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新婚夜,我成了恶龙的新娘 > 正文 153:大丈夫能屈能伸
    夜间,姜知楠躺在床上,虽有困意,但她还是止不住的往沈悸房间的方向看,两人房间仅一墙之隔,但隔音太好,丝毫听不到隔壁的动静,只能听到屋外偶尔呼呼吹响的风声。

    房间漆黑一片,拉紧的窗帘让月光都无法偷溜进来,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勉强能辨认出屋内物件的轮廓,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那堵墙,心里想着:希望姜知恒不要干出点什么丢人的事情。

    另一边,沈悸的房间内。

    姜知恒坐在了床边,而沈悸早就已经爬上床,给他腾了个一人的位置。

    姜知恒看着沈悸一脸悠然的样子,只觉眼皮一抽。

    “你……应该没跟我姐睡过吧?”

    姜知恒皱着眉迟疑的开口问道。

    沈悸原先侧躺着,与姜知恒位置相反的方向,闻声,挑了挑眉,侧过身来手撑起了脑袋:“哪个睡?”

    姜知恒:“……”

    姜知恒:“?!?!”

    姜知恒:“你俩难道还——那个睡了?!!”

    姜知恒说着,黝黑的瞳仁瞪得老大老大,脸上满是震惊,嘴巴微微张开,而他的拳头已经攥成了一团,房间虽然一片漆黑,但他适应了黑暗的眼睛已经找准了沈悸脸的位置,等待着他回答后,不满意能直接一拳过去。

    房间顿时陷入了一片安静。

    只有两人轻微的呼吸声在回荡。

    姜知恒此刻却有种挠心抓肝的感觉。

    久久后,突然传出了一声轻笑声。

    沈悸松了手,重新躺回了床上,无奈道:“没有,我像那种人吗。”

    “像。”

    姜知恒斩钉截铁道。

    沈悸:“……”

    沈悸拉了拉被子:“你睡地板吧。”

    姜知恒:“?你这样我要告诉我姐的。”

    沈悸微微挑眉,饶有兴趣的笑了一声:“你姐本来说什么来着?”

    姜知恒刚想反驳,但脑中顿时回想起姜知楠原先说的话,话全数堵在了嘴边。

    “睡吧。”

    沈悸眯了眯眼睛,淡淡道。

    姜知恒努了努嘴,打量着地板,似乎真打算在地上睡的样子。

    沈悸见状,敲了敲旁边的床板:“逗你的,睡床上。”

    姜知恒迟疑了一会,嘴里低声念叨着“大丈夫能屈能伸”,顺势钻进了被窝当中。

    姜知恒不知道是怎么睡着的,他是第一次跟别人一起睡。

    而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

    得想个办法嫩死他。

    但他身侧的沈悸也早早就发现姜知恒其实就是个姐控,跟他说的那些狠话顶多说说,他不敢上手。

    毕竟——姜知楠还是护着他的。

    想到这里,沈悸嘴角不由自主的往上扬了几分。

    而睡觉期间,姜知恒睁开了一次眼,看到的就是沈悸闭着眼睛突然上扬嘴角的样子。

    他顿时打了个哆嗦,忙又闭上了眼睛。

    心里止不住的想着:这人是不是有问题,我姐是不是危险了,他是不是在想什么下流的事情?!

    次日。

    姜知恒再睁开眼睛时,旁边的床上已经空空荡荡。

    这个点的阳光并不是很艳,沈悸房间也有拉窗帘,带着几分昏暗的房间险些令姜知恒再次睡去。

    直到他突然想起。

    这是沈悸家。

    他姐就在隔壁。

    沈悸这么早就起来了他俩不会去做什么偷偷摸摸的事了吧!

    一想到这,姜知恒顿时像被打了鸡血一样,原本昏昏沉沉的脑子突然就精神了。

    他唰的就掀开了被子,急急忙忙的就蹦下了床拉开了门直奔隔壁。

    空荡的厅、紧闭的房门,顿时让姜知恒心头的警铃大作。

    他的手刚伸出,还未触及门把时,身侧突然探出了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姜知恒一愣,往身侧看去,只见沈悸手中还捧着碗蛋液,皱着眉头压低了声音道:“再让她睡会,晚点拍摄会很累,她就没时间休息了。”

    话毕,沈悸松开了手。

    姜知恒那只手就那么悬在空中,一时之间有些没反应过来,他看了看眼前的门,又看了看身侧的沈悸,又看了看眼前的门。

    “你……”

    他有些错愕,目光转向他手中的蛋液。

    ……

    哦。

    原来他在厨房啊。

    姜知恒顿时收回了手,点了点头,视线有些心虚的往外一瞥:“知道了,继续煮东西吧,要帮忙吗?”

    而沈悸只是笑了笑,捧着蛋液缓缓走回了厨房,悠悠道:“不用,去洗漱吧,乱糟糟的。”

    闻言,姜知恒才反应过来,他下床就冲出来了,现在的造型——

    确实十分别致。

    姜知恒轻咳了一声,一头钻进了卫生间。

    油锅刺啦作响,透过厨房与厅间的墙壁,只传出轻微的声响。

    但浓郁的香味却早已透过门缝传出。

    姜知恒坐在沙发上,拿着逗猫棒逗着绵绵,但绵绵起先还愿意搭理他两下,后面就那么坐在那里,高扬着下巴跟看傻逼一样看着他。

    姜知恒拿着逗猫棒的手顿时一僵。

    他抽了抽嘴角,顿时觉得这猫怎么给他一种跟沈悸似的的感觉。

    一样欠扁。

    姜知恒索性将逗猫棒往边上一丢,双手环臂有些没好气的窝进沙发里,打量着这屋子里的装饰。

    墙壁上的挂画顿时吸引了他的注意。

    而最吸引他的还是那副白裙少女。

    他顿时又坐直了身子,心里暗想着:待会姐醒了要告诉她这件事,都有他姐了居然还在家里挂别的女人的画像!

    这么想着,鼻尖嗅到了来自厨房的香味,虽然想法还是很恶狠狠的,但是腹中传出的咕咕声顿时令他士气大减。

    他的脑中似乎突然浮现了两个小人。

    一个有着天使光芒,双手合十道:待会你还要吃人家做的饭呢,这样不好,毕竟吃人嘴软嘛!

    另一个长着恶魔小角,用手中的三叉戟戳了戳旁边的天使小人,恶狠狠道:不行,姐姐的终身大事要紧,你能忍受你姐被绿吗!怎么能让姐姐被蒙在鼓里!

    两个小人顿时在他脑海里掐起了架。

    姜知恒一顿烦躁,伸手挥了挥空气。

    而就在这时,姜知楠的房门打开了。

    也恰好,她看到了姜知恒的这一举动。

    “……姜知恒,你是不是没睡醒。”

    姜知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