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魔法整容师 > 正文 第175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此前因为老师温切斯特以及朋友丝丽莱的遭遇,说实话,霍恩对于光明神的感官并不好,甚至对于光明教廷从某些程度来说是抱有一定敌意的。

    但抛开偏见而言,光明之神确实给世界带来了光,祂征服太阳后,日复一日履行着自己的责任,将阳光洒落在每一个角落,祂无疑是一位伟大的神明。

    霍恩抬起头,用手挡住部分光线,看向天空中的太阳。

    “太阳竟然消失过,海神在上,这段历史我从没有听说过。”瓶中嘴嘴巴张开成一个o形,毫不掩饰自己语气中的惊讶。

    霍恩闻言收回视线,回答道:“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太阳为什么会消失呢?”瓶中嘴嘀咕了一声,不过它并没有深究其中的原因,毕竟它只是一张要死的嘴巴,更何况在它还正常活着的时候,太阳一直都是东升西落昼夜交替的。

    霍恩听见瓶中嘴自言自语的话,不禁在心中发出同样的疑惑。

    不过他比瓶中嘴知道的稍微多些,比如自然神,权柄神这两者之间的区别。

    自然神的力量很强大,试想一下,一次地震只是大地之神的一次翻身、或者是舒展懒腰,又或者只是祂想挠一挠痒痒;一次海啸可能是海神的一个喷嚏。

    权柄神很少,因为祂们很难收集到完整的权柄。

    霍恩收回视线,忽的他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是上次他在画中世界见过的少女,当时在城镇上,高台上的少女在演讲,他走到红场上,本想听少女在讲什么,可他还没靠近,空间就发生了一次转变,接着他就到了一座海岛上,找到了彭斯。

    这地方明显不是上次那个小镇,在这里再见到少女,在空间之神的记忆中两次见到这名少女,直觉告诉霍恩这位少女绝对不一般!

    几乎是下意识地霍恩就选择追了上去,七拐八拐之后,霍恩在一条巷道把人跟丢了。

    居然不见了?

    真是奇怪……

    霍恩心中略有些遗憾,不过他没有继续纠结这个问题,因为追逐少女的身影,他走到了视野更加开阔的位置。

    视野之内,旭日初升,世间的万事万物,被阳光镀上一层暖融融的微光。

    这就是有着太阳的世界啊。

    霍恩离开卡多镇,漫无目的地走着,没过多久,他走到了一座城堡前。

    几乎只是略作思考,霍恩就给自己丢了一个风系魔法,然后纵身飞进了城堡内,这个行为很不绅士,不过鉴于这只是一段被截取出来的时光,霍恩也不担心被人发现,所以很是自然地就进入了其中。

    霍恩进入城堡的大厅,此时大厅内有三个人正在说话。

    “罗宾先生,你好。”

    “你好。”被称作罗宾的男人十分礼貌地和管家模样的男人握了一下手,说道。

    “这次请你过来,是因为我的主人想要学习钢琴。”

    “学习钢琴?”跟在罗宾身后的男人挑起眉头,很是不悦地说道,“为什么不找别人,罗宾先生是整个安塞姆最出色的钢琴家,学习钢琴你们找任何一个会钢琴的人都可以学……”

    男人还想说点什么,却被罗宾用眼神制止了。

    管家闻言微笑着解释道:“正是因为知道罗宾先生是最出色的钢琴家,所以我的主人才要向罗宾先生学习钢琴。”

    罗宾沉默了一下问道:“管家先生,恕我抱歉,能告诉我你的主人为什么要学习钢琴吗?虽然我的助手说话有些过分,但事实上如果只是学习钢琴的话,完全不用找我,别的人或许更加适合。”

    管家沉吟片刻,“事实上我并不是很清楚,我可以带您到我主人的房间,你可以亲自问我的主人。”

    罗宾点了点头,跟着管家脚步上了楼,霍恩迅速跟上,霍恩刚到走廊上,他发誓他仅仅只是眨了一下眼,在睁开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在那座城堡内,而是出现在了一条马路上。

    霍恩:“……”

    这感觉好比玩游戏的时候,突然卡了一下bug,剧情都给卡没了,游戏体验感简直就是负好吗!

    这个空间转换到底多久一次啊?

    为什么彭斯在岛上待了八个月都没有遇见一次空间转换,而他进来,几乎次次都能遇见,而且每次都是在他探索神明过去故事的时候!

    “海神在上,我们竟然从古堡出来了,”瓶中嘴嘴角抽了抽,跳到霍恩的手心上,“不过是学习钢琴而已,空间之神为什么要将古堡里这段时光放在画中世界?”

    钢琴,空间之神。

    猛地听见瓶中嘴的话,霍恩感觉自己隐约抓到了一些什么东西。

    好在霍恩的记忆力不错,他忽然想起来之前发生过的一件事情,当时沃斯特刚来到永恒堡,他问沃斯特借了不少书,那段时间他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出入命运古堡内沃斯特的书房!

    在沃斯特的书房里有一本书,记录的是一个关于未写完的乐谱的故事。

    一名音乐爱好者买了一张残缺的乐谱,然后弹奏了那张乐谱,他还依稀记得那位音乐爱好者对乐谱的高度评价。

    以及后来那位音乐爱好者在雨天弹奏这首曲子后,发现的秘密——

    当他弹奏这首残缺乐谱的时候,时间停止了。

    当时他还就这件事情问过奥尔德斯是不是真的有这样一张乐谱,奥尔德斯的回答是存在的,并且警告他不要打谱子的主意,也不肯告诉他曲谱。

    ‘这首曲子之所以可以让时间禁止,是因为它的主人不想让别人听见这首曲子,只有特定的存在才能不受时间禁止的影响,听见这首曲子。’

    那首某个存在写个另一位存在的曲子!

    结合他刚刚看见的那一幕,那位管家所谓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空间之神,并且画中世界的时间流速和外面不一样这两点来看……

    那首不知名的曲子到底是谁的杰作,似乎已经不言而喻了呢!

    他当时其实很好奇,满心的八卦,不过因为担心探究神的隐私,所以没继续问奥尔德斯到底是那一位神明作的曲。

    时隔这么久,他的好奇竟然以这种方式得到了答案!

    淦!

    不可思议。

    等等,刚刚或许并不是空间变化了,而是某位神明把他丢出城堡了吧?!

    难道空间之神一定盯着他?

    不会吧……

    霍恩环顾四周,并没有发觉到什么异常,事实上他也不可能发现什么异常,那可是一位掌控着空间的权柄神。

    在画中世界转悠了一圈,霍恩准备离开,凭借着幸运之神的庇佑,随便选择了方向,不一会儿他就走到了入口处。

    画中女人依旧不在。

    霍恩看了看入口四周,还是没有看见画中女人的身影,这是跑什么地方野去了?就不怕被空间之神知道它擅离职守吗?

    霍恩摇摇头,来到入口处,“伟大而古老的存在,无尽时空的门户管理者……”

    霍恩念到一半,忽然停了下来。

    等等,他好像知道此前那些人提到的无尽之神是谁了,他早该想到的,无尽时空的门户管理者,无尽之神就是空间之神啊!

    好吧,这似乎并不重要,霍恩在心中默默吐槽了一下自己,然后再次开始念起空间之神的尊名——

    “伟大而古老的存在,无尽时空的门户管理……”

    一个者字卡在霍恩的喉咙口,因为就在入口一包巨大的东西被塞了进来,因为东西太多卡在了画框上,包裹着东西的布,霍恩看着还有点眼熟。

    外面的“人”使劲往里面挤,也不管这画框到底能不能承受得住。

    霍恩沉默了几秒钟,搭了一把手。

    永恒堡,霍恩的房间内,蔷薇花靠在窗户边上,用藤蔓挠了挠头。

    房间画中女人正奋力的往画框里塞东西,它的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包裹就像圣诞老人提着的包裹一样,随着它的动作,包裹内的东西相互撞击,哗啦哗啦地响。

    使了九牛二虎之力,隔了好久,它才顺利将自己偷来的赃物塞进画框内,画中女人拍了拍手,将自己的裙角掀起来,往墙上爬。

    画中女人钻画的时候,因为动作太大,从它的衣服口袋里还掉出了一把做工精美的餐叉,它脸上露出一丝懊恼,伸手要去捡,可是手不够长。

    就在画中女人气恼的时候,餐叉突然出现在它触手可及的位置,一条绿色的藤蔓将餐叉缠绕递到了它的面前。

    顺着藤蔓看过去,藤蔓的最上方是一朵蔷薇花,那朵花正直愣愣地对着它。

    画中女人迟疑了一秒钟,接过餐叉,转过身继续往里面爬。

    一只手扒拉着画框,只是那只手摸了老半天,没有找到合适的支撑点,画中女人有点气恼。

    这画挂太高了啊!为什么不能在下面放一张桌子呢!

    画中世界,霍恩看见那只摸索的手,沉默几秒钟后伸出了一只手拉了对方一把。

    爬进来的画中女人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猛地抬起头,对上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

    在霍恩强制将画中女人从永恒堡偷走的东西带回到永恒堡后,画中女人气了很久,像一只气呼呼的金鱼。

    霍恩仔细查看里面的东西,画中女人偷的东西还真是乱七八糟什么都有,除了衣服之外,甚至还有香水,口红,餐具,锅碗瓢盆,这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

    夜里,在霍恩准备离开前往费伦公国之前,霍恩临走之前再次看了一眼画,画中女人依旧不在画框范围内。

    霍恩摇了摇头,在离开前,霍恩翻开了预言之书,想看一看预言的内容,可是刚翻到一半,霍恩又后悔了,在即将翻到最新的一页预言时,霍恩手顿住,没有继续翻下去。

    但是即便这样,霍恩还是愣了愣。

    因为预言之书上的文字不是黑色而是充满少女心的粉红色,就连后面的爱心也从黑色变成了粉红色!

    “为什么字的颜色变了?”霍恩下意识地问道。

    预言之书不出意料地回道了他的问题。

    ‘因为仅仅是一个爱心无法将我的对您的爱意诉说,我翻阅了过往的一些记录,我发现人类会用粉色表达自己对心爱之人的爱意,所以我经过思考郑重决定对您单独改变字体的颜色爱心’

    ‘霍恩先生,您在我的心里是最特别的存在爱心’

    ‘虽然知道答案,但是我还是想问您,我在您的心里是特别的存在吗?爱心’

    ‘我是不是有一些失礼了,但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呢!爱心’

    霍恩:!!!

    这书,好会!

    “当然,”霍恩立即回答道,“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特别的存在。”

    虽然预言之书有解释字体变色的原因,不过他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可是为什么这么突然改变颜色呢?”霍恩摸了摸预言之书,然后问道,“爱意不用说出来,我也能感受到的呀。”

    预言之书:‘可是我觉得您似乎很没有安全感,您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问我是不是爱着您,虽然让我也觉得很甜蜜,但我不希望您和我一起的时候没有安全感,据我观察,没有安全感的爱情很难长久爱心

    ‘我想粉红色的字或许可以给您一些安全感,我只有对您是粉红色的爱心’

    看见纸张上浮现粉色文字,霍恩愣了一秒钟。

    这么做仅仅是为了让他安心吗?

    没想到……预言之书竟然是这么善解人意的书!

    ‘好吧,我承认我这么做还有一个原因爱心’

    ‘其实我有一个问题想问您,不知道您可以回答我吗?事实上我昨天就很想问您的,只是您没有翻开我爱心’

    霍恩温柔道:“当然,你可以问我任何问题,不过你完全可以预言我的答案。”

    预言之书:‘可是这个问题,我更想直接问你,不想用预言的能力爱心’

    “好吧,你问吧。”事实上,霍恩还真的有点好奇预言之书的问题。

    ‘昨天我很伤心,因为你没有反驳知识之书是您最爱的书,我一直以为我才是您最爱的书心碎’

    霍恩看见预言之书上的质问,懵了,他没想到书竟然还会伤心,吃醋……

    虽然他经常调侃预言之书是强迫症之书,但是事实上预言之书还有一个名字——噬神之书。

    神都能杀死的书,竟然吃醋伤心像个小可怜。

    昨天诺力基自称‘霍恩最爱之书’,他也没多想,因为他并不在觉得有什么,可他万万没想到预言之书竟然直接当场给他表演一个心碎。

    书也会心碎的吗?

    就在霍恩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预言之书上的碎裂的小爱心已经复原成完整的爱心。

    ‘但是后来您对您的朋友说我是你的老婆,我开心得都要疯掉了爱心抖动版’白色的纸张上仿佛有一支并不存在的羽毛笔开始在泛黄的纸张上撰写起来。

    ‘事实上和您一样,我也会不安,我只是一本书,我甚至不像知识之书会说话,也不能动,我只能等待您的翻阅,现在趁着知识之书在命运古堡内,我想问您,我是您最爱的书吗?爱心’

    霍恩笑了起来,“不,你不是。”

    ‘你这样说,我有点伤心呢爱心’

    看见完整的爱心,霍恩唇角勾了勾:“你真的不知道我之后会说什么吗?我觉得你已经知道答案了,不是吗?”

    ‘好吧,我承认我之前已经预言过了,可是我还是想听您亲口对我说爱心’

    ‘霍恩先生,难道我们之间不能有一点小情趣吗?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