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静姝顿了一下,“你说你几日没有给皇上请过脉了?”

    林太医惶恐点头,“确是如此,皇上说自己最近身体康健,微臣不敢有违皇命,望太后恕罪!”

    这就值得琢磨了,小皇帝恐怕知道自己生的是什么,所以不敢让林太医瞧出来,所以说自己身体不错,就让林太医免了这道程序。

    可这水痘,放在古代,一个不注意是要死人的啊!

    云静姝沉吟良久后,小声说了皇上的症状。

    林太医听后骇得跌坐在地上,失声道,“太...太后,您说的可是天花!”

    云静姝语气冰冷,“林太医,慎言,皇上的身子是你们太医院负责的事,哀家可什么都没说。”

    林太医知道皇上不是太后的亲子,太后要是对皇上过于亲近,难免会让人觉得太后是有利可图,这皇宫里的弯弯绕绕,他也知晓几分,倒是太后此举,让他非常意外。

    太后,还是关心着皇上的。

    “行了,预备着起来吧,哀家会全力配合你,皇上既然不想让人知道此事,你就得装作不知道,林太医,明白哀家的意思吧?”

    林太医已经冷静下来了,他低下头,“微臣明白。”

    云静姝下了一道懿旨,随便扯了一个强身健体人人有责的口号,就让皇宫上下的宫人按人头去林太医那里领取药物,再配合面罩使用,避免药效挥发。

    虽然此举漏洞百出,但是太后下得旨,太医院又配合着,连皇上都没有说什么,宫人们议论纷纷的同时,又不得不照做。

    懿旨下了一日,秦太妃就赶来了慈宁宫,“太后,你究竟是要做什么?现在满后宫里都在传......”

    “哎哎哎,秦太妃就站在门口说吧。”云静姝悠闲的喝着果茶,指挥着青娥把秦太妃拦在了门口。

    “传什么?传哀家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折腾宫人们?”

    你还知道啊!秦太妃被拦在门口更是愤怒,特别是青娥白巾覆面,只露出一双眼睛,“太后,你仗着身居高位,闹得人心惶惶,怎么还如此坦然?!”

    此时,梅行端着一个壶疾走过来,“让让,让让啊。”

    “太妃,得罪了。”然后把壶里的液体喷洒在秦太妃和她身后带来的宫女上,触不及防的浇了她们一头一脸。

    秦太妃新换的衣裳都打湿了,她冲着梅行尖叫一声,“啊——你干什么?!活腻了吗?”

    “太妃,这是太后说的,要隔绝药效呢。”梅行洒完了壶里的药水,然后退到了一边。

    秦太妃抓狂了。

    身后的宫女连忙拿出手帕给秦太妃擦拭,被秦太妃一把推开了,她狼狈得很,殿里的云静姝却只是望了她一眼。

    “云静姝!你当真以为群臣不敢参你!”

    云静姝放下手中茶盏,“恐怕他们没那个空了。”

    “你说什么?”

    秦太妃听不懂云静姝拐弯抹角的话,还待再问,一个眼熟的太监就进了慈宁宫。

    他也是白巾覆面,只露出一双眼睛,但就算只凭借一双眼睛,秦太妃也认出了那是从小伺候皇上的小喜子。

    “小喜子,你不好好伺候皇上,来慈宁宫干什么?”

    小喜子看了一眼秦太妃,匆匆点了一下头,“太妃。”

    然后就绕开了她,对着云静姝说道,“太后,皇上在早朝时晕倒了,现在人已经抬进紫宸殿了。”

    后面的话没说,但云静姝已然懂了他的意思。

    “什么?皇上怎么会晕倒?你是怎么伺候皇上的?!”秦太妃怒瞪了一眼小喜子,没功夫再和云静姝计较,就急匆匆的往紫宸殿那里赶。

    殿里的云静姝站起来,“咱们也去瞧瞧吧。”

    皇上在紫宸殿里悠悠醒转,睁开眼的第一句话就是问,“通知太后了吗?”

    一旁伺候的小太监全副武装,“回皇上,喜子公公已经去了。”

    刚开始,他们这些紫宸殿里伺候的人还不明白,为什么太后下这种懿旨,皇上还不阻拦?

    现在算是明白了,天花传染,宫人去太医院领药和白巾,是为了提前预防,而皇上不曾阻拦,便是因为传染源在他身上。

    皇上心下安定了些,疲惫的闭上眼睛。

    其实早在前些天,他的胸前就出现了红点,然后红点逐渐向四肢蔓延,那时候太后刚下了称病还政的懿旨,朝堂需要他,所以便免了林太医的请脉。

    后来,那些红点变成了一个个的水疱,他便知道不好了,他还出现了发热头痛的症状,于是他更不敢让太后知道了。

    没想到她还是猜了出来,她不仅没有揭穿他,还不动声色的下了旨,把流言蜚语引到了太后不满还政给皇上而大闹后宫上面。

    看到宫里的人都白巾覆面,紫宸殿每天分三次洒药水的时候,他才明白,太后在保护他。

    所以他才会交代小喜子,要是自己病倒了,就第一时间去找太后,比起咋咋乎乎的母妃,还是她来处理更好。

    而且,他也不想母妃被自己传染。

    但皇上千算万算也没算到,小喜子去报信的时候,秦太妃正在慈宁宫里打算找太后吵架,他晕倒的事,被秦太妃听了个正着,此时,秦太妃已经在火速赶来的路上了。

    “儿啊!我的儿啊,母妃来了,你别怕啊!”

    秦太妃直接忽略了紫宸殿外等候的大臣们,脚一拐就进了紫宸殿。

    云静姝后脚到的,她没有着急进去,别人母子情深的,她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紫宸殿外的大臣们呼啦啦的跪着一群,就显得站着的摄政王格外突出,云静姝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唉,人长的好看,即便是紫色的蟒袍穿着,也跟选秀似的,那她就多看两眼吧!

    摄政王察觉到太后的视线后,便回视过去,两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都想看清对方在想些什么。

    太后今日穿了一身湖蓝色的曳地长裙,头饰素净,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黑黝黝的,整个人高贵又典雅,但说出口的话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各位大人都起来吧,年纪都不小了,别跪出病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