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团宠小萌妞,不要奶茶要爆爆 > 第48章 为老不尊
    刘芸不想挨打,就想编个瞎话蒙过去:“娘,今天石洞里没野鸡,也没野鸡蛋,我保证过几天肯定给你抓回野鸡掏回野鸡蛋,…”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张翠花就抄起家伙开打:“没用的蠢货!你以为老娘是那么好骗的?白瞎了老娘一个鸡蛋,老娘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

    破旧的小院里传出一阵惨叫,张炎一脸鄙夷地站在旁边看热闹,心想:这种蠢货,多打几次就开窍了。

    小虎妞的大部队又是满载而归,自然少不了崔氏一通猛夸。

    今晚还有个意外的惊喜,那就是白仁义和三个儿子回来了!

    白仁义五天没见闺女,那家伙比五年没见都想的厉害,进门就抱住小闺女猛亲。

    三个哥哥也争着抢着抱妹妹,最后小虎妞的小脸蛋子都被亲红了。

    崔氏嗔怪道:“瞧你为老不尊那样儿,儿子们都跟你学坏了。”

    白仁义不服气,“我就是想我闺女,咋就为老不尊了?”

    崔氏笑眯眯地,“好好好,我不和你争,我问你,开荒开的顺利不?”

    白仁义怕家里女人们担心,回来前就嘱咐儿子们,千万别把老大被毒蛇咬的事儿说出去。

    “有我老白在,能不顺利么?”白仁义得意洋洋地道,“你猜我们开了多少亩?”

    崔氏翻个白眼,“我可猜不出来。”

    “六十亩,整整六十亩!!”白仁义伸出手指在崔氏面前晃了晃。

    “瞧把你美的,跟个孩子似的。”崔氏也笑道。

    “能不美么,原先咱家统共才十亩地,现在光开荒就开了六十亩,我都闻见粮食的香味儿啦!”

    “做梦吧你就。”崔氏觉得要时不时给自家男人泼盆冷水,不然他烧的都摸不着北了。

    “这可不是做梦,不信你等着瞧!咱家这么有奔头,全托了小虎妞的福,是不是啊小虎妞?”白仁义一边笑,一边把小闺女举过头顶,小闺女高兴的格格格格地直笑。

    这点崔氏不反对,她就喜欢人夸她小闺女。

    “快别举了,一会儿孩子该打嗝了。”崔氏听小闺女笑的上不来气,就有些担心肚子进凉气。

    白仁义闻言忙不举高高了,重新将小闺女抱在怀里。

    晚饭三个儿媳妇做的野鸡炖野蘑菇,每人热乎乎的一大碗。

    吃完饭白仁义就让白老二和白老三去通知各家各户,晚上分东西吃,让各家都来麦场集合。

    这次他们分别背回来十几条大黑鱼和几百个野萝卜。

    小河里的鱼越来越少,他们不敢过度捕捞,怕捞绝了再也吃不上。

    所以他们背回来的鱼,计划这样分:每条鱼平均切成五段,一段二斤左右,每家分一段鱼,再分五个野萝卜,省着点吃就够一家人两三天的嚼喝了。

    主要资源有限,每次背上来的食物也有限,所以只能维持不饿死,顿顿吃饱是不可能的。

    计划好后,三个儿媳妇加上崔氏,就开始切鱼。

    鱼切开后有头有尾,没人愿意要鱼头和鱼尾,都愿意要中间,白仁义怕起冲突,也想好了对策,那就是提前把鱼和野萝卜分好堆,然后抓阄,谁抓到哪堆就要哪堆,不满意也怨不着别人,只能怨自己运气不好。

    村里人听说要分东西,都欢喜的不得了,急忙来麦场排队了。

    白仁义宣布了分东西的规则,就开始让人们抓阄,抓完阄的就去另一边领东西,鱼段和萝卜已经分好了,一小堆小一堆放在石磨上,每小堆都提前请白大福写好序号,抓到阄的人按照序号领取就行了。

    运气好的抓到鱼中间的肉段自然高兴,因为鱼中间肉最多最肥美,领回去可以好好打顿牙祭。

    领到鱼头和鱼尾的虽然不如领到鱼中间的高兴,但这是提前定下的规则,也是大家都同意了的,所以也没啥好埋怨的。

    况且崔氏带儿媳妇们切鱼时,特意把鱼头鱼尾部分切的比中间那段长,就是为了让分到鱼头鱼尾的乡亲多吃点肉。

    “为啥我鱼头上肉这么少,打发叫花子呢!”

    众人正沉浸在喜悦中,忽听有人尖叫一声。

    大家齐刷刷地顺着声音看去,原来说话的人是张翠花!

    张翠花本来就对白家有敌意,这次又分到鱼头,她更觉得白家是故意针对自己。

    崔氏顺着声音看过去,面无表情地道:“若张家嫂子觉得我这鱼头是打发叫花子的,大可不要,多的是人等着要。”

    张翠花一噎,蛮不讲理地问,“虎妞娘,我问你,你是不是还记恨我家刘芸不小心把虎妞推下悬崖的事儿,所以故意搞鬼,让我抓到鱼头?”

    崔氏冷嗤一声:“阄是白叔写的,食物序号也是白叔写的,难道你在怀疑白叔?”

    白大福虽然不是里正了,但余威仍在,村民都十分信服他。

    崔氏又接着道:“你抓阄时大伙都看着,是你自己挑挑拣拣半天才抓的,自己运气不好,还好意思赖到别人头上?”

    众人闻言一阵哄笑。

    张翠花脸都涨红了,但很快就想出狡辩的话:“凭啥我男人和别人一样在崖下出苦力,别人能分到鱼肉,我就只能分到鱼头?虎妞娘,我可没白吃你的,这可是我家男人用苦力换来的,你这样做不公平!”

    一些抓到鱼头和鱼尾的,觉得张翠花的话有道理,开始低声窃窃私语。

    “这回张翠花说的对,我家男人也在崖下卖苦力,凭啥只能吃鱼头?”

    “就是啊,大家出同样的力,难道不该同等对待?”

    “嗯嗯,万一我每次都倒霉抓到鱼头和鱼尾,岂不是亏大了?!”

    张翠花见大家都向着自己说话,不免有些洋洋得意,哼,看这次崔氏怎么收场,一天天能的她!!

    谁知崔氏一点都不慌,冷笑一声道:“亏你好意思说出口,你是不是觉得你家男人给我家干活受委屈了?那你大可不让他去!再说,天下哪有不干活白吃饭的道理,年纪轻轻的不嫌丢人啊你!!”

    煤球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