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静姝让人捆了翠枝,直接拧到了叶太妃面前。

    叶太妃从屋里出来,“太后这是干什么?翠枝是臣妾的人,您此举未免太过专横了吧!”

    翠枝被人扔到地上的时候,直呼太妃救我!

    “你还是先问问她做了什么吧!今儿个皇上可是发了好大的脾气呢。”云静姝没发话,顺子就自发的给她端来了椅子,又伺候她坐下。

    “翠枝,发生什么事了?”叶太妃强作镇定的问道。

    翠枝泣不成声,“太妃,太妃......奴婢和李公公在一起时......被皇上撞见了!”

    叶太妃脸色陡变,“什么?!”

    云静姝不紧不慢的说道,“叶太妃也是宫里的老人了,怎么就不能约束好宫人呢?竟让她做出此等污秽不堪的事情来!要是别人也就算了,这位翠枝倒好,手都伸到皇上的紫宸殿了。”

    难怪太后明知道翠枝是她宫里的人,还要把她捆到这里来的,这么说,皇上也知道了,只是后宫的事情他不便处理,就都交给了太后。

    叶太妃低头看着脚下的翠枝,眼神渐渐丧失了温度,为了自保,翠枝是不能留了。

    “太后,翠枝的错既已经犯下,理当承受她应有的后果。”

    “哦?”云静姝微微一笑,“那叶太妃觉得翠枝该当如何?”

    叶太妃闭上眼,咬牙说出两个字——“沉井。”

    翠枝听后伏在地上不动了,仿佛已经认命。

    云静姝却不打算这么快了结,绿玉糕的事情,她现在才开始和叶太妃慢慢算呢。

    “叶太妃,不是哀家说你,你作为先皇的妃子,不好好吃斋念佛,却偏偏纵容宫人声色犬马,这实在不是一个太妃所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想探听皇上的消息呢。”

    叶太妃浑身发冷,皇上是不是也这么想的?以为翠枝和李公公相好,是她指使的,为了打听紫宸殿的情况?

    “下人犯了错,主子也应受罚,否则后宫里人人都效仿叶太妃,那岂不是没个规矩了!”云静姝口气冰冷,“不如叶太妃去归元寺常伴青灯古佛,自己也好好的修身养性。”

    叶太妃一听大惊失色,“太后!臣妾乃是先皇的妃子,您怎能要求臣妾出家?”

    在皇宫里当太妃,荣华富贵自是不用说,还能庇护家人,可如果去当了尼姑,那便什么都没了,家里人也会以自己为耻!

    云静姝抬了抬手指,青娥便从身后提出来一个食盒。

    青娥将食盒打开,然后从里面端出一叠冒着冷气的绿玉糕递到叶太妃面前。

    绿玉糕还是那个绿玉糕,虽然有冰镇着,可到底是放了几日了,已经不新鲜了。

    云静姝温和的笑着,笑容温润无害,“叶太妃,吃掉这份糕点和出家,你选一个吧!”

    叶太妃一见到那叠绿玉糕,脸上就白了个彻底。

    太后竟然是知道的!

    她知道这绿玉糕里下了毒,之前青娥还说绿玉糕被野猫打翻了,都是骗她的!

    目的就是为了让她放松警惕,直到今日!

    这么说,皇上撞见翠枝和李公公苟且,也是她安排的!

    “云静姝你这毒妇,你陷害我!”叶太妃伸手指着云静姝,手指都在颤抖。

    青娥上前一步,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就打了她一巴掌,“一介太妃,直呼太后名讳在先,污蔑太后在后,这巴掌是你该得的。”

    青娥用得力道大,娇生惯养的太妃哪里是她的对手,一巴掌就给呼到地上去了。

    这已经是青娥第二次打她了。

    云静姝歪了歪脑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非,叶太妃怎能说哀家陷害你呢?”

    “你让翠枝去勾搭李公公,探听了不少皇上的消息吧!”

    叶太妃知道自己大势已去,她头上的发髻散了,头发垂落下来,青丝里已经隐隐见了白发。

    “太后的手段,可是比你姐姐的手段狠多了。”

    青娥的脸色微微一变,云静姝却没有发觉。

    先皇后这个便宜姐姐她没见过,自然也谈不上什么感情了,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以德报怨的雅量,谁妄想欺负自己,她都是要狠狠的打回去的。

    “既然叶太妃有选择困难症,那哀家便帮你选吧!”云静姝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指,指向了那叠绿玉糕,“这绿玉糕还是叶太妃送给哀家的,哀家一直舍不得吃,叶太妃不是说这绿玉糕冰凉甜糯么?顺子,伺候叶太妃吃吧!”

    “是。”顺子走上前,一把拽过叶太妃,一手又要去拿绿玉糕。

    “不,我不吃!”叶太妃挣扎,推据顺子的手,“滚开!我不吃!”

    两人推攘间,翠枝不知道什么时候挣脱饿了绳子,一把抢过了一块糕点。

    青娥还没来得及阻拦,翠枝就将绿玉糕塞进了嘴里。

    顺子愣住了,云静姝也愣了。

    叶太妃一把推开顺子,冲到翠枝身边,用手去扣她的喉咙,“翠枝,翠枝,你快吐出来!”

    叶太妃不止嗓音在抖,她的整个人都是颤抖的。

    可翠枝已经毫不犹豫的吃下去了。

    绿玉糕里的毒狠辣,很快,翠枝的嘴边就冒出了白沫,她望着上方叶太妃焦急心疼落泪的脸,嘴边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太妃,去归元寺吧......远离这里......”

    “不,不,翠枝你撑着点!”叶太妃抬头对着外面嘶喊,她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来人啊!叫太医!求求你们了,她快不行了,叫太医啊!”

    翠枝的笑容再也维持不下去了,她强撑着扭过头,望着不远处的云静姝。

    “太后......”翠枝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说道,“太妃不是有意害你的......她是被逼的......”

    云静姝一瞬间就懂了她的意思,她吃了糕点,叶太妃就不用吃了,她在用自己的一条命,换叶太妃一条命。

    云静姝看着翠枝的眼睛,她的眼睛里有着泪水,也有着笑容。

    她点了点头。

    翠枝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便闭上了双眼,呼吸也停止了。

    “翠枝——”叶太妃悲鸣一声,抱着翠枝的尸体恸哭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