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太后被摄政王娇养了 > 29:缝合之术
    摄政王示意了一下,侍卫就给刺把下巴装了回去。

    但刺却什么也没说,毫不犹豫的就咬舌自尽了。

    皇上大发雷霆,当即就打了几个在船尾巡逻的板子。

    摄政王望着地上喷溅出的血液,整个人都在由内而外的在散发着寒气,“看来是死士,想要太后的命,可真是下了血本啊。”

    太医给青娥包扎了伤口,但伤口太深了,血水还是不停的往外冒,不一会儿,纱布都湿透了。

    云静姝看着疼得发抖的青娥,急的不行,“太医,她这怎么还在流血啊?你就不能给她把伤口缝合吗?”

    太医反问道,“如何缝合?太后所说的,微臣闻所未闻。”

    云静姝一愣,古代明明就有缝合之术,怎么皇宫的太医,竟然连这个都不会!那青娥怎么办?血尽而亡吗?!

    太医拉开青娥的伤口看了一眼,“若是还不止血,那便只能用火烙了。”

    “火烙?!”云静姝斩钉截铁的说,“不行!”

    先不说青娥能不能撑过火烙这个过程,就说火烙之后,要是感染化脓,这里又没有抗生素,她会死的!

    云静姝发了脾气,“你一个太医,连缝合伤口都不会吗?用鱼肠线、桑白皮线,或者银丝都行啊!”

    那些刺明明是冲着她来的,她怎么能让青娥代她去死呢?她来到夏朝后,认识的第一个人便是青娥,青娥也是对她最好的人,她早已将青娥当作了朋友,当作了亲人。

    太医跪倒在地,对着云静姝叩首,“太后恕罪,缝合伤口一说,微臣真的从未听过。”

    云静姝大怒,“怎么会没听过呢?!你怎么当的太医?!军队里战场上的士兵,被砍伤了怎么办?不都是这样缝合的吗?!夏朝要你又有何用!”

    “太后恕罪,太后恕罪啊——”那太医就跟腿上有胶水一样,活生生的粘在地上不起来了。

    “太后......奴婢无碍的......”青娥躺在床上,明明自己已经虚弱成了这样,还试图安慰她。

    云静姝的眼睛红了。

    这时,久未开口的摄政王说话了,“军队中的军医倒时常用太后所说的法子处理伤口吗,只是身处后宫的妇人都知晓的法子,你们这些养尊处优的太医却未曾听说。”

    太医的冷汗下来了。

    摄政王冷眼看着地上的太医,继续道,“本王今日才知,原来我大夏朝的太医院里,都是一群酒囊饭袋!”

    “摄政王饶命,摄政王饶命......”

    摄政王一怒,太医吓了个半死。

    紫珠接到摄政王的授意,对云静姝说道,“太后,让奴婢试试吧。”

    “你?”紫珠会武功已经让她很意外了,难道紫珠除了武功,还会医术吗?

    “奴婢虽不通医术,但有幸见识过如何缝合伤口,愿意斗胆一试。”

    皇上让人处理了刺的尸体,匆匆赶来时,就正好听见后面的话。

    临行前,他本来是要带上林太医的,但林太医临时感染了风寒,不便出行,于是便带上了这位母妃举荐龚太医。

    “朕让你们进太医院,给你们俸禄,竟然就养了你们这些废物!”皇上站在门口没进来,兀自冷声道,“这次南巡回去,龚太医就辞官吧,回去好好研习你的医术,别在这丢人现眼!”

    梅行煎好了麻沸散,给青娥喂了下去,然后又多拿来了几盏灯,最后又找来银丝。

    青娥在麻沸散的作用下渐渐睡了过去,紫珠拆开她的纱布一看,伤口深可见骨,一直在流血。

    紫珠在房间里给青娥缝合,所有人就退了出去。

    高校尉在船上抓了两个内应,一番审问之下,只说是收钱办事,其他什么也没有问出来。

    皇上问他可曾抓到那个逃走的刺?

    高校尉一脸羞愧,“卑职无能,让那刺跑了。”

    眼看着皇上又要发脾气,摄政王开口了,“那两名刺深谙水性,应该是从我们上船的时候就跟着了,扒在船底这么久也没人发现,刺逃走时入了水,就跟鱼入大海,哪里还能寻找得到踪迹?高校尉抓不到人也是正常。”

    皇上知道摄政王说的在理,但一看边上白着脸惊魂未定的云静姝,还是心头火起。

    皇帝南巡,竟然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派刺?今儿个要不是青娥替云静姝挡了,那现在躺在那里的就是太后了!

    “高校尉,朕命你加强戒备,如若再有刺闯到船上来,你便提头来见!”

    “是!”

    这时,秦芊芊的贴身宫女一路小跑过来,“奴婢参见皇上。”

    皇上眉头一皱,很是不耐,“何事?”

    “我们小姐听说船上来了刺,很是害怕,她想请皇上过去一趟。”

    皇上本来不想去,但一想到秦芊芊是秦太妃娘家的侄女,秦守信一事,秦太妃本就有些寒心,现在母子俩的关心好不容易缓和了一些,若是他不管秦芊芊,母妃恐怕是又要和他闹。

    皇上看了云静姝一眼之后,还是去了。

    云静姝就靠在门上,今夜刺来袭,她在地上滚了一遭,此刻形容有些狼狈,她的眼底还有水光,却强忍着不肯落下。

    摄政王的心尖疼了一下,“太后,你去休息吧,这里本王守着,要是青娥醒了,本王便去叫你。”

    云静姝固执得摇了摇头,“哀家不去。”

    摄政王便陪她一起等。

    河面升起了圆月,清冷的光辉洒下,照耀着底下的几艘游船,也照耀着这一方角落里站着的两个人。

    摄政王忽然问道,“太后可知是谁想杀你?”

    那些刺不是无故撞到船上来的,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很明确,就是为了刺杀落单的云静姝。

    云静姝刚上船时,由于晕船,一直没有出门,后来能出门了,身边也是前呼后拥的,刺苦等许久,直到她只带了不会武功的青娥,独自上了船尾。

    云静姝望着河面倒映出的圆月,“哀家知道。”

    之前在宫里的时候,叶太妃给她下过毒,她的贴身宫女临死前曾说,叶太妃是受人指使的。

    《穿成太后被摄政王娇养了》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