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团宠小萌妞,不要奶茶要爆爆 > 第111章 毒妇打夫
    刘芸昨儿到家又挨了顿骂。

    所以今儿天不亮就潜伏在白家附近了,几个坑跑着追娘时,虎妞刚睡醒,正站在门口,用小胖手手揉着眼睛张着小嘴儿打呵欠。

    她胖嘟嘟的小身子穿一套月白色中衣,光着小脚丫,小脚丫胖乎乎的,圆乎乎的,每个脚指头都精致的像一颗珍珠。

    一头微微乱、有些蓬松的头发不但没有拉低她的颜值,反而让她增添了一丝慵懒的气质。

    那个荷包就在她脖子上戴着,月白的中衣搭配红色金线荷包,显得格外养眼。

    “大坑、二坑、三坑、四坑、五坑、蒋瑞你们快回来呀!”虎妞奶声奶气地喊道。

    然而他们跑太远,根本听不见。

    刘芸瞅一眼崔氏进去了,而坑们又跑出去很远,便意识到这是个绝佳的机会。

    她飞快地来到虎妞身边,哄道,“虎妞,你脖子上戴的荷包真好看,给我看看好不好?”

    “不好!”虎妞内心顿时警铃大响,死死护住荷包。

    “你就给我看一眼嘛,我就看一眼,只看一眼!”

    刘芸早就想好了,只要虎妞将荷包摘下,她立刻就抢了荷包跑。

    “不给!”虎妞将荷包护的更紧了。

    “不给是吧?”刘芸唇角流出一丝冷笑,她顾不得废话,因为她怕坑们回来就无法得到荷包了。

    虎妞见刘芸这副表情,就知道她没憋好屁,因为上次刘芸把她推下悬崖时,露出的就是这种表情。

    “娘,你快出来呀,有人要抢我荷包!”虎妞大声喊道。

    其实她刚才看见崔氏去后院了,她就算喊,崔氏也不一定听的见。

    但她必须喊,因为这样才能把刘芸吓跑。

    果然,刘芸听到她喊娘,顿时变得脸色惨白,“你可别乱说话,我啥时候要抢你荷包了?”

    虎妞掐着腰,“哼,你就是想抢我荷包啦!你走不走,再不走我娘就来了!”

    这时金虎张着大嘴出来了,冲刘芸“啊欧”低吼了一声。

    它正睡呢,就听见姑奶奶喊人,所以一个激灵就醒了。

    出来一看果然刘芸不怀好意地在那里站着。

    哼,想欺负它家姑奶奶,得先问问它同意不同意!

    “哎呦,好臭!”刘芸嫌弃地用手扇着鼻子,老虎嘴里的腥臭味儿熏的她只想恶心。

    这破老虎出来真不是时候,若是再晚那么一点点,她就能抢到荷包了。

    “啊欧!”金虎又冲她吼了一声。

    那尖利的牙齿差点就咬到她脸上了。

    刘芸吓得浑身一抖,急忙撒腿跑了。

    又失败了。

    刘芸回到家,又挨了张翠花一顿骂。

    骂完之后,张翠花想到一个主意,她在刘芸耳边低语了几声,然后一巴掌甩在她头上,“没用的东西,这次你若再把事情搞砸,小心我打死你!”

    刘芸冷声道,“不会砸。”

    说完,她便去崖下喊刘铁柱了。

    这次来到崖口时,她编了个谎,说张翠花病了,必须要喊刘铁柱回家。

    还说若是不信,让刘雨下去也行。

    白大福看一眼刘雨,觉得这小闺女还算可靠,便放刘雨下去了。

    半晌午时,刘雨把刘铁柱喊了上来。

    刘雨只知道姐姐要喊爹回家,但回家干啥,她是完全不知道的。喊完刘铁柱,刘雨便去玩了。

    这边刘铁柱便和刘芸一起往家走,边走边问,“你娘的病咋样了?”

    虽然两人性格不合,但女人生病,男人总不能不闻不问。

    刘芸目光中闪出一丝狡黠,“到家你就知道了。”

    刚走到家门口,刘芸便大喊,“娘,我把爹叫回来了!”

    “你喊那么大声干啥?!”刘铁柱瞪她一眼,谁知话音未落,随着门打开,刘铁柱吃了一记闷棒,他只觉脑后一阵钝痛,便昏死过去。

    门后的张翠花手中握着一根粗大的木棍,打完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做了犯了大错,她一只手捂住嘴,吓得不敢动了。

    “娘,你咋啦!”刘芸急忙低声道,“快把我爹弄到炕上去,否则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张翠花这才如梦方醒,咣当一声将棍子扔在地上,手忙脚乱地和刘芸一起把刘铁柱抬到炕上。

    “刘芸,你爹不会死了吧?”张翠花声音有些发抖。

    “不会,你摸摸他鼻孔,还有气。”刘芸不动声色地道。

    张翠花哭道,“她爹,我也不想这样做,但是为了得到神草,我只能这样做了,你且忍忍,等我拿到神草,卖了银子,咱家就富了!”

    刘芸不耐烦地说,“别哭了,赶紧该干嘛干嘛去,一会儿万一我爹醒了,肯定不会配合我们骗神草。”

    刘芸一点儿都不慌,表现的完全不像个八岁的孩子。

    她和张翠花合伙坑刘铁柱,完全忘了当初白家人让她偿命时,是刘铁柱救了她一命。

    刘芸这么一提醒,张翠花才想起,自己要去骗神草!

    她急忙拉上刘芸,一起急匆匆地去了白家,到白家门口就跪在那里,跪完张翠花就开嚎。

    “嫂子,求你救救我家男人吧,他忽然犯了急症,就快不行了!”张翠花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

    刘芸也在一旁声泪俱下,哭的像真死了爹似的。

    一帮晒太阳的老头老妇见此,便围过来看热闹。

    张翠花见此眸底闪过一丝得意,她们是故意跪在门口的,为的就是让大家伙都看到。

    如果崔氏不借神草,就是见死不救,就会受到村里人的谴责。

    作为里正的婆娘,见死不救想想是什么后果吧!

    不得不说张翠花这招及其毒辣,她这是逼崔氏交出神草。

    此时崔氏正在屋里给虎妞梳头呢,今儿休沐日,虎妞不用去上学,大坑二坑三坑去崖下帮爷爷干活,只留四坑五坑和蒋瑞在家陪虎妞玩。

    虎妞本来打算一会儿去崖下找沈熠辰弹琴,谁知还没动身,就听门外一阵嚎哭。

    崔氏自然也听见了。

    她三下五除二给虎妞扎好两个羊角辫,便拉着虎妞的小手手出来看情况。

    出门就一眼看到张翠花和刘芸跪在地上大声嚎哭。

    就跟死了亲奶奶似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