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静姝鱼也不要了,鱼竿也不要了,一路风风火火的往慈宁宫赶,她要去告诉青娥这个好消息,然后让青娥给她准备好多吃的。

    摄政王望着她的背影,伸出手来学着太后的手势比划了一下,“这......是个什么意思?”

    云静姝回到慈宁宫就把南巡的事情和青娥说了,青娥说得多给她准备一点衣裳什么的,见各地官员的时候也能体面一些,不失了皇家的风范。

    这时候顺子进来了,“太后,内阁的刘大人,御史台靳大人,还有礼部的章大人求见。”

    “他们来干什么?”自从她假意称病不上朝了之后,小皇帝又勤勉,这些大臣已经很少拿事情来烦她了。

    而且皇上的病好了之后,昨日已经上朝了,他们能有什么事情来找她商量?

    “快请吧。”

    几位大人进来,先日常问候吹捧一番。

    云静姝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几位大人今日来慈宁宫,所为何事啊?”

    其实她更想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咱们尽快进入正题好吧,别耽误时间,时间就是金钱晓得不?

    几位大人互看一眼,由刘大人先提到了正事,“皇上如今已年满十五,也该到了选妃的时候,皇后的人选也该定下了。”

    云静姝扬眉,敢情是说媒来了?

    “几位大人可有同皇上提过?”云静姝没有贸然答应,“皇上怎么说?”

    几位大人哑了口。

    云静姝就懂了,他们一定是事先问过皇上,但在皇上那儿碰了一鼻子的灰,所以来找她当出头鸟了。

    “各位大人,不是哀家不尽心。”云静姝小帕子一甩,做哀伤状,“你们也知道,哀家并不是皇上的亲生母亲,秦太妃还在那坐着呢,哀家要是过多干涉皇上的后宫,终归是会惹得皇上厌烦的。”

    章大人却没给她推卸责任的机会,“太后不必过谦,您是太后,秦氏只是太妃,若真论起来,皇上能叫母亲的仅您一人,这后宫之事,若是太后都不能做主,那就没人能做主了。”

    好你个姓章的,在这给她扣高帽子呢!你们想往小皇帝后宫里塞人,关她什么事啊?

    唉,当太后不易,还要充当媒婆的身份,算了,先敷衍过去吧,不过她和小皇帝提一嘴可以,选不选你们的女儿,孙女,还有侄女,那可就是小皇帝的事了!

    “这样吧,几位大人先回去,等哀家寻到机会,会和皇上提及选妃一事的。”她就只说选妃,不提选皇后,小皇帝是个有主见的,皇后的位置,她可不想沾手。

    皇上病愈后,积压的政务太多,又要忙着准备南巡,所以这机会一找,便等到了南巡的时候。

    皇上说太后入宫得晚,没有机会和先帝一同出游,便由他这个做儿子的尽尽孝道,带她一同南巡。

    除了随行的大臣,皇上还带上了秦芊芊。

    云静姝一琢磨,秦太妃居然还没对皇后的位置死心,可皇后的位置别人能当,秦芊芊可不行,要是秦芊芊当了皇后,再吹吹枕边风,她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这选妃的事,她还得提,而且还得好好的提。

    大部队出发了,云静姝很兴奋,出了盛京城,一路向南,上了官道后人少了,她的帘子就没放下来过,一直扒在窗边看这看那的。

    每到了临时修整的时候,云静姝都要下车活动活动,散散步,看一看周围的风景,呼吸一下大自然新鲜的空气。

    这天,云静姝下车的时候,看到皇上也下车了,不巧的是,秦芊芊站在皇上的边上,正与皇上说着什么。

    秦芊芊脸上的笑容很甜,皇上的脸色却很平淡,看不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她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棒打鸳鸯,摄政王走了过来。

    他手中提着一只灰兔子,皮毛锃亮,正嚼着三瓣嘴,踢踏着四只小短腿,想要挣脱摄政王的手。

    摄政王手一伸,把灰兔子递到她面前,“太后,旅途无趣,本王打了一只兔子,给你解解闷。”

    云静姝低头看着这只肥美的兔子片刻,眼睛一亮,扬声道,“顺子,这兔子真肥,拿下去烤了,再做个麻辣兔头!”

    顺子得令,“这兔子来的正好,太后肚子也饿了,摄政王,兔子给奴才拿去处理了吧!”

    摄政王:“......”他早该想到这只兔子的下场的。

    摄政王把兔子给了顺子,似感慨似叹息,“太后果真跟别的女子不一样。”

    云静姝却不以为然,“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就像世界上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树叶。”

    皇上走了过来,“太后在和摄政王聊什么?”

    “没聊什么。”云静姝朝他身后看了一眼,秦芊芊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回马车上去了。

    “太后,您想吃什么?朕让宫人给你做。”

    “烤兔子,不用劳烦皇上了,顺子已经吩咐下去了。”

    皇上好奇问道,“哪里来的兔子?”

    “摄政王打的。”云静姝一指身边站着的摄政王。

    皇上看了摄政王一眼,眼神意味不明,但并没有说些什么,“赶路辛苦,太后先委屈几天,等上了船,就能吃到新鲜的河鲜了,定然能叫太后满意。”

    云静姝点点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小皇帝孝心不错,哀家深感欣慰啊!

    皇上见摄政王还站着不走,开始赶人了,“朕和太后还有体己话要说,摄政王好像不方便在此了。”

    正好云静姝也有话要和皇上说,“摄政王,你先退下吧。”

    摄政王从善如流,“臣告退。”

    云静姝清了清嗓子,“皇上啊,哀家有事要和你说。”

    “您说。”

    “上个月,刘大人、章大人,还有靳大人来找过哀家,提到了为你选妃一事。”云静姝双手拢着,作一派端庄老成模样,“此事,你有何看法?”

    刚才还开开心心的小皇帝,顿时拉了脸,“这些老东西!朕明明说过选妃一事不要拿来麻烦您。”

    “几位大人也是为了皇室繁衍考虑。”云静姝拿出自己早已经准备好的说辞,“皇上乃一国之君,后宫里却空无一人,的确有些不像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