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团宠小萌妞,不要奶茶要爆爆 > 第30章 被认欺负
    转载请注明出处:..>..

    “也好,你做里正一月有余了,进城正好找县丞大人将任职文书换了,顺便提一提你的事。”

    “那谢谢叔!咱明儿早就去吧!”

    “行!”

    从白大福家出来,白仁义一身轻快。

    谁知刚到家,就见五坑像个小疯子似的跑回来,边跑边喊:“奶奶,小姑姑被欺负了,你快去看看!”

    崔氏惊的针差点扎进手里,慌忙就从屋里出来,“咋啦?”

    “小姑姑被刘芸欺负了!”五坑气鼓鼓地说。

    崔氏忙问:“你小姑姑呢,她咋没回来?”

    “她回不来!”

    “走,赶紧去看看!”

    白仁义在后面追:“我也去!”

    崔氏回头,“小孩子打架你个大男人去干啥!”

    说完她就和五坑飞快地去找小虎妞了!刘芸和她娘学了一肚子坏水,她怕虎妞挨揍!

    再说小虎妞骑着羊和两个侄子出来玩,谁知走到半路就碰上刘芸。

    刘芸这半年一直在家养身子,没怎么出来过,今天要不是她表哥来了,她娘让她和表哥出来借白面,她还遇不上小虎妞。

    刘芸表哥叫张炎,是张翠花她哥张勇的儿子,张勇在城里刘财主家做账房,日子过的还可以,起码在灾年没咋挨过饿。

    张勇和张翠花平时来往很少,因为张勇这人眼皮子高,看不起刘铁柱,偏偏刘铁柱是个硬气的,你不搭理我,我还不巴结你呢!

    所以这些年两家越走越生疏。

    这次张勇不知发啥善心,让张炎给妹子家送了小半袋棒子渣,张翠花一激动就留侄子吃饭,让刘芸去白大福家借白面。

    刘芸巴不得去借白面,她娘若做了白面饼,少不了分她一块。

    可刚出来没多久,就碰上骑羊的小虎妞,她见小虎妞穿一身新袄新裤,小冲天炮上绑一根新红绸绳,红绸绳末端还有两个小银铃铛,(上次俩哥哥进城卖何首乌时买的)一走,那银铃铛就发出清脆的响声,动听极了。

    张炎表哥看到俊的赛仙童的小虎妞,连脚步都迈不动了。

    刘芸低头看自己身上补丁摞补丁的破袄破裤,就气不打一处来。

    她娘常说张炎表哥家有钱,人长的又一表人才,说他长大后肯定能做大官,刘芸的心思就全在张炎身上,想长大了嫁他做老婆。

    所以她现在看张炎,就像看自己男人一样。

    自己男人盯着别的小闺女看,她能不生气吗?

    刘芸气呼呼地过去,想趁小虎妞不注意把她从羊身上推下去,把她的新衣服摔脏,表哥就不会盯着她看了。

    谁知还没近虎妞的身,小白狼小白虎就同时冲她低吼一声,吓得她一个屁蹲儿摔在地上。

    “虎妞,你家畜生把我推倒了,你赔我!”刘芸趁机哭唧唧。

    小虎妞顿时变成小懵逼脸,我咋没看见呢?

    她张开粉嘟嘟的小嘴儿,奶声奶气地,“你你你…鸡己摔摔的,小咪咪小狗狗没没没推推你!”

    小家伙能说出这串话还蛮费力气的。

    “你还不承认!明明就是它们推的我!它们冲我‘啊欧’一声,我就摔倒了!你要把你头上的红头绳赔给我,我就放过你!”刘芸也梳个冲天炮,可她头上戴的是一根灰扑扑的旧头绳,像脏条虫子一样难看。

    她羡慕死虎妞的头绳了,这么好看的头绳,只有地主家的小姐才有资格戴,她一个捡来的小野种,凭啥戴这么好看的头绳?

    小虎妞伸出小胖手手摸摸小辫辫,这根红头绳是哥哥买的,她才舍不得给刘芸!

    “就不不不不给!”小虎妞小嘴儿一嘟,傲娇地扬起小脑袋。

    那根红头绳上的小铃铛叮咚叮咚的,听的刘芸心里直痒痒。

    “给我!”刘芸说着,便伸手去抢。

    五坑咣当踹了刘芸一脚,她又狠狠摔倒了。

    刘芸惨兮兮地看着四坑五坑:“好四坑,好五坑,你们就让虎妞把头绳赔给我吧。”

    又装惨!

    四坑像看怪物似的看着刘芸,上次他和五坑就上了她的当,这次又故技重施,休想!

    “我没听错吧,你要我小姑姑的头绳?哈哈哈,刘芸你咋这么会做梦!”

    刘芸嘴巴一撇,委委屈屈地看向五坑。她觉得五坑年纪小,最好骗。

    谁知五坑张嘴就道:“看你五爷干啥,再敢要我小姑姑的头绳,信不信小五爷我一脚踢飞你!”

    刘芸见软的不行,便来硬的:“你们要不赔我头绳,我就去告诉你奶奶,让她赔我鸡蛋!”

    四坑五坑巴不得刘芸告诉奶奶,奶奶疯了才会向着她说话!

    四坑冷笑:“去呀,后转左拐,慢走不送!”

    刘芸简直要被气死了。

    谁知这时张炎走了过来,问道:“怎么了?”

    刘芸顿时觉得有人撑腰了,表哥比她大两岁,个子很高,一看就很厉害,“表哥,他们欺负我!”

    张炎却像没听见她的话似的,直勾勾地盯着小虎妞,从怀里掏出一个面捏的小兔儿,那小兔儿浑身雪白,两只眼睛镶嵌着两颗红豆,模样可爱极了。

    刘芸从没见过这么可爱的小玩意儿,还以为张炎是给她的,便伸手去接。

    谁知张炎却越过她的手,将面兔儿举到虎妞面前,“虎妞是吧,喜欢这个面兔儿不,喜欢哥哥送你。”

    虎妞正要接,忽然想起娘说不能随便收人家的东西,小手手便没伸出来。

    张炎得意一笑:“我家在城里住,这个小兔兔是从城里买的,城里除了小兔兔还有许多好玩的东西,你要是答应给我做童养媳,将来住城里能天天买这些好东西。”

    刘芸惊了,表哥居然看上这小野种,让她做童养媳?不,绝对不可以!她狠狠瞪了虎妞一眼,目光中隐藏着浓浓的火药气息。

    四坑咬牙切齿,“哪来的臭不要脸,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模样就敢让我小姑姑做童养媳,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的美!”

    五坑直接不废话,张嘴就狠狠咬一口张炎的手,张炎顿时疼的龇牙咧嘴,大声叫骂:“小混蛋,敢咬我,看我不揍死你!”

    边骂他的脚就狠狠踹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