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养了一屋执念 > 第一百七十八章 愿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
    一个全新的世界,展现在了眼前。

    首先是,人,太多了,放眼望去全是脑袋,这些脑袋攒动着,在太阳光底下,就像是一浪一浪的波涛。

    其次是,美女……好多呀,到处都是白花花的胳膊以及大腿,有些女人走过,都是香气扑鼻的,这股气味一个劲儿地往鼻孔里转。

    吴镇宇瞪大了眼睛,一时半会间,愣住了。

    他回想起了自己的初恋……算不上是初恋吧,而是暗恋对象。

    云澜市的好多小姐姐都好漂亮,把他曾经的暗恋对象给比下去了。

    “走了!呆着干嘛?快走啦。”傅林涛好歹也是老江湖了,一把拉过吴镇宇的胳膊,登上一辆路边的出租车。

    “去七宝新城区,中医药大学。”

    “小哥,刚来云澜市?准备在新城区那边打工?”司机发动了车子,问道,“中医药大学?”

    “哪里哪里,都在中医药大学上学好几年了,读研究生。”傅林涛笑道,“就是来这里接个亲戚。这小伙子啥都不会,就是力气大,准备介绍他去干码头工人。”

    “读研究生好啊,还能当个白领。大学生现在越来越不值钱了。”

    “也不尽然,光是学费,一年就要好几万啊,什么时候才能把学费给赚回来。”傅林涛侃侃而谈,胡说八道。

    吴镇宇沉默着,没有发话。

    傅林涛这样说,自然是有原因的。

    这些司机经常找那些人生地不熟的外地人杀猪,一百块的车费,说成两百块,然后给你绕上一大圈,要价四百块。

    他可不想刚刚来这里,就挨上那么一刀。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到了站点。

    付了车费后,两人见到了站在门口等待的钟盛唐教授。

    “钟教授,你好!”

    “你们好。你们就是周逸的徒弟吧,这位就是我帮你们找的中介,对新城区的这边的房价了如指掌。有什么事情你们可以咨询他。”

    钟盛唐指了指旁边的这位中年人。

    对于这种大生意,这位中介自然热情的很。哪怕只有一个百分点的抽成,也是十几万二十几万的收入了,抵得上他大半年的活。

    “啊,谢谢!谢谢!”

    “那你们慢慢聊,我就先走了。”钟盛唐自然是个大忙人,把人指派了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他的时间可宝贵的很,指派一个比较靠谱的人,已经算是一份人情了。

    “这位先生,不知怎么称呼。”傅林涛笑呵呵地问道。

    “我姓周。”

    “刚好我师父也姓周呢,哈哈。”

    周先生招呼他们进屋子,给他们俩人倒了一杯开水,打开房间内的电脑:“简单地说吧,你们想要买一个道场。整个云澜市总共有五个合适的地方,我们新城区这边总共有三个。”

    “第一个的价格是六千四百万。”

    周先生报出的第一个价格,就让两人惊呆了。

    傅林涛还好一点,见过一些世面。吴镇宇这种打工人,简直肌肉都绷紧了。

    六千多万的价格是不是也太那个了点?他要是打工,要打几辈子啊。

    “你们别紧张,这是金印才能开设的道场,占地面积很大,负责的事务也多,所以非常昂贵。”

    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在他们的印象中,金印,都是高高在上的,平时见都见不到的那种。

    也就只有一个李老头,是个奇葩。

    这一类的道场一般位于居民区的中心位置,一个萝卜一个坑,而且需要政府的批准,个人是不能够私自设立的。

    在云澜市,最大的流派是“铁心流”,虽然比不上苦修流这一类大夏联盟支柱,但在大莱国,也算是一流的流派了。

    “银印级别的道场就稍稍便宜一些了,第二个是两千万左右的价格。”

    “第三个就更加便宜了,卖家急于抛售,只要一千万。”

    “新城区道场的面积都差不多,有一个四百六十平方左右的前院,三层楼的房子,四百平左右,还有个小后院,可以养鱼、养花什么的。”

    周先生说了一大串:“哦,道场旁边的几间房子,也是同一个卖家,你们想要买的话,可以便宜一点。”

    一千万的价格,其实……很便宜了!

    简直就是捡了个大便宜!

    大城市的土地,寸土寸金,随便找找个楼盘的套间都要一两万一个平方,而且不可能有院子。

    这么大的便宜,让傅林涛额头流汗,他本能地感到不对劲:“周先生,这个道场……为什么会便宜这么多,就算急于抛售也不可能打五折吧?”

    “是不是有陷阱什么的?”

    “可能是能力不济,又或者是其他的一些原因。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反倒是小城市更好混。”

    周先生压低了嗓音:“云澜市的道场虽然有流动性,但和房子是不一样的,不是想出手就出手。道场这东西,位置是固定的,至少要银印才能够经营。

    “而且你进来了,想要立刻退出,也不是那么的容易,毕竟享受了政府补贴,是要干活的,至少附近怨级的怪物,得负责清理了。要是连这点事都做不好,政府部门有回收道场的权力。”

    “这样一来,指不定成本都收不回。”

    傅林涛以及吴镇宇两人点了点头。

    道场的地理位置,其实是极好的,相当于是一块区域的中心,无论是交通还是周边的服务设施都非常好。这么大一块地皮,虽然可以自由买卖,转移资质,但必须要把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做好。

    如果连续几年没有通过特殊课的考核,政府有将道场重新收回来的权力。

    这意味着购买的人数,相当有限。

    “不对啊,那也不会打五折吧,其他的道场也没有打五折啊。”傅林涛疑惑道。

    周先生叹了口气:“我就这样跟你们说吧,道场之间也有竞争。你这里的生意好了,其他道场的生意,自然也就差了,赚的钱,也就少了,明白了吧?”

    “不是诡异难缠,而是人难缠!”

    傅林涛愣了一下,心中顿时明白了。

    也就吴镇宇瞪大了眼睛,在他心目中,人怎么可能比诡异还要难缠呢?

    “江湖啊……江湖是柴米油盐,江湖人情世故。吴镇宇,光靠打打杀杀,还真的不管用呢。”傅林涛苦笑道,“黑帮之间也有势力划分呢,没想到,开个道场,居然也差不多啊。”

    “真是的,唉……白道和黑道,有时候只是差了那么几厘米吧。。”

    仿佛有某种幻想破灭了。

    周先生点了点头:“傅先生说的没错,这个道场啊,地理位置是挺好的,靠近那些大学城呢,每天都能看到来来回回的大学生妹子。”

    “你要是经营的好了,学生是不愁的。”

    “但是,它的附近便是那个名叫‘钢奎’的道场,‘钢奎’又是铁心流的直系分支,非常强势。”

    “但政府规定了,为了防止地方势力割据,一个流派的道场,是不能经营连续的多个地块的。所以,它没办法直接经营这个地块,只能通过各种手段,排挤新来的小道场。”

    “这样一来,小道场混不下去,也只能便宜贱卖了。就看你们敢不敢买吧,这块肉啊,不好吃,但要是吃下了,净赚一千万。”

    “毕竟,市场价是两千万。最关键的,还是实力,只要你们的师傅足够厉害,把什么钢奎打趴下也就完事了。”

    傅林涛倒吸了一口凉气,他自然不敢自己冒然做决定,来到这里只是打探打探消息的。

    没想到,一下子就打探到了如此重要的信息。

    “辛苦周先生了,我们回去之后,商量商量,再做定夺。”

    “不碍事,不碍事,决定好了可以通知我,我随时帮你们联系。我劝你们啊,还是买个更贵一点的比较好,虽然贵,但是省事儿。当然你们要是有足够的手段,交好‘钢奎’,或者把对方打趴下,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买更贵的虽然省事儿,但是我们没钱啊,傅林涛心底里默念着。

    两千万的价格实在是太贵了。

    他也不犹豫,直接打了个电话,说了这件事。

    周逸正在和李先锋喝老酒,听了这件事后,笑着问道:“什么铁心流‘钢奎’道场,你知道不?”

    “不知道!我老李就是受不了大城市的乌烟瘴气,才来到乡下的。还是乡下清净,每天喝点酒,听点小曲儿,日子就过去了。”

    李老头喝了一口酒,简直就是一口干。

    “修灵能,就得勇往直前。钱,这个东西,够用就成,赚多了反倒不好,为什么,因为物欲享受,会磨平你的内心!”

    “咱东大陆这边,承平已久,有大宗师镇压着煞,大多数的未知又是无害的。很多人修灵能修着修着,都是为了赚钱,早就失去了本心。”

    “看到这类贪财的货色,就想给他一个巴掌!”

    “他们敢排挤你,那就直接踢馆,怕他干啥?”

    “也就你老李拳头硬,才能这样做。”周逸哈哈笑道,“要是翻脸能解决问题,这世界可就太简单了。”

    “哎,说的倒也是……”李先锋摇了摇头,自顾自哼起了小调,“君子呀爱财取之要有道,只要你勤劳不怕没有钱,不要为了钱愚昧贪婪,钱是身外物名利要看开……”

    即便有一些隐患,周逸本人还是倾向于购买那个一千万的道场。

    他现在真的没有两千万。

    谁都不希望自己背一屁股的债,哪怕他是个心灵治疗师,欠钱的感觉并不好。

    相对而言,一千万的道场,资金压力会小得多。

    至于来源于铁奎流的压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自己是个心灵治疗师,光是这个身份,就能压死一大堆道场了。

    这也是心灵治疗师最值钱的地方。

    当然了,有话好好说,大多数情况下,他周逸还是讲道理的,大家要是能够做朋友,还是做朋友比较好。

    如果不能有话好好说,那就撕破脸,上门踢馆呗。

    想到这里,周逸的不屈之心,熊熊燃烧起来。

    ……

    于是便这一天,六月底,西所的合同,履行完毕了。

    周逸宴请了西所当中认识的一部分朋友,王正发、李先锋,还有其他的一些有些交情的同事,还宴请了孙兴民以及孙京京两人。大家相识一场,相聚便是缘分,然而世间没有不散的宴席,他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先敬老王一杯!”

    “再敬老李一杯。”

    “敬一杯小黄。希望你在这里待得开心,待得愉快。”

    “这里还是挺锻炼人的。”

    小黄,也就是接任周逸工作的铜印,苦修流出生,人有点儿木讷,性格和身体的前主人有点儿相似。对这位年轻人来说,在这里实践一阵子也挺好的,特别是还有李先锋训斥的情况下,只要能够承受住心理压力,进步极快。

    在这里待得久了,周逸对西所也有点儿感情了,拿出的酒,都是好酒。

    一般情况下,还喝不到呢。

    但酒过三巡,便有点儿醉了,反倒有点儿不舍得。

    “你要去大城市了,要去大城市了,你已经长大了啊!”京子在餐桌上吃的满嘴流油,“唉,我还没有长大。”

    自从上幼儿园了之后,周逸就不太去吃黄焖鸡了。

    好久没见到,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活泼可爱。

    又比以前,稍稍成熟了一点点。

    “是啊,要去大城市了呢。”周逸感叹道。

    一去不复返了啊。

    “我妈妈也在大城市。”京子说道。

    “是啊,等京子长大了,也可以去大城市。”周逸笑着说。

    “我还没有长大呢。”孙京京说道。

    时代的长河浩浩汤汤,不以人的意志发生根本性的扭转。

    一年的时间,发生了很多,又好像没有太大的变化。

    考古队出征,迄今未归,也没什么消息传来。

    叶玲如愿以偿,考上了云澜大学。

    王正发依旧待在西所,当他的所长,不过很快就要升迁。

    周逸要去云澜市开道场。

    李先锋依旧在街头捡垃圾,潇洒自在,不过今后没有人请他喝酒了。

    孙兴民依旧经营着他的黄焖鸡米饭店铺,生意一如既往的红火。

    孙京京依旧当着她的留守儿童,一天一天地长大。

    某个作家扑街了,写了一本新书,有可能继续扑街。

    祝愿我们都有光明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