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静姝仔细想了想,却想不起来还有什么了。

    梅行一直在竖着耳朵听他们二人交谈,此时他给两人添了茶,鼓足了勇气才说,“太后,摄政王。”

    云静姝和摄政王同时向梅行看去。

    梅行在两人的目光下结巴了,“奴......奴才能不能说两句?”

    “难道你有什么发现?说说看。”

    “奴才发现郭夫人的裙子不合身,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奇怪的地方?”梅行见摄政王和云静姝的脸色没有丝毫不耐,才继续说下去,“女子的裙子应该是盖住鞋面的,特别是官家的夫人,讲究形如莲步,步步生香,如果一双大脚从裙下露出来,那便是不雅了。”

    “郭夫人的裙子便是短了,虽然不明显,但走动时,脚踝都露出来了,奴才想着,就算郭太守勤俭,但也不至于省了自家夫人这一点布料,而且郭夫人已年逾四十,不可能像孩童一般长身高了,那要么是裙子的尺寸错了,要么......”

    剩下的话,梅行没说,因为云静姝和摄政王的脸色齐齐变了。

    云静姝替梅行把话接了下去,“要么是她穿得别人的衣裳。”

    她不懂女子的着装,向来是青娥给她什么衣裳,她就穿什么衣裳,没想到女子的衣裳里还有这么大的门路。

    不过就算她知道,要是不够细心,根本不会发现这一丁点细节之处。

    “可还有什么?”

    梅行见他们没有责怪他胡言乱语,于是胆子便大了些,“还有这太守府里的东西都重新换过,太后,摄政王,请看这里。”

    梅行将他们引到一处衣柜前面,拉开柜子。

    顿时,有一种新木料独有的刺鼻气味扑面而来。

    云静姝掩鼻皱眉,摄政王却糙汉子似的无甚反应。

    “这柜子是新打的,所以才会有这种刺鼻的气味,而且柜子的边缘处也没有磨损的痕迹,如果奴才没有看错,那这柜子拿出来使用应该不到一个月。”

    “也不排除是郭力怕得罪哀家和皇上,所以将太守府里的旧柜子都换成了新的。”没有证据的事,他们也不好武断的判断郭太守弄虚作假,只能持保留意见。

    说不定人家只是想在皇上的面前博一个清廉的好印象呢?

    梅行却摇了摇头,又带他们去看地毯和帐幔,“这些都是新的,地毯和帐幔用过一段时间后,都会有损耗,更何况是这些极差的料子,只要使用个半年以上,都是会勾丝的。”

    “但是太后和摄政王看到的这些,纹理平整,颜色鲜艳,想是铺上去还不足一月。”

    “如果太守府里全部换成新的,就算是用的最低廉的东西,那这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摄政王开口了,“这个郭力有问题。”

    这时,紫珠回来了。

    紫珠虽不如梅行灵活,但从来不会擅离职守,于是摄政王问云静姝,“你让紫珠去哪了?”

    “哀家让紫珠去盯着秦芊芊了。”云静姝解释道,“今日秦芊芊来找哀家,想要见皇上,被哀家挡了回去,哀家怕她坏事,于是便让紫珠盯着她。”

    “紫珠,秦姑娘今日可有做些什么?”

    紫珠恭敬的回答,“回太后,秦姑娘已经睡下,白日里也并未出门,只是她回院子里的时候,曾经遇到过郭夫人,两人说了几句就分开了,奴婢怕被她们发现,所以不敢离得太近,也并未听见她们说的是什么。”

    云静姝和摄政王对视一眼,心下大震——皇上有危险。

    摄政王当机立断,“紫珠,收拾东西,我们去河西。”

    云锦举起了手,“哀家也去!”

    摄政王有些犹豫,河西因为水患,想必环境不会太好,她身份尊贵,若是......

    “摄政王,既然太守府有问题,那哀家留在这里会更加的危险,不如和你们一同去河西,说不定还能帮得上忙。”

    摄政王明白云静姝所说的,若是皇上真的在河西发现了什么,又和这郭力有关系,要是郭力狗急跳墙,说不定会用太后作要挟。

    于是他同意了带云静姝一同去河西,梅行留下盯着太守府的一举一动,若是有什么异常,直接飞鸽传信给他们。

    三个人连夜出发,怕惊动郭力,便没有带侍卫,等出了太守府,暗卫便牵来了三匹马。

    但云静姝却望着面前那高头大马犯了难,她一介娇弱女子,不会骑马的好吗?

    摄政王看出了她的窘迫,他微微一笑,吩咐暗卫,“太后和本王同乘,另一匹用作中途更换吧。”

    同乘?

    云静姝有一瞬间的呆愣,好吧,谁叫她不会骑马的呢?

    摄政王将胳膊伸到云静姝面前,示意她扶着他上马,“太后。”

    云静姝把手放在他的胳膊上,他稍稍抬起,便将她送到了马背上,然后自己也飞身上去。

    温热的胸膛一下子靠了过来,云静姝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顿觉浑身不自在。

    这也太近了,还是当着其他人的面。

    摄政王也不知是不是看出了她的僵硬,他解下自己的披风包裹住她,声音也柔了下来,“夜里风凉,太后小心身子。”

    披风上有着他独特的气息,浓烈又霸道,却给足了云静姝安全感,她在这种气息里,渐渐放松了下来。

    摄政王吩咐暗卫,“你们盯着郭力,若是他有任何异动,直接捆了再写信告知本王。”

    “是!”

    三个人往河西的方向出发,云静姝在马背上吹着冷风,吹得脸发僵,身体发抖,胸口也像灌了一大口冰水一样,嗖嗖发凉,屁股也快劈成了两半了。

    云静姝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电视上演得都是假的。

    什么骑马的时候,微风扬起青丝,露出新月一般皎洁的脸,还有玫瑰一般动人的红唇?

    她能不被吹得五官变形就不错了好吗!

    眼睛都睁不开了,md。

    摄政王低头看了她一眼,单手控绳,另一只手给她把兜帽带上了,遮住了她大半张脸,风力顿时被挡在了外面。

    他的手滑下来,搂住了她的腰,一把将她按在了自己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