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团宠小萌妞,不要奶茶要爆爆 > 第75章 一夜没睡
    “滚!!”沈熠辰发出一声低沉的怒吼。

    刘芸吓死了,尖叫着把脖子上癞蛤蟆弄下来,飞也似地逃了。

    白狼气呼呼地在后面追了很远,还一直冲她嗷嗷,刘芸差点跑岔气了。

    沈熠辰很烦躁,因为下午玩的时候,他听见虎妞从河边抓了一只蛤蟆,但这只蛤蟆是什么时候被她砸死的,又是什么时候放在他面前的,他一无所知。

    这天晚上沈熠辰前所未有的暴躁,把草房里所有东西都砸了,蓬玉烟不知为啥小主子忽然发起这么大的脾气。

    刘芸逃回家天已经黑透了,刚进门就被张翠花劈头盖脸地臭骂,“死不要脸的,刚才死哪去了,老娘烧火做饭到处找不到人,做好饭你倒回来吃现成的了,你咋这么会偷懒!”

    刘芸被她娘打怕了,捂着脑袋急急辩解,“娘,你听我说!我在崖下耽误了会儿,所以才回来晚了!”

    张翠花一笤帚砸过去,“你咋不死崖下!好好的在崖下耽误啥,难道崖下有宝贝!”

    “娘,崖下没宝贝,但有贵人!”刘芸急忙道。

    “狗屁贵人,有鬼还差不多!”

    “娘,你听我说,真的有贵人!前天不是有个瞎子和老头来崖下了吗,那个瞎子就是贵人!”

    张翠花刚想不打了,闻言又忍不住打了一巴掌,“发神经吧你,那瞎子明明比要饭的还穷,还狗屁贵人,我看你想发财想疯了!”

    “娘,不是你看到的那样!那瞎子虽然猛一看穷的很,但他身上的衣服是用很名贵的布料做的!”

    张翠花手一顿,“你放屁!”

    “娘,我仔细看过了,那瞎子穿的是上等云锦,虽然破旧,但那料子不是一般人家能穿起的!”

    张翠花冷笑一声,“你认识云锦?”

    “我以前见张炎表哥有一件那种料子的衣服,他说是刘财主赏给舅舅的,说是宫里的东西!所以我推断,崖下那个瞎子不是皇宫出来的,就是达官贵人的家落难公子,以后肯定会翻身!只要我和他搞好关系,以后等他翻身了,我就能飞黄腾达,咱家也能跟着沾光!”

    张翠花被刘芸说的一愣一愣的,说实话她这个女儿倒是有几分小聪明,但运气不好,每次都聪明反被聪明误。

    如果这次她真如她所说,崖下那瞎子是贵人,那和他搞好关系似乎也没啥不好,反正不用花钱,她愿意试,就让她试试。

    想到这里,张翠花冷声道,“哼,先不说那瞎子是不是贵人,就说他现在跟虎妞打的火热,你咋和他搞好关系?”

    张翠花也每天下崖做工,所以知道这两天虎妞和那瞎子玩的不错。

    刘芸听她娘这样说,就知道她娘同意了,“娘!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有办法,你就等我发达的那一天吧!”

    刘芸心想,这次我不蒸馒头争口气,非让你对我刮目相看不可!

    再说虎妞睡了一夜,第二天天还不亮就听白狼在她耳边呜呜,“姑奶奶,快醒醒吧,崖下那小祖宗发威了,发了一夜脾气,可把我给折腾死了!”

    虎妞正做梦吃鸡腿呢,被白狼这么一喊,顿时从梦里醒来,摇晃着脑袋咕哝,“臭白狼,你抢我鸡腿了。”

    “都啥时候了你还惦记吃鸡腿,快跟我走吧!”说着,白狼不分青红皂白就把小虎妞从被窝里拱出来,背上她就下崖去了。

    虎妞抓着白狼的两只耳朵在狼背上呼呼大睡,继续做着吃鸡腿的梦,直到一声怒吼把她惊醒。

    她用小胖手手揉揉眼睛,就看到面前怒发冲冠的沈熠辰,便迷迷糊糊地问:“阿辰,你生气了?”

    沈熠辰脸上冷的犹如千年冰川,不用问都知道他生气了。

    而蓬玉烟顶着两只乌漆嘛黑的黑眼圈,不停地咳嗽,见虎妞来了,像看到救星似的,“咳咳,好孩子你总算来了,人上了年纪就熬不得夜了,昨晚小主子一夜没睡,差点把我折腾死,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你快劝劝吧!咳咳咳!”

    说完,蓬玉烟便急忙出去了,还踹了白狼一脚,“还不走等着看戏呢!”

    白狼这才嗷地一声出去了。

    虎妞这才彻底清醒过来,她见地上一片狼狈,锅碗瓢盆扔的到处都是,便用软软糯糯的声音问道:“阿辰,这都是你扔的吗,你到底怎么了?”

    沈熠辰眸底闪出一丝冰冷,紧紧抿着嘴唇不说话。

    虎妞伸出小胖手,牵住他的手,“阿辰,你到底怎么了,告诉姑姑,姑姑罩着你!”

    小虎妞的小手手凉凉的,不像平时那么暖和,沈熠辰顺着她的手往上摸了摸,摸到她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寝衣,便冷声道,“穿这么少,不怕冻病了?”

    他又生气又心疼,急忙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小家伙身上。

    虎妞甜甜一笑,“白狼说你一夜没睡,我心里着急,没顾上穿衣服就急忙赶来了。”

    沈熠辰心头一顿,“我睡不睡,与你何干?”

    “怎么不相干,你都叫我姑姑了,我自然要对你好!”虎妞撅着小嘴儿,气呼呼地道。

    沈熠辰怒气顿时消了一半,看来小奶娃还是在乎自己的。

    既然她在乎自己,那个死癞蛤蟆就不是她故意扔在石桌上的,肯定是有人故意陷害她。

    如果不是小奶娃扔的,就是一定是那个叫刘芸的扔的。

    沈熠辰脑海中浮现出昨日的情景,昨日虎妞走后,他有些落寞,却没注意到刘芸是什么时候坐在石桌前的,可能她已经坐很久了,他却没发现。如此一来,他更确定是刘芸故意使坏。

    他不该被情绪冲昏头脑。

    …怎么办,他发现自己跟这小家伙生不起气,小家伙只要一句话,就能把他心里的千年冰雪融化!

    “姑姑,是我不好,我昨夜忽然心情不好,所以才发了一夜脾气,我还以为…”他以为虎妞背叛他,取笑他,他怕失去唯一的朋友,所以才会发那么大的火。

    他不喜欢和任何人沟通,唯一的发泄方式就是发脾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