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澈坐在右侧最接近苏棠的位置,这会正拖着下巴看着苏棠坐在上面意气风发,不由看的有些痴迷,这人儿怎么就这么招人稀罕呢。

    “王上,您快收收你的花痴相,还嫌天下人说你吃软饭吃的不够香吗?现在这幅表情,像极了怀春的闺女家。”槐安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暗戳戳的提醒萧澈。

    萧澈听后,非但没有收敛,反而看的更加起劲,“说就说呗,吃苏棠的软饭是我的荣幸,你去问问天下人,多少人眼巴巴的想吃苏棠的软饭,还吃不上呢!”

    槐安对萧澈的毫不要脸无语凝噎,怎么说也是堂堂一国之主,这番模样未免过于没有一国之主的威严。

    这还不算完,苏棠大概是被他看的实在是有些不自在,就冲着萧澈招招手,萧澈看到后眼睛一瞪,施施然的站起身,向苏棠走去,槐安想拦都拦不住。

    走到苏棠身边,同她挤在一张椅子上,把苏棠还有槐安都是看的一愣一愣的。

    “你干什么?”苏棠疑惑的看着挤在自己身边的萧澈,压低声音询问。

    萧澈眨巴眨巴眼睛,“不是你招手让我过来的吗?”

    “我招手是让你别看我了,现在这么多人,你怎么还特意跑过来和我挤在一起了呢?”苏棠愕然。

    “那我不管,你看看下面的那些人,不管什么身份,什么来路的,两只眼睛看着你都闪闪发亮,估摸都在琢磨着怎么得你倾心呢,我得早点捍卫我的地位,让他们早点打消念头的好。”萧澈说的理直气壮,直接忽视冷安国主在一旁瞪着他的眼神。

    苏棠对他也是无奈,男人的占有欲都这么强的吗?忍不住的反驳他,“你看看那些女子,不管什么来路的,盯着你的眼睛不也闪闪发光,估摸琢磨着怎么爬上你的龙榻呢。”

    萧澈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对啊,那更要宣示一下我们的关系,让他们统统都打消了念头,你看看人家君时逸,对坐在身边的雅素姑娘无微不至,就没人盯着他们打主意。”

    “......”苏棠被他说的竟无言以对,只得由着他,对着一旁候着的吴冲开口,“上彩头。”

    狩猎自然是要彩头的,不然多没意思啊。

    吴冲会意,便让人将彩头放置在空地中间的台子上,“第一名,高产的青稞种子,水稻种子,小麦种子各一份,第二名,黑白色奶牛一对,第三名,上等绸缎二十匹,第四名,青花瓷花瓶茶具各两套,第五名,琉璃盏一套。”

    周围的人们眼睛原本都盯着上首的苏棠萧澈身上,看两人的关系,日后若是成亲,冷安国和晨阳国联姻亲如一家,势力岂不是翻倍的增长。

    到那时在加上烟杨郡的武器,一统天下并且没有可能,看来苏棠刚来的话,并非无的放矢。

    这些都是后话了,他们这会注意力都转移到了中间的台子的彩头上面,绸缎,青花瓷,琉璃盏不用说,自然是价格极贵,工艺极好的珍贵物品。

    但是和前两名的彩头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了。

    种子自然不用说,高产的小麦种子冷安国已经有了,水稻种子朝阳区那边也有种植,有心买的话倒也不难,但是高产的青稞种子今天却是第一次出现,这是西戎最适合种植的农作物。

    小麦和水稻在西戎不好种植难以存活,对他们来说并没什么用,但是青稞就不一样了,这直接关乎到他们的生计,如何让他们不心动。

    虽然不多,但是如果能得到拿回去种植几年,自然就能越种越多,大面积扩散,谁若是能先得到青稞种子,对部落的发展无疑是最好的。

    苏棠拿出种子也是为了向他们证明,她说到做到,说让天下人都有饭吃,那就一定能做到。

    至于奶牛的牛乳产量极高,牛肉的口感也比一般的牛更好,很适合西戎那边的草原养殖,原本一些兴致缺缺的人,对这场狩猎都开始认真起来,不管怎么样,先试试再说。

    “每个国可以派出五十名参与,狩得猎物最多最珍贵的获胜。”吴冲宣布规则,狩猎正式开始。

    冷安国这边以烟杨郡做代表,派出的是神策军二营的士兵,没有用枪支,每人配备的是石铁锤他们后来做出来的十字弩。

    威力上比苏棠从系统那里买来的军用十字弩差一点,但只是猎杀个动物,也可以堪称神兵利器,所向披靡了。

    各国整装向山林里出发,甚至还有一些部落的首领亲自上阵,剩下的人在这里等待最后的结果。

    古巴虎见苏棠闲下来,磨磨唧唧的蹭到苏棠的不远处,眼巴巴的看着苏棠,负责护卫苏棠安全的将士见他鬼鬼祟祟的,也是恶狠狠的看着他。

    “让他过来吧。”苏棠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开口。

    古巴虎看看萧澈,在看向苏棠,“殿下,我哥哥他......”

    上次苏棠答应要帮他查,当年他哥哥离开冷安国之后的事情,想来是今天见到苏棠特意来问的。

    苏棠看看身后的映月,映月忙开口汇报,“奴婢向各位大臣询问过了,说是在送质子回古贞部的路途中,质子趁机逃脱队伍,之后就再也没找到,疑似是质子得知他在古贞部的母亲病逝后,并不太想回古贞部,朝廷为此还特意免了古贞部当年一半的岁贡,以表歉意。”

    “那就是说我哥哥还活着?”古巴虎满怀希望的看着苏棠。

    “只是说他逃走了,想来是有可能活着的。”苏棠安慰他。

    “多谢殿下。”古巴虎行礼之后就兴冲冲的离开了,只要哥哥还活着,早晚有天一定可以找到的。

    楚子深见古巴虎离开,脸上严肃的神情才稍稍缓和些,再看看挤在苏棠椅子上给苏棠剥果皮的萧澈,又觉得格外的扎眼。

    即便两人感情极好,在这种场合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未免将女子的名声太过不放在眼里了。

    这样自私的人,当真配得上苏棠吗?

    《皇长女她开始狂野建城了》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