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着本王。”

    摄政王的胸膛太过温暖,这对于差点冻僵的云静姝来说,无疑于是雪夜里的一簇篝火,靠上了,怎么还会愿意离开?

    云静姝没有拒绝,安静的靠在他的怀里。

    他们中途休息过一次,放马儿吃了草。

    紫珠生了火,烤了饼,又煮了汤,在递给云静姝的时候,犹豫了一下。

    她担心每天都是十八道美食,日日不重样的云静姝吃不惯。

    但云静姝二话没说,就接过来咬了一口,那饼有些硬,她嚼吧嚼吧几下,还是哽在喉咙里咽不下去。

    摄政王正要说话,就见云静姝喝了一口热汤,硬生生咽下去了。

    他看得出来,她是吃不惯这些的,但她什么也没说,也不曾发出一声的牢骚。

    摄政王失笑,她让他刮目相看也不是第一次了,她本该就是这种爽朗,不拘小节的样子。

    简单的吃过食物,又稍作歇息之后,三个人熄灭火堆继续上路。

    一匹马驼着两个人,时间久了,着实有些吃不消,于是摄政王便换了另外一匹,终于在快中午的时候到了河西。

    镇的门口就有几个士兵把手,有人想从镇子里出来,都被士兵挡了回去。

    摄政王盯着士兵手中提着的刀,“有古怪,我们另外找路进去。”

    云静姝和摄政王在镇外等着,紫珠前去找,看有没有什么别的路可以避人耳目进入河西。

    云静姝站得累了,便不顾形象的蹲下来,“我们在灵州的时候还奇怪,为什么灵州一个流民也没有?当时还怀疑是不是郭力知道皇上要来,所以特地派人驱赶过,现在看来,症结是出在这里,河西水患,冲毁家乡,指不定就有人想要投奔亲朋好友呢?他们这么拦着算是怎么回事?”

    摄政王摇头,云静姝的这些问题,他也不知道答案,“本王更想知道,封锁河西,是谁下的令?”

    午后的太阳有些烈,云静姝挪动着脚,往摄政王的影子里躲了躲,“反正不是宫里的,自古以来,敢冒着欺君之罪行事的,多半是为了财。”

    摄政王低头看了她一眼,眼里流露出欣赏,“太后懂的还不少。”

    云静姝得意的扬眉,“那是。”

    她白净的脸上,不知道在哪沾了一道黑灰,横亘在她的鼻头上,在配上她抬头时的一双无辜大眼,显得有几分可爱。

    摄政王抬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她的鼻头,动作轻柔,替她擦掉了那丝灰尘。

    云静姝一愣,当即要说什么,紫珠却回来了。

    “太后,摄政王,奴婢找到了一个地方,可以进入到镇里。”

    紫珠说的地方,便是镇上的另一个入口,由于洪水将其冲垮,被塌陷的石块堵了个严严实实,这里已经无法走人了。

    但摄政王和紫珠都会武功,提起一个娇小的云静姝飞身进去,一点问题也没有。

    镇上林立的商铺已经被冲垮了,虽然洪水退去,但路面上依然有深深浅浅的水洼,主干路上应该是被清理过,所以勉强算是能够走人。

    他们走在路上,偶尔会从身边经过几个百姓,但他们的眼神非常奇怪,要么就是回避了他们的视线,要么就是非常防备的盯着他们。

    摄政王让紫珠前去问路,但紫珠那样貌,还没靠近,别人就跑了,有一个人还嫌自己小孩走得慢,抱起就跑。

    把紫珠弄得很是没脸。

    云静姝无奈摊手,“还是哀家来吧,哀家就说能帮得上忙不是。”

    这次来河西,云静姝虽然穿的不华丽,但浑身干干净净的,再加上样貌美丽,气质清丽出尘,明显是和这里格格不入的。

    云静姝在路上挑挑选选,最终拉住了一个行色匆匆的大娘,“哎,大娘,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大娘甩开她的手,警惕的看着云静姝,操着一口乡音问道,“你要帮什么忙?”

    “我是来这里寻亲的,想找你问个路。”

    大娘一听她是外乡人,露出了一副奇异表情,似乎不敢相信,“你要问什么路?”

    “请问河柳村怎么走?”

    大娘一听,倒吸一口凉气,忙摇头,“不知道,不知道!”

    “河柳村啊,怎么会不知......”云静姝还想拉住大娘再问。

    大娘已经一把推开云静姝跑了。

    云静姝差点一屁股摔倒,幸亏摄政王及时扶住了她。

    “这......”云静姝有些尴尬,“哀家再问一个人好了。”

    摄政王有些不悦,“你不用问了,直接抓一个人拷问。”

    “不行!要是被抓的那个人叫喊起来,动静太大,迟早会引来那些士兵,那我们就暴露了。”云静姝的眼睛又在路上巡视起来,寻找下一个目标,“让哀家再试试。”

    皇上的信上说,他就在河柳村落脚,这位大娘是本地人,怎么会不知道河柳村呢?

    而且他们来到河西之后,原本保护皇上的那支侍卫却没有来和他们接头。

    这次,云静姝把目标换成了一个带着孩子的妇人,妇人双目涣散,步伐迟缓,怀中的孩子也是饿得面黄肌瘦的,看着实在可怜。

    云静姝找紫珠要了一块饼,然后走过去。

    那妇人看见饼,双目发亮,但没有伸手过来抢,倒是她怀中的孩子,看着饼忍不住的咽口水。

    云静姝对那妇人说道,“我问你一个问题,这个饼就是你的。”

    妇人望着饼点了点头。

    这次,云静姝没有兜圈子,“河柳村怎么走?”

    妇人听闻云静姝的话瞪大了眼睛,脸色挣扎,似乎在想着要不要告诉她答案。

    妇人怀中的孩子,虚弱的抓住了母亲的衣裳,“娘,我饿。”

    妇人在看了看云静姝的脸,又看了看她手中的饼之后,终于指了一个方向,“往那边走,看到一块耸立的石头,后面就是河柳村了。”

    “好的,谢谢。”云静姝把饼给了妇人。

    妇人接过饼,没有想过要自己吃,就给了孩子。

    孩子刚咬上一口,边上便冲出来一个男人,劈手抢过孩子手中的饼。

    “啊——”孩子忙伸出手,饼却已经让那男人抢走了。

    糖醋排骨玉米粒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