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团宠小萌妞,不要奶茶要爆爆 > 第82章 都要改名
    只有三坑四坑虎妞还有蒋瑞念的特别认真。

    小虎妞的小胳膊背在身后,小身子坐的直直的,跟先生读的特别起劲儿,那奶脆奶脆的小声音传出去老远,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

    沈熠辰站在窗外,静静听着小家伙那糯糯的声音,唇角忍不住勾起一丝弧度。

    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人安心的声音了。

    蓬玉烟见人都睡了,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随手拎起一根粗壮的木棍用力往石板上一敲,这一声威震八方,好似梦中惊雷,大坑他们顿时吓醒,立刻挺直腰板坐好。

    “白雨水,你把这段给先生念一遍。”蓬玉烟道。

    大坑一脸茫然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心说谁叫白雨水呢?

    蓬玉烟见他一副迷迷瞪瞪的样子,大吼,“说你呢!白雨水!”

    大坑更晕,刚才他在梦里正烤肉呢,他真想不起来谁叫白雨水了。

    一旁的虎妞用小胖手捅捅他,小声通气儿,“白雨水就是你。”

    大坑闻言急忙站了起来,“先生,我我念…人初初…之初,性本善,善善善,善善善。善善善,善善善…”

    哄地一声,下面几个人同时笑了。

    白大坑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先生,我就记住这一句。”

    蓬玉烟气的差点晕过去,用手压了压,“坐下吧,你。”

    就在这时,空气中忽然炸起“咯嘣”一声脆响,大家扭头一看,原来是虎妞趁机嗑瓜子,她小褂子上有个巨大的口袋,口袋里装满各种零嘴,这么点功夫,她小嘴巴里就塞的满满的,腮帮子鼓的像肿起来似的。

    蓬玉烟手在胸口顺了顺气,用无比温柔的语气道,“白立春,先生上课时不许吃东西,知道吗?”

    虎妞咽下嘴巴里的零食,才奶声奶气地说,“先生,可是我的小嘴巴馋了,我告诉它不许吃不许吃,它说就要吃,我管不住它怎么办?”

    下面又是哄地一阵大笑。

    窗外的沈熠辰唇角也微微勾起。

    蓬玉烟彻底没脾气了,指着白二坑,“白惊蛰,你来念这段。”

    白二坑刚才一直睡觉,听先生喊他,顿时浑身一激灵,站起来就一通胡诌,“人之初,性本善,白二爷,是好汉,先生打我怎么办,拿着菜刀跟他干…”

    “干你个娘希匹的!”蓬玉烟被逼的脏话都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我肚子疼!”

    下面一帮人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蓬玉烟脸色青紫。

    蒋瑞趁机从虎妞口袋里抓了一把粮食塞嘴里。

    蓬玉烟一棍子敲过去,“就知道吃,胖的连喘气都费劲,再吃难道不怕胖死?”

    蒋瑞一脸正经道,“先生,我以前比现在胖多了,你放心,不会胖死。”

    下面又是一阵大笑,五坑手都拍红了。

    蓬玉烟差点气个倒仰,我是和你讨论胖瘦问题吗,我是在警告你上课不许吃东西!

    一上午的课就这么乱哄哄的结束了。

    下午课堂纪律依然乱的很。

    沈熠辰把虎妞喊出来,塞给她一个鸡腿,“给你看我画的图纸。”

    虎妞咬一口鸡腿,小胖身子趴在石桌上看一眼,“哇塞,好好玩!阿辰,以后我就可以坐摇梯直接上下了吗?”

    “那是自然,不过这只是图纸,要建好还需要些时日。”沈熠辰又道,“先不说这个,我教你写字吧。”

    “好啊!”虎妞快快乐乐地答应了。

    沈熠辰摸索着拿出笔墨纸张,瘦瘦的大手握着虎妞的小胖手,教她拿笔。

    “对,就是这样,姑姑真聪明,一教就会。”沈熠辰语气淡淡地赞扬。

    虎妞闻言很嘚瑟,学的更卖力了,写了一下午“一”,到下午放学时,她已经写了满满一张纸。

    二坑出来见虎妞宝贝似的护着一张纸,便凑过去看,“哟,小姑姑这是画了一下午虫子?”

    虎妞顿时不高兴了,白眼都快翻到耳朵后面了,“这是阿辰教我的一,一懂不懂?”

    二坑心想,阿辰阿辰喊的真够顺溜的,看来小姑姑彻底中了那小子的毒!

    晚上都回到家,吃过饭后,白仁义抱着小虎妞,把几个孙子喊过来,“大坑二坑三坑四坑五坑蒋瑞,你们给爷爷说说,今儿先生都教了些啥?”

    虎妞扭头看向她爹,奶声奶气道,“爹,我不叫虎妞,我叫白立春。”

    白仁义正一脸懵逼呢,就听大坑说,“爷爷,喊谁呢,我叫白雨水!”

    二坑也道,“我叫白惊蛰,爷爷你别老二坑二坑的喊了!”

    三坑:“我叫白春分。”

    四坑,“我叫白清明。”

    五坑,“我叫白谷雨。”

    蒋瑞,“我叫白立夏,错了,蒋立夏!”蒋瑞考虑了一天,觉得自己还是姓蒋比较好,以免将来他老娘不认他这个亲儿子。

    “这咋上了一天学,连名儿都改了?”崔氏在一旁诧异地道,“不过改的还挺好听。”

    大坑道,“先生说了,叫坑不好听,以后我们上学或出门办事就叫先生取的大名,在家可以还叫坑。”

    白仁义这才反应过来,笑道,“哟,你们先生可真讲究,不过话说回来,先生可真有学问,用二十四节气取名,又好听又文雅,咋咱就没想到?”

    “这就是差距。”崔氏翻个白眼。

    白老大也在旁边,忙问道,“大坑,让你们先生给爹也重新取个名字行不,白老大这名字实在太土了。”

    “还有我,我也要改名。”白老二忙道。

    “我也改,必须改个牛气哄哄的。”白老三也道。

    “狗屁牛气哄哄!”白仁义一巴掌打在白老三后脑勺上,“我看你们一个两个都活腻了,我给取的名字都喊半辈子了,现在开始嫌弃了?”

    白老三许久没挨过打了,这一下立刻把他打醒了,他咋就那么脚欠非站他爹跟前儿!

    白老大见状急忙道:“爹你别生气,我不改就是。”

    “爹我也不改,我觉得白老二怪好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