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成太后被摄政王娇养了 > 4:爆炸性娱乐新闻
    糖醋排骨玉米粒啦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她贪恋权势,也是为了云家,原本先皇忌惮云家,父兄远走边关,母亲和嫂子这些女眷看似花团锦簇,实则都是留下当了质子,要是云家在边关反了,立时就能收到家中女眷的人头。

    她原本也不想入宫嫁给一个糟老头子,无奈圣旨已下,她不嫁也得嫁。

    云家权势过大,小皇帝又不是她亲生,她想保住家人,就只得牢牢抓住权利不放。

    但现在的云静姝可没想这么多,依她来看,小皇帝根苗挺正的,是个当明君的好料子,他想要亲政,那就让他亲政好了。

    现在朝中的势力,摄政王一派,小皇帝一派,谁还管得着云家?自己何必挤在中间当个恶人?无论他们谁当权了,恶人的下场都只有一个。

    还不如当个清闲散人,无论最后大权在谁的手上,她都是太后。

    所以云静姝穿越后下的第一道懿旨,就是还政给小皇帝。

    这个决定一出,不少人都来探口风了,先是几个太妃过来问情况,然后她又收到了镇国公的家书。

    镇国公的家书上倒是没说别的,只说万事都有他这个父亲在,让她别害怕,这让云静姝不由得对这个未曾谋面的便宜父亲产生了几分好感。

    最后就是这个摄政王了,原本的太后是有意和他结盟的,但她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就落了水。

    摄政王名叫赵景翊,如今二十四岁,是先皇的十一弟,虽然和先皇不是一母同生,但和先皇自幼感情深厚,先皇在位二十多年,便是赵景翊从旁辅佐,后来先皇念其功德,便破例封了摄政王。

    外头都传言摄政王有取而代之的心思,但云静姝却觉得这其中必有隐情,就冲太后几次想和他结盟,他都借故推脱了这事,摄政王不可能看不上云家的势力,只能说他志不在此。

    云静姝想得头疼,心心念念的猪蹄又还没吃过瘾,回到慈宁宫也是唉声叹气的。

    “太后因何叹气?让奴才给您说个趣事可好?”

    云静姝刚坐下,边上就走过来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太监,在她腿边跪了下来,不用她说,就自发的给她捶起了腿。

    云静姝支着脑袋,垂着目光看着他,“唉,还不是你那主子,把哀家喜欢的猪蹄拿走了。”

    小太监脸上的笑一僵,手下便错了手劲,“太后在说什么?奴才怎么听不懂呢?”

    云静姝收回了腿,也没跟他计较,示意他站起来,“说说趣事吧,故事要是讲的不好,便砍了你的脑袋。”

    这小太监叫梅行,是摄政王送进宫里来的,由于净身时年岁已经大了,所以还保留了几分少年样貌,在一众娘唧唧的太监中,显得格外突出,云静姝见人长的好看,嘴又甜,便把人留下了。

    梅行以为她不知,其实云静姝心里一清二楚的。

    梅行来慈宁宫不到一月,却已经摸准了太后的脾气,说是要砍了脑袋,实际上只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会真要了他的性命。

    梅行嘻嘻一笑,当着云静姝的面便演了起来,“话说昨儿个夜里,平宁公主不好好在郡主府待着,却是连夜赶到了城外的广宁郡主庄子上,太后道是为何?”

    云静姝抬了抬眼皮,“为何?”

    “那是因为平宁公主上广宁郡主的庄子上抓杨驸马去了!”

    “嗯?”云静姝起了兴致,“杨驸马怎么会在广宁郡主的庄子上?”

    “这就要从杨驸马小时候说起了,杨驸马与广宁郡主沾亲带故,所以自幼相识,广宁郡主大杨驸马十二岁,算起来杨驸马还要称广宁郡主一声小姑姑,广宁郡主守寡之后,便一直居住在庄子上,杨驸马与平宁公主婚后不睦,时常闹着要和离,广宁郡主便从中调和,一来二去的,他俩便看上了眼。”

    云静姝瞪大了眼,自她穿越以来便觉得关在这皇宫内院里,就没啥娱乐新闻了,没想到这梅行来了之后,给她讲的劲爆新闻,一个比一个大。

    这种人不当个娱乐记者真是可惜了!

    唉,人的潜质都是八卦的,摄政王送这么一个人才来,真是挺懂她的哈。

    “......平宁公主命人绑了杨驸马和广宁郡主,就这么大摇大摆的穿街走巷的拉到皇宫来了,求皇上和秦太妃给她做主,皇上被闹得一夜都没睡,才算安抚住了平宁公主,听说广宁郡主的脸都让平宁公主挠花了。”

    “这事哀家怎么不知道?”云静姝转头看向青娥。

    青娥摇摇头,“回太后,奴婢也不知。”

    梅行解释道,“皇上命人封锁了这件事,特地没让您知道,怕扰得您伤神。”

    “哦。”云静姝懂了,平宁公主是秦太妃的大女儿,皇上一母同胞的姐姐,往日里最是嚣张跋扈,这下丢了个大丑,秦太妃怕云静姝笑话他,怎么敢让她知道?

    听完梅行声情并茂的讲述后,云静姝心情很好,“青娥,派人给广宁郡主送点东西去,唉,寡妇不易,就说是哀家的一片心意,让她照顾好自己。”

    秦太妃不想让她知道,现在她不仅知道了,还大摇大摆的给广宁郡主送东西,秦太妃要是知道,肯定气得半死。

    “至于你么......”云静姝看了看梅行,似乎在思考赏什么东西好。

    梅行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眼巴巴的看着云静姝。

    “梅行,不是哀家舍不得,而是你的主子终归不是哀家,要赏赐也轮不到哀家,所以,你还是去找你的主子要吧。”

    梅行明白了,太后已然知道了他的底细,要不要处置他,也是太后一句话的事。

    梅行跪下来,就跪在云静姝的脚边,“太后,奴才既然来到慈宁宫,就绝不敢有外心,望太后明察。”

    “哀家也没和你计较,回头你就帮哀家和你主子传个话就行了。”

    云静姝微微笑着,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梅行果然抬起头来,“太后要传什么话?”

    “就让他晚上多点几盏灯,免得先皇来看他时,找不见路。”她还记得猪蹄之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