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穿成大反派的团宠闺女 > 正文 第144章 计划逃跑
    为了避免暴露,季暖暖还是放慢了速度,走的慢了一些,让青柠能跟在她身后。

    青柠跟在她身后,尽量什么都不说了。

    闻佑卿看到楚菱安,满心欢喜的抱过来,“最近皇上给我安排了好些任务,好不容易忙完了才过来看初初妹妹,不知初初妹妹想平甫哥哥没有?”

    季暖暖被这个粗鲁的男人抱在怀里,有些不乐意,用力气的推了两下,“你先不要抱我。”

    声音有些冷淡,让闻佑卿也有些无措。

    他是不再抱季暖暖了,但是握着季暖暖的小手,“可是还因为前些天的事情再生哥哥的气,哥哥不是已经给你认过错了,好妹妹,不生气了好不好?”

    季暖暖对这里的一切充满新鲜感的同时又带着排斥。

    她只是觉得,跟这个陌生男子搂搂抱抱,心里会有些愧疚于玄卿。

    还有,这个男的行为举止比女子都要粘人,楚菱安怎么会喜欢这种男人,一心都扑在女人身上,巴结奉承的语气让人听起来便觉得恶心。

    季暖暖收回自己的手,退了两步,坐在主殿的正座上看着闻佑卿,“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还忙着,你若无事就先回去吧,你不是也说自己很忙吗?”

    宋玄卿呛了一下。

    真的是因为楚菱安还因为那天晚上的不愉快没有消气,但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初初是公主,有公主脾气才是应该的。

    他过去蹲在季暖跟前,握着她的小手摇着哄,“初初不生气了好不好?哥哥以后再也不会那样说你了,成婚后也不会限制你什么,初初想见谁就见谁,想去哪就去哪!”

    不得不说,季暖暖的心情因为这个男子的拍马屁和哄弄好了不少,就算是在药草谷,玄卿哥哥说喜欢她,也不会软下性格来跟她说这些话。

    季暖暖很享受这种感觉,这种被人奉承着高高在上的感觉,仿佛她真的就是这东隅最尊贵的长公主了。

    闻佑卿哄了好久,她才给了男子一个笑脸,“我已经不生气了,你起来坐吧。”

    看着女子舒缓的眉眼,闻佑卿总算是松了口气,他才不忍心让心爱的女子心里一直窝着火。

    于是颠颠的跑到桌子上拿来糖炒板栗,很贴心的一点一点的帮楚菱安剥着栗子,剥完后,攒了一小把,当今季暖暖的手心里。

    “最近天气转凉,你可不要贪玩,就算想出去也要注意安全,今天哥哥正好有空,带你去西郊划船好不好,那便的风景可好,哥哥划一艘小船,带着你好好玩玩?”

    划船?

    季暖暖从来没划过船,对划船很是新奇,药草谷里没有大湖,她长到现在都一直在谷里闷着,船只更是连见都没见过。

    季暖暖点了个头,她也很想去划船!

    只是今日日头有些大,她不喜欢太烈的太阳,就像能把自己晒化了一样。

    于是她拉着闻佑卿的衣袖嗲嗲的撒娇,“外面的天气太热了,万一把人家晒黑了怎么办。”

    闻佑卿愈发的兴奋了,初初妹妹平常都是冷漠端庄的模样,何曾如今日这般缠着她撒娇过。

    他激动的站起来,带着楚菱安便要出门,“那又何妨,哥哥帮你撑着伞便是了。”

    他好欢喜这样可爱的初初。

    便是被这样的初初昏了头脑他也愿意,怪不得自古有明君昏君之分,遇到了初初这般可爱的女孩,任谁都会昏了头脑。

    “那哥哥稍等一下,容我去更衣打扮一番。”

    “好,你去便是,哥哥就在这里等着你。”

    楚菱安带着青柠回寝殿更衣,她看着这一桌子的首饰,翻了个白眼,“去那些艳丽的首饰来,我可是公主,这样素的首饰,该是公主佩戴的吗?”

    真不懂了,楚菱安明明是个公主,还要天天吃斋念佛的当苦行僧,说白了可不就是心里有毛病。

    “公主不是一向不喜欢那些艳丽的首饰吗?”青柠疑惑的问道。

    但她才问完,季暖暖便转过头来瞪着她,仿佛是在嫌弃她的话多,青柠什么也不敢再说,只好听吩咐去办事,去库房寻了好多艳丽华贵的首饰来。

    季暖暖很喜欢这些玉器,几乎是一个一样的在头上试了个遍,最后选了几件自己喜欢的,待在头上,开心快乐极了。

    “青柠,你愣着做什么,再帮本公主画个妆,一定要艳压群芳的那种。”

    她如今可是公主了,嚣张一下又能怎样。

    青柠给她画了个很相衬的妆,配上她这一身华贵的衣裳和首饰,有一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

    他们公主,简直是什么衣裳都能撑的起来,这身打扮还是很有气场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镇住二公主了。

    季暖暖看着自己的这一身打扮,也是很满意,她想,既然要装作楚菱安,就一定要同闻佑卿走的近一点,这样才能骗过去,这样的说法,玄卿哥哥也是不能责怪她什么的。

    这样想着,心里的负罪感也少了很多。

    青柠跟她打着伞,闻佑卿牵着她的手,还有闻佑卿的侍卫,几个人一起出了门。

    ……

    药草谷

    宋玄卿等了两天,陈益才算是走了,谢天谢地的,这事大师兄还没暴露给他爹,只给他留了一个要求,不能碰楚菱安。

    他想,以楚菱安现在的身体条件,怀孕是非常难的,不碰便不碰,碰了也不能开出花来。

    只是,她得要看着楚菱安,这丫头心里憋着想跑的念头,她看的出来,于是他干脆直接把人接到他的院子里去住了,老爷子在这方面不会管的太宽,所以楚菱安被当成季暖暖接到他的院子里,谁都没敢说什么。

    大家都默认为,季暖暖就是药草谷的少主夫人。

    敢明目张胆说不的人,也就只有宋玄榕一个。

    她打听好了,趁着哥哥不在,要去给季暖暖一个下马威,总之,季暖暖这样恶毒的女人,她是肯定不喜欢这种女人来给她当嫂子的。

    宋玄榕明目张胆的进了哥哥的院子,在哥哥的寝殿里扒拉了一圈。

    还好,这个女人要点脸,没有睡到哥哥的床上去。

    宋玄榕问哥哥院子里那些侍女:“季暖暖人死到哪里去了,在我家里为非作歹还不够,现在还不要脸的住到哥哥的院子里去,她这个臭女人,都不知道礼义廉耻四个字怎么写的吗?”

    随后,宋玄榕在一间寝殿门口看到了相识,气焰嚣张的冲着相识过来,“季暖暖那个女人是不是在里面,你让她给本小姐出来,本小姐要见这个不要脸的。”

    相识自然是不敢。

    小姐跟季小姐干仗也不是第一次了,季小姐每次仗着有少主护着,也是丝毫都不带让着小姐的。

    可现在里面躺着的,可不是季小姐啊。

    见相识低着头不说话,宋玄榕直接过去戳相识的额头,“你这个蠢货,你傻不傻啊,你们两个一样都是从外面捡来的,她就能当主子,你却只是个奴婢,你想想亏不亏啊,她不就是冲着自己那股会撒娇的狐狸劲吗?你要是跟着她学学,你也能把我哥哥的婚给勾没了!”

    这话仿佛是戳在了相识爹爹心窝上午,她也曾无数次的考虑过这个问题,为何她和季暖暖一样都是被人捡来的,为何少主更喜欢季暖暖,还把季暖暖当主子一样的对待。

    她也曾郁闷过。

    此时这样被小姐戳着额头骂,相识有些下不来台,她小声的提示道:“小姐,您别在这闹了,不然等少主回来了,您又会挨骂的。”

    “他骂我?他凭什么骂我?他是我哥,不是我爹,我告诉你相识,你现在赶紧让季暖暖给我出来,否则当心我拿着扫帚进去打的她满地找牙。”

    相识信,这种事情小姐能做的出来。

    但今天她要是把小姐给放进去了,恐怕少主回来她也得挨骂。

    于是相识死守着房门,但是没想到,房门从里面开了,楚菱安一脸无奈的看着这个嚣张的小丫头,莫不是全天下的妹妹都跟栩栩一般的胡闹。

    “你仔细看看,我不是季暖暖。”

    相识吓了一大跳,赶紧咳了一声组织楚菱安的话,“季小姐,您胡说什么呢!”

    这件事可不能让小姐知道啊,否则小姐那个胡来的劲,小姐知道,整个药草谷便知道了,谷主也便知道了,那这件事整个就暴露了。

    楚菱安轻轻的笑了一下,没有打算与宋玄榕打斗的意思,冷哼了一声:“你进来吧,外面也挺冷的。”

    相识也跟着一同进去,生怕楚小姐会说错什么话,她好在一旁提醒着。

    宋玄榕看着季暖暖一脸高冷的样子,哼了一声,“你与我装作这般清冷模样做甚,背地里当着我哥的面,那一声一声的哥哥唤的,都要把人给恶心死了。”

    楚菱安点了点头,算了,估计季暖暖的恶毒形象在这丫头心里根深蒂固,她说什么这丫头也是不会信的。

    于是她也没什么顾忌的,当着相识的面就跟这丫头做起交易来。

    “宋玄榕,我也不想住在你哥这里,你想办法,把我弄回原来的院子里去住,或者直接把我从药草谷赶出去,我对你感激不尽好不好?”

    宋玄榕还以为楚菱安的这话是在挑衅她,直接拍桌而起指着楚菱安的眉头,“你以为我不敢是不是,你再这么犯'贱,小心我回禀爹爹,明天就把你赶出去,你这个不要脸的狐狸精!”

    楚菱安摇头叹了口气,这丫头的火气怎么比栩栩还要大,她握着宋玄榕的手指头,让她坐下,给人倒了茶,“你哪来这么大的火气,喝杯茶消消火,咱们两个心平气和的谈行不行?”

    宋玄榕听她的语气,疑惑的问道:“你这个女人,又有什么打算,你是不是又陷害我被哥哥骂,我就知道你永远是这么恶毒。”

    楚菱安一脸无奈,手掌托腮看着蛮横不讲理的宋玄榕。

    罢了,任凭谁被季暖暖压迫久了,也不会轻易相信,她暂时还能理解。

    楚菱安很真诚的眼神看着小丫头,又把茶杯往小丫头那边推了推,“你先喝茶压一下火气,我只是单纯的想离开药草谷而已,你想啊,我都在这里呆了十年了,你哥哥也没把我的病治好,我得想办法去谋生是不是,总不能在你哥哥这一棵树上吊死。”

    相识揪了一下楚菱安后背的衣裳,却被楚菱安无情的推开,“我说话的时候你再背后搞什么小动作,能不能认清你自己的身份。”

    相识提醒道:“季小姐,您别这么说,少主对您这么好,知道了您说的这些话会伤心的。”

    楚菱安看向宋玄榕,“这个丫头会阻挡我们的计划,玄榕,你得想办法把她弄走,否则被她知道了我们的计划,那就全都泡汤了。”

    宋玄榕拍了拍桌子,“相识,你现在就给我出去,去院子门口等着,还有你们几个都去外面守着,注意不要让人偷听墙角。”

    楚菱安自然是心满意足,这谷里的一个个小丫头都很好骗的样子。

    楚菱安又进一步的说,取得这丫头的信任:“你看啊,你也不喜欢我,你爹爹也不喜欢我,就算我留在药草谷嫁给你哥哥了,那也没什么用,最后还是逃不掉死的下场,但我想,谷外的名医这么多,我出去找人看病,万一就被治好了呢,这样你也眼不见心不烦,我也得偿所愿离开这里。”

    宋玄榕半信半疑的看着楚菱安,“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不是真心的喜欢我哥哥,说吧,你想怎么做,我得让你早日离开这里,不能再祸害我哥哥了!”

    楚菱安也附和的点头。

    “你看,今天我们说了这么多,相识一定会告诉你哥哥的,所以你哥哥这一阵会盯得非常严,我走不了,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宋玄榕翻了个白眼,“你是不是哄我呢,你到底是想不想走?”

    楚菱安点头,走是自然想走的。

    “我先计划一下,等时机成熟了,我再告诉你,这些日子,你还得保持看我不顺眼的样子,不能让你哥哥察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