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团宠小萌妞,不要奶茶要爆爆 > 第19章 老鼠尾巴
    张翠花其实并不太关心刘芸,鬼鬼祟祟地对马巫婆说:“大师,你能掐会算,能不能算一下白家那闺女到底是人是妖?”

    张翠花坚信虎妞是妖精,以前就信,现在更信了,不然她一个小闺女,从那么高的悬崖掉下去,咋没死?

    马巫婆耷拉着眼皮,掐着手指算了算,这一算还真算出事儿。

    “白家小闺女是不是妖精不知道,反正我算出她将来是大富大贵之人。”

    “那大师也帮我家刘芸算算。”张翠花忙道。

    张翠花养刘芸,将来是要她嫁给有钱人的,家里也好跟着沾点光。

    马巫婆又耷拉着眼皮掐指一算:“你家刘芸命格也不错,也是大富大贵之人,只不过…”

    “不过啥?”

    “只不过刘芸和白家闺女相克,哎…”

    “马大师,有没有破解的办法?”

    “破解的办法倒是有,但天机不可泄露。”

    “大师您就指点指点我吧,我给你银子。”

    “不是银子的事儿,主要是我说的太多会折寿。”

    “大师那咋办,求你帮帮我吧!不然你帮我扎个小人,把白家闺女咒死,省的留下祸患。”

    “不妥…”

    “我给你银子。”

    张翠花嫁过来时,娘家给了她个银镯子,她一直戴在胳膊上,这时非要撸下来送给马巫婆。

    马巫婆无奈叹口气:“好吧,我就帮你一次,不过你千万别对人说是我干的。”

    “那是自然!大师能帮我就,我就谢天谢地了!”

    张翠花费了半夜功夫和马巫婆扎了个小人,可惜小人还没来的及起作用,就被半夜回来的刘铁柱发现,扔进灶膛烧了。

    张翠花这小人是用一只银镯子换的,当然对刘铁柱不依不饶,俩人干了一架,张翠花把刘铁柱的脸挠花了,刘铁柱把张翠花差点打成残废。

    “死婆娘,再这么作下去,小心我一封休书休了你!”

    要不是三岁的刘雨在一旁一直哭,刘铁柱真要写封休书休了她。

    …第二天一早,崔氏让田娥和赵菊分别给自己娘家送点鱼,因为这两家亲家也参与找孩子了,乡亲们有的,他们也得有。

    白家给全村人送鱼汤的事儿,很快就传到李珍珠娘家耳朵里了。

    徐翠拧着李强的耳朵骂:“没用的东西,你妹子家给全村都送鱼汤了,唯独没给咱送,这不是看不起咱是啥?”

    李强苦巴巴地:“前天我要去帮忙找孩子,你就是不同意,现在人家答谢的都是帮忙找孩子的人家,你又在这叨叨,早知道这样我就去给人家找孩子了!”

    “这么说这事全赖我啦?我不管,你现在就去你妹子家给我讨鱼吃,否则晚上别想上炕睡觉!”徐翠拧的更狠了。

    “我没说怪你,但你让我去妹子家讨鱼,我开不了这口。”李强豁出男人最后一点倔强。

    “行,不去是吧,看我咋折腾你老娘。”徐翠说完,就去灶房里做饭了。

    珍珠娘今年才五十多岁,但眼睛患了白内障,眼前像蒙着一层雾似的,啥也看不清楚。

    徐翠做了饭,给婆婆端来,恶狠狠地说:“老不死的,吃吧!”

    珍珠娘用筷子夹了一根面条就往嘴里放,心想儿媳妇挺孝顺,今天给吃面条了。

    谁知吃到嘴里却不是个滋味,“翠儿啊,你给娘吃的啥?”

    “吃的老鼠尾巴。”

    珍珠娘哇地一下干呕起来,“你咋能给娘吃这个?”

    “灾年,摸不到肉腥,娘能吃根老鼠尾巴算不错了。不像小姑子家,整天大鱼大肉的,还给村里人分,就咱家一口汤都没喝到。”徐翠阴阳怪气地说。

    “儿子,你媳妇想喝鱼汤,你就厚着脸皮去你妹子家讨一碗吧。她要不给,你就说我快死了,让她回来见我。”珍珠娘替媳妇说话。

    李强无奈,只好去妹子家讨鱼汤喝。

    李珍珠算好了她哥会来,早就双手叉腰站在门口等他。

    她只等她哥窝窝囊囊地开口要鱼汤,然后痛骂他一顿出气,谁知他哥没要鱼汤,却说:“妹子,咱娘快死了,你赶紧回去看看吧。”

    李强知道在妹子这里讨不到好,只能把妹子骗回去,让她亲自和娘交手。

    李珍珠知道这是他哥的套路,但一想到老娘,她还是忍不住想回去看看。

    想到这里她就真回去了。

    回到家她老娘自是向着儿媳妇说话,“珍珠啊,你婆家有鱼,你咋不知给娘家送一碗?你又不是不知你嫂子爱吃鱼。”

    “娘,我婆家只是给帮忙找孩子的人家送鱼汤,我哥又没找孩子,我咋能开这个口?你这不是让我在婆家没脸吗?”

    “都是一家人,啥有脸没脸的,赶紧的,你这就回去去讨一碗鱼汤来。”

    “我不去。”

    “我的话你都不听了,老娘我岂不是白养你一场?”

    “娘,你养女儿就是为了从她身上搜刮东西吗?”

    “这小妮子,敢跟娘顶嘴了,定是你婆婆教的你。”

    “我婆婆啥都没教我,娘,这是我从自己嘴里省出来的一点口粮,都放这了,今后你再也别搜刮我了。”李珍珠说着,从怀里掏出几个干粮饼子,放在桌上。

    徐翠等她走了,将饼子扔到门口,“打发叫花子呢!这事没完!”

    …村里人听说悬崖下有鱼,都蠢蠢欲动,想从下面弄几条鱼吃,毕竟现在年头不好,有免费的肉吃,为啥不弄?

    有几家胆子大的,腰里系着绳子就下去了。

    但下了没多深,就见下面雾气缭绕,阴风阵阵,吹得人骨头缝里都是冷的。

    几个胆小的立刻就顺着绳子爬了上去,鱼虽好吃,但命更重要。

    只剩下一个胆大的,非要下去看看。

    可这个胆大的却一直没上来,过了一夜终于上来了,人却疯了,谁也不知他经历了啥,只是他见人就神秘兮兮地说:“有妖怪。”

    从此后,更没人敢靠近那悬崖了。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小虎妞在村里人心里更加神秘莫测,为啥虎妞和大坑没摔死,别人下去都没好下场?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