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赵景翊退居一尺,他秦守信就进了一丈!”皇上仰天长叹,“朕这个皇帝当得还有什么意思?!”

    秦太妃看着他这个样子,也是心痛难当,他们母子怎就走到了这一步呢?

    “母妃。”皇上打断她的话,“在朕生命的最后一刻,你没有选择陪在朕的身边,而是选择了告诉秦守信,然后为自己寻找一条退路,为秦氏寻找一条退路,反正你们还有皇弟不是吗?”

    “母妃,若是朕死了,你们就要扶持皇帝上位了吗?”

    秦太妃哑然,皇上说中了她心中的想法,她就是再行辩解,也是无用。

    他是她的儿子,她过不了心中那关。

    两人静默半响之后,秦太妃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皇上,秦守信纵然有罪,但他的家眷是无辜的,他们并不知道此事。”

    秦守信已经不在了,但他的家人依旧是秦家人,也依旧是她的亲人。

    秦太妃闭了一下眼睛,然后睁开,“皇上,求你放过秦家老小。”

    她对着自己的亲生儿子用上了“求”这个字,秦太妃的心不是不痛的。

    皇上却无动于衷,“那要看秦氏是什么态度了。”

    秦太妃心口一阵剧痛,她捂住胸口,一个趔趄,“你为何这么绝情?幼时母妃教过你的,你全忘了吗?”

    皇上冷漠的说道,“帝王家向来如此,父皇对您不也绝情吗?”

    这句话就像一计重拳,狠狠打在了秦太妃的心上,将她的心打得四分五裂的。

    曾经她刚入宫的时候,先皇也是很喜爱她的,不然也不会和她生下儿子,先皇甚至还承诺过,后位是留给她的。

    因着是难产,皇上刚生下时也是小小的一团,皱巴巴的,难看极了,先皇一点没嫌弃,抱在怀里好久都不肯放下,最后给他取名赵辰楼,更是接到膝下亲自教养。

    但好景不长,赵辰楼两岁的时候,新的美人进宫了,先皇看花了眼,渐渐的,来她宫里的时候就少了。

    那时她还能安慰自己,他是皇帝,后宫中的女子,他都是要雨露均沾的,自己太过跋扈,也是要被朝臣骂妖妃的,没关系,后位空悬,自己还有机会成为他身边唯一的那个人。

    直到云家的女儿入了宫,成为了后宫之主,一国皇后,她才从自欺欺人的美梦中醒了过来。

    云皇后长得可真好看啊,若云皇后是天上的月,那她就是地上的泥。

    她自愧不如。

    她质问过先皇,为何欺骗于她?

    但换来的却是先皇怒而离去,再未踏足过她的宫中。

    她独守空闺很多年,本以为会寂寥一生,却没想到有一次先皇醉了酒,把她当成了云皇后。

    她听着心爱的男人叫着别的女人的名字,听了一整夜。

    醒来后,先皇大发雷霆,以为是她故作偶遇,自荐枕席,他骂她不知廉耻,为了重获恩宠不择手段。

    先皇将她禁足在冷宫,直到生下了第二个儿子才放了出来。

    皇上明知道这些年自己对先皇是带着恨的,他却还故意提到自己和先皇的纠葛,这不是拿刀子在剜着她的心吗?

    秦太妃忽然想到上次在御花园,云静姝说的话,皇后的这个位置,皇上可以有很多选择,而并非他们秦氏的秦芊芊一个。

    秦太妃绝望的看着皇上,在他的身上仿佛看到了先皇的影子,“你是不是觉得秦氏没用了,影响到了你拉拢别的世家,所以想要卸磨杀驴?”

    一字一句,秦太妃觉得自己问出这句话时,喉间已经带了血。

    皇上头痛不已,闭目转身,“朕亲政之后,母妃便去封地照顾皇弟吧。”

    秦太妃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你要赶我走?”

    皇上背对着她,背影也是冷硬无情的。

    “我是不会走的!你要是不怕群臣死谏,天下人耻笑,就下旨让我离开盛京!”

    秦太妃甩袖离去。

    秦太妃脚步踉跄的离开紫宸殿,巧月一直等在外面,里面的动静听不真切,却也知道太妃是和皇上吵了架了。

    巧月连忙迎上去,担忧不已,“太妃?”

    秦太妃握住巧月的手,不自觉的下了死劲,捏得巧月的脸色都白了,也不敢吭一声。

    主仆两人走出了一段距离后,秦太妃忽然说道,“今夜就把东西给叶太妃送去。”

    巧月心里一凉,低头道,“是。”

    “她弟弟强占妇人,闹出人命的把柄还在我手上,你让她乖乖听话,按我说的去做,否则,她弟弟的这条命可是说没就没了。”

    这天,云静姝吃过晚膳,刚从御花园散步消食回来,就见到叶太妃来慈宁宫串门子。

    “哎哟,什么风把叶太妃吹来了?”她可还记得上次抓奸之仇呢!

    叶太妃一改上次硬刚的态度,舔着脸说道,“近日臣妾吃到一道点心,入口冰凉甜糯,臣妾便想到太后最是爱美食的了,这不,臣妾就让人又做了一道,给太后送来了。”

    “听宫人说您散步去了,所以臣妾特地在这里等您。”

    叶太妃随行的宫女提着一个食盒,里面装的想必就是叶太妃说的冰凉甜糯的点心了。

    “进来说话吧。”

    别人都送吃的来了,没得还叫人站在外面不是,做太后,体面还是要的。

    两人走进慈宁宫里落座,青娥给两人都奉了茶。

    叶太妃没急着喝,便开始夸奖云静姝这里的花茶是宫里最好的,她们这些做太妃的,就是想喝也喝不到。

    云静姝谦虚的说,“低调低调哈,都是皇上赏的,你要是想要,那走的时候就拿二两走。”

    叶太妃脸上的笑一僵,二两?花茶您给二两?

    嘿,您可真大方!

    叶太妃让随行的宫女把食盒打开,端出来里面的一叠糕点,糕点是青绿色的,用冰镇着,拿出来的时候,还丝丝冒着凉气。

    叶太妃解释道,“这糕点名为绿玉糕,是取用薄荷、绿豆,还有牛乳做的,再加以冰镇,夏天食用,最是清亮解暑。”

    那绿玉糕晶莹剔透的,看得人食指大动,云静姝手一伸,就要拈一块尝尝鲜。

    糖醋排骨玉米粒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