远看去,花叶交织,如同戴在妇人头上的翡翠饰品,它的名字叫翡翠兰,慈宁宫里就有一盆,是有一次皇上送来的。

    下人见云静姝驻足欣赏花朵,便自豪的解释道,“我家老夫人喜欢菊花,而小姐却独爱兰花,故而家中的菊花和兰花便多了些。”

    云静姝转目,“郭夫人只喜欢兰花吗?”

    “是的。”

    下人将他们引到前院的花厅,安排坐下,马上又有婢女沏了茶。

    摄政王揭开盖子,茶香四溢,他品了一口,赞叹道,“这茶不俗,乃是郴州今年新春的芽尖,听说这可是贡茶,今日有幸品到,那都是因为沾了郭夫人的光。”

    下人没听懂摄政王话里的意思,只以为他是在夸奖茶的品质好,顿时得意的说道,“郭太守疼爱我们小姐,也孝敬老夫人,有什么好东西都往耿家送,这茶便是郭太守送来的。”

    “两位人稍待,我家少爷和少夫人马上就来。”

    下人离开花厅,里面便只剩下云静姝和摄政王两人。

    “茶不错,你也试试。”摄政王不紧不慢的喝着茶,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

    “喝什么茶?都火烧眉毛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云静姝打量着花厅里的桌子椅子,这些可都是上等的黄花梨,“郭夫人的娘家,她父亲不过是个秀才出身,而且早早就没了,耿家哪里来的这么大手笔?”

    “刚才的下人不是说的吗?这些都是郭太守送来的,郭太守哪里来的钱?”摄政王抬眼看过来,“你急什么?不正是印证了你心中所想吗?”

    对哦,心中的疑问有了答案,她还急什么?气定神闲的等着郭夫人磕头求饶就行了!

    云静姝慢慢冷静下来,也学着摄政王的样子,慢慢品起了茶,“郭夫人还有个弟弟,是个不学无术的,郭夫人的娘拉扯姐弟二人长大,是决计没有这样的财力的,所以十有八九,这些东西,花的都是赈灾银。”

    他们在花厅没坐多久,郭夫人的弟弟耿少光就带着妻子来了。

    他们那一身穿的,也是差点闪瞎了云静姝的双眼。

    耿少光着广袖长袍,文人骚的打扮,头上戴着白玉冠,腰上挂着还几个玉佩和香囊。

    耿少光的老婆,那就更离谱了,穿得一身花红柳绿那自是不必说,就单说她头上戴的,也不管相不相配,就把什么好东西都往头上戴,她也不嫌脖子累得慌。

    手腕上的翡翠手镯更是戴了四个,一路上丁零当啷的,跟绑了铃铛的驴一样,走哪都不会丢咯。

    直到他们走进前院的这会子功夫,云静姝的注意力全在耿少光的这位老婆身上。

    云静姝发现她的身高,好像就只比郭夫人矮上一点,而且她身上的穿衣风格,和郭夫人那几日的穿衣风格很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