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团宠小萌妞,不要奶茶要爆爆 > 第25章 不攻自破
    煤球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不去!…”崔氏又觉得这难得一见的热闹,不去太可惜:“那我还是去吧!”

    “这才是我乖娘!”李珍珠夸道。

    崔氏走到院子里,对正在劈柴的三儿子说,“你就别去了,我们老弱病残,打起来比较容易占理,你若去了,咱可有理也说不清了!”

    “娘说的对,我不去就是。”白老三立刻回应。

    有他媳妇在,他才不用担心爹娘小妹还有孩子们挨打。

    一大家子人浩浩荡荡地从村头走到村尾,白仁义故意让小粉团子骑在自己脖子上,走的可带劲儿了。

    一来是为了炫耀自家小闺女,二来是证明自己没割腿肉。

    小虎妞今天穿着她娘给做的红小花新棉袄新棉裤,怀抱小布老虎,头戴一顶虎头帽,只露出肉嘟嘟的小脸,那萌劲儿就别提了。

    凡是遇上的乡亲们,都怀疑地看一眼他的腿,没事呀,走的两腿生风,若是真从腿上割了肉,还能这么精神?!谣言不攻自破!

    看一眼腿后,又觉得没话说,便夸他脖子上的小粉团子:“哟!小虎妞越长越俊了!”

    “那是,不看看是谁家闺女,俺白家闺女能不俊么?”白仁义无比嘚瑟地回应,谦虚,不存在的。

    那人又逗小粉团子,“小虎妞,你是谁家闺女呀?”

    小粉团子奶声奶气地,差点把脸都憋红了,才憋出一句:“我我我…是白银银家的!”

    那人哈哈大笑,“老白,你家闺女真聪明!”

    白仁义嘚瑟地翻个白眼,“那还用你说?我早就知道了!”

    他和崔氏在家没事就爱教小粉团子,爹叫啥,哥哥们叫啥,家是哪个村的,为的就是防备走丢了,能说出自家在哪儿。

    虎妞聪明的很,自然把爹娘的话都记在心上了。

    和乡亲们寒暄了一路,终于到了张翠花家门口,张翠花正在用叉挑柴火,见白家人浩浩荡荡地过来,顿时吓得屁眼一紧。

    谣言是她散播出去的,她心里比谁都清楚。

    又见小虎妞小粉球似的坐在白仁义脖子上,白家人都围着她转,像个众星捧月的小月亮似的,心里就一阵气不过。

    马巫婆说了,她家刘芸是大富大贵的命,但和白家闺女相克,这句话她牢牢刻到心里了。

    李珍珠撸起袖子就走了过去,张翠花正要跑回家插门,却被李珍珠一伸胳膊拦住,老气横秋地开口:“张翠花,你闲的蛋疼是吧,满嘴喷啥粪?”

    “我咋听不懂你说啥?”张翠花问。

    毕竟白家来这么多人,要打起来她真不是对手。

    “装是吧!我问你,俺爹从腿上割肉的谣言,是不是你传出去的?”

    “俺没说。”

    “信不信我抽你。”

    “俺真的没说,没说没说就是没说。”张翠花嘴贱的很。

    李珍珠的暴脾气顿时就上来了,伸手就要抽人。

    张翠花早就做好准备了,只要李珍珠一抽她,她就立刻躺在地上装死,好好碰她一回瓷!

    幸好崔氏站出来了:“珍珠,兴许你翠花嫂子真没说呢,算了,反正你爹也在街上走了一遭,乡亲们都看见你爹腿没事儿!这谣言早就破了!”

    李珍珠瞪眼:“娘!…”

    “行了,君子动口不动手!既然不是你翠花嫂子,那不定是哪个断子绝孙的在背后嚼舌根呢,背着人讲坏话,也不怕烂了舌头。”崔氏盯着张翠花笑眯眯地问道,“你说是吧她翠花嫂子?”

    张翠花气的脸色煞白,她就有俩闺女,平时最忌讳别人说她断子绝孙,但此时她只能咽下这口气:“崔嫂子说的对。”

    “她翠花嫂子真明理,那传谣言的定是后背梁长疮肚脐眼流脓坏透了,祖坟是三角坟地也缺德透了,翠花嫂子这么明理的人,不可能这么坏!”崔氏笑眯眯地骂人。

    张翠花气的想一爪子把崔氏的脸挠花,但她不敢!她要真挠了,就证明她承认崔氏是骂她的了!

    这时过来几个人,正是那天在山上发现石头砸死人的刘家兄弟一家。

    刘家人扛着包袱牵着狗,像是要逃荒的样子。

    但村里人爱八卦,就算去逃荒,也要先完看完热闹再逃。

    见刘家人在看热闹,不远处又过来几个人,瞬间张翠花家门口就被人团团围住了。

    崔氏的舌唇之战还在继续,李珍珠也加入了:“我娘说的对,给我爹造谣的肯定不是翠花嫂子,必定是哪个千刀万剐的,生个儿子没屁眼的,一张臭嘴三年不拉屎的粪胀说的。”

    崔氏继续笑着说,“老肥猪上屠挨刀的货,二十一天不出鸡的坏蛋,谁挨上谁倒霉的东西!只有这种不是人的东西,才能满嘴喷粪,造人家的谣言。”

    “对,确实不是人,而是王八、疯狗、孬种、猪头、大嘴、缺德、人渣!我翠花嫂子人美心善,不是王八、疯狗、孬种、猪头、大嘴、缺德、人渣!”李珍珠把能想到的骂人词都用上了。

    婆媳俩一唱一和指桑骂槐,张翠花却连个屁都不敢放,因为她只要一还嘴,就证明承认自己是造谣的人!

    况且被这么多人围观,说出去她还咋在村里做人!

    村里人都心知肚明,那谣言就是张翠花传出来的,听婆媳俩一唱一和地花样骂人,都哄地一下笑了。

    张翠花只觉得胸口气浪翻滚,一股热血冲向脑门,两眼一翻,咕咚一下晕倒在地。

    崔氏装作吓了一跳:“哎呦,你翠花嫂子这是急症上身了吧,咋还晕倒了?珍珠,快把她扶进去!”

    说完,她笑眯眯地看着白仁义:“她爹,咱也逛了半天了,该回家了。”

    “行,回去!”白仁义暗暗为老婆点了个赞,厉害。

    李珍珠正要不情不愿地去扶张翠花,谁知她猛地睁开眼,李珍珠笑:“哟,原来是装的!”

    张翠花狠狠瞪了她一眼。

    白家一行人正要浩浩荡荡地回去,忽听有人说,“啧啧,还是第一次遇见被骂死的,真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