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老子就是要当皇帝罗志学 > 正文卷 第九十一章 战流贼
    ()  率兵出山之前,罗志学可是已经把鲁山县划拉到自己碗里。

    尽管罗志学为了避免过于刺激到明军主力,因此暂时并没有攻打鲁山县城的打算,但是广阔的鲁山县乡野地区却是罗志学志在必得的。

    只要能够攻克鲁山县乡野里的几座大庄园,哪怕从中收获的粮食等物资不如在宋家庄里收获的那么多,但是也足够让保乡营发展壮大一段时间了。

    这也是最近一段时间来罗志学干的事,拿下宋家庄后,他一边组织人手运输物资,同时也继续派遣小规模的部队前往周边各村寨进行募兵,从各地主手中征粮,并攻打那些不肯缴纳粮食的地主们。

    罗志学他们不对那些贫民征粮,可不代表着不对那些地主士绅对手。

    要不然,他们保乡营大张旗鼓出山做什么。

    最近一段时间,保乡营已经从宋家庄为首的鲁山县西部地区,包括部分东部和背部地区进行募兵、征粮了,所获颇丰。

    按照预估,他们这一次的行动所获得的粮食以及各种资源,足够让他们扩张两千人,并维持一年半以上。

    针对这个情况,罗志学已经指示参谋处的安永多,把之前定下的千人扩充规模增加到两千人规模。

    并加大了炮兵、骑兵这些高技术兵种的规模。

    在鲁山县里的官兵们只能龟缩在里头管不了他们,北边的官兵主力又被拖住了的情况下,保乡营本来是可以鲁山县的乡野地区愉快玩耍的,但是没有想到闯破天一伙人突然跑了过来。

    前脚说什么要让罗志学当他的义子,后脚就派人大肆劫掠。

    如此行为,等于是直接和罗志学的保乡营抢食,而且抢了还不算,这些人还想要直接把鲁山县这只碗都给砸了。

    当了解当这些情况后,罗志学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派遣了王瞎子率领骑兵先行北上,同时罗志学也是亲自带着数百步兵和炮兵北上。

    不管是谁,谁要是敢破坏保乡营在鲁山县里的大局,破坏罗志学制定的扩张计划,那么就是保乡营的敌人,是罗志学的敌人。

    于是乎,就出现了现在的一幕,闯破天的侄子顶破天率军南下到距离宋家庄大约八里外,就遭到了王瞎子率领的骑兵哨拦截。

    而顶破天甚至还把王瞎子他们这些骑兵直接当成了官兵骑兵。

    因为王瞎子他们这些骑兵的军容实在太整齐,穿着清一色的灰色军服不说,而且进退自我,队形整齐,而且一个个都是带着步弓和骑弓,一看就知道是玩骑射的精锐。

    如此骑兵在义军里是非常少见的,就算是有,也只有高迎祥,张献忠等大贼头子手底下有少数。

    但是顶破天很确定的是,如今杀入汝州的各部义军里,绝对没有这么一支精锐骑兵。

    面对这支不可能从哪里冒出来的‘官兵精骑’,顶破天惶恐不安,一边下令大军列阵防御,一边悄咪咪的把属下精锐都集中起来,以便在局势不妙的时候随时逃跑。

    但是和顶破天预料的不一样,对面的官军骑兵并没有第一时间发起攻击,甚至都没有去攻击那些一眼看过去都没战斗力的炮灰青壮。

    而是就在侧边待着,同时还是往北边绕行。

    这不对劲!

    直觉告诉顶破天情况不对劲,但是怎么不对劲一时半会也想不出来。

    他可没有想到,罗志学给王瞎子的任务是拖住他们,不让这些流贼掉头跑了。

    这才有了王瞎子没有发起进攻,而是直接绕行到他们北边的缘故,为的就是仿制他们掉头北逃。

    至于南边,罗志学亲自率领的步兵和炮兵组成的大军已经正在来的路上了,并且距离也不远了,按照行程的话,估计半个时辰左右就能够抵达作战位置。

    于是乎,在顶破天的惶恐不安中,他就看见了南边陆续出现了一片旗帜,再看就可以看见一队接着一队的士卒正在踏步而来。

    这些士卒和之前抵达并拖住了他们的骑兵一样,都是清一色的灰色军服。

    看着对面的大队士卒靠近,顶破天这个时候才是回过神来:“他们不是官兵,他们是伏牛山的人马。”

    尽管这些伏牛山的人看起来,除了军服外,其他方面都和他影响中官兵差不多,但是这个军服颜色怎么看都不对劲。

    而鲁山县里除了官兵以及他们闯破天所部外,剩下的人马也就是伏牛山保乡营了。

    但是顶破天回过神来也无法丝毫影响目前的局势。

    对面的保乡营士卒依旧按部就班的在推进,并在进入五百米距离后,已经陆续从纵队转为横队,开始列出来标准的密集阵型。

    当顶破天看着对面的保乡营,直接拉出了好几门火炮,其中甚至还有两门一看过去就知道是大家伙的六百斤长炮后。

    顶破天就知道今天是打不赢的,唯今之计只能是逃跑。

    然而他看了看在侧后位置的百余保乡营骑兵皱眉不已。

    如果不是这支一百多人的骑兵在边上虎视眈眈,顶破天实际上早就率领大军撤退了。

    但是,如果不管不顾直接撤退,整个大军完蛋是肯定的,他顶破天也不在乎,关键的是,哪怕是他想要带着两百多在战兵逃出去也不可能啊。

    毕竟两条腿跑不过四条腿。

    怎么办?

    顶破天看着前方的贼军持续靠近,甚至最前头的两门长管火炮已经抵达了距离他们阵列只有一百多丈的距离开始解开挽马,进行最后的部署的时候。

    他就知道不能继续拖下去了,必须立即撤离,否则他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他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普通流贼,他可是和官兵交手多次的流贼头子,非常清楚对面的火炮一旦部署完毕,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单方面的死伤。

    而且他们甚至连反击的手段都没有。

    因为他们没有火炮,也没有成规模的骑兵。

    “列阵冲过去,不能让他们完成部署,快,立即发起进攻!”

    “中军陷阵营披甲冲击,列阵拦住他们的骑兵。”

    在这最后的关头里,顶破天终于咬牙做出了决策,他下令发动了全面进攻,不仅仅是让那些炮灰和普通流贼们一起发起进攻,更是命令两百战兵为主的中军陷阵营也发起了冲击。

    而下达了这个命令后,他却是对着心腹亲兵下令:“等陷阵营吸引了贼军骑兵注意力后,我们立即就走!”

    顶破天的这些心腹亲兵也是经历过众多大场面的,更是和顶破天一起多次在官军包围里逃出生天的,对眼前的这一幕非常熟悉。

    更加清楚直接该怎么做。

    大约三十名亲兵围在顶破天身后,进行最后的准备,绑紧马鞍,检查弓箭和箭支是否放在最顺手的地方。

    他们即将抛弃两千大军,独自突围以逃出生天!

    于此同时,两千普通流贼和青壮炮灰,顺带着两百陷阵营的流贼战兵的流贼大军已经是发起了进攻。

    此时一身冬装军服,带着黑色皮手套,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的罗志学看着前方乱糟糟冲过来的贼兵。

    脸上没有什么神情变化,只是冷静道:“他们自己过来了也好,省的我们过去。”

    “传令炮兵哨各队,自由开火。”

    “第一哨、第二哨前压!”

    罗志学的命令下达没多久后,依旧是张马林亲自指挥的炮兵哨各炮就陆续开火了。

    隆隆炮声中,实心炮弹以及大量霰弹的弹片横飞,让一片片的贼兵倒下,仅仅是一轮炮击,就让对面看似声势浩大,接近两千人的全军攻击势头为之一止,不少人当场就吓的跪趴下,或者干脆转身就逃。

    而另外一边,贼兵中的两百陷阵营士卒也是列阵朝着王瞎子的骑兵哨杀了过去!

    这些贼兵里的战兵倒是有不少的步弓手,正当王瞎子犹豫着是不是要暂时退一退,先消耗他们的体能,再等步兵过来围剿这支贼军战兵的时候。

    边上的下属却是提醒了王瞎子:“不太对劲!”

    “哨官看,他们集结了至少二十骑呢。”

    王瞎子顺着手下知识的方向看去,果然,贼军的后方,已经悄悄的汇集了至少二十骑。

    这些贼军骑兵想要干嘛?

    主动杀出来吗?

    不可能的事,尽管今天的战斗真正打起来也不过几十秒时间,但是双方胜负实际上早就分出来了,对方就算再投入二三十名骑兵也不可能扭转局面。

    那么为什么敌军还集结了一支二三十人的骑兵?

    还有,这些贼兵为什么在明明在巨大劣势下,没有选择转向突围,而是主动发起了进攻?

    甚至还派出了有部分披甲战兵的两百战兵朝着他们骑兵哨杀过来。

    这些战术选项,不管哪一个看起来都不正常。

    而现在,王瞎子觉得自己找到了对方不正常的愿意:“他们这是要逃。”

    “这些流贼头子,每一次面临困局的时候,逃命的手段都不带变的,抛弃普通流贼,只带着少数骑马精锐逃命。”

    “打旗语报告大将军,贼首要独自逃走,我骑兵哨准备分兵拦截。”

    不一会,传令兵收到了来自中军大营里罗志学的命令:“准。”

    王瞎子当即下令道:“第一队留下遛一遛这些贼军战兵,第二队、第三队跟我来!”

    “今天,这些流贼一个都别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