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养了一屋执念 > 第一百零二章 有事情好商量
    ()  “所以,他们的傲慢,对比你的那种傲慢,实在是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你这种,太低级了,low穿地心,实在是接受不了。不是学习的对象。”

    “那么我要走的道路是什么呢?我想了好久,想到一个更加确切的词语,叫做傲骨,傲气,和骨气。像你这样单纯意义上,面对普通人的居高临下,不太行,真的不行。”

    徐晓东忙不迭地点头,想要认怂,他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什么鬼东西,只想着赶紧认怂。

    但喉咙里的东西,再一次动弹起来,将他卡住了。

    “那么,傲气和骨气,哪里来呢?”

    “再说说这个世道吧。我原本以为,世界上有诡异这种东西,坏人做坏事的时候会收敛一点。毕竟,有人带着巨大的怨气死去,是有可能变成诡异的。”

    “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这个世道依旧没什么变化,西所里关着的恶人多着呢,还有更多的恶人依旧逍遥法外。世界错综复杂,哪里有纯粹的黑与白。”

    “后来想想吧,死刑摆在那里,不也有这么多杀人放火贩毒的?心里也就释然了。坏人也同样不可能因为诡异的存在不做坏事,世界上哪里有这么多真善美?”

    “但你啊,坏的有点恶心了,让我气不顺,不爽。”

    “京子他们一家人是什么人?就是个普通人呀,那一家人再普通不过了。

    什么是普通人,禁不住诱惑的,就是普通人。

    你去马路上晃一圈,像他们这样的人,就像路边的杂草,随便一抓,一大把。

    但诱惑这种东西,有几个人是经受得住的?

    一对恩爱的情侣,给他们一百块,让他们分手,只会平遭白眼。

    一百块,太少。

    给他们十万块,让他们分手,说不定就会考虑考虑了。

    给他们一百万,大部分人都会分手了!

    给他们一千万,那还需要考虑吗?当场就分手了!让他们吃屎,也行。

    这就是普通人。

    人性和玻璃又有什么不同?想试试玻璃能有多结实,试出来了,这玻璃还有用吗?再也回不去啦。

    而你徐晓东,居然像个圣人一样,考验别人的人性,真是令人恶心!

    我就说孙兴民吧,没什么特别出众的才华,没什么特别厉害的本事,就是在路边开了个小饭店,天天做饭,赚点小钱。

    就想着经营自己的小日子,平平安安,顺顺当当的活下去。

    嗯,把孙女抚养长大。

    重男轻女,很普遍,有孙女的时候疼孙女;有了个孙子,孙女就放在一边了。

    但如果没有你去考验人性,他喜欢孙子的同时,还是会疼孙女的。

    感情这种东西,哪有说丢就丢的?孙女他还是会疼爱的,只是比以往稍稍少了一些罢了,但也过得去。

    但现在,你用钱去砸,去考验人性,他就禁不起诱惑了。

    哪怕你现在把京子还回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这就是一根刺,插进心中的刺。

    心都被刺穿了,还想破镜重圆,不可能了。

    京子的后半辈子,都会因为这件事情遭受影响。

    她会渐渐的懂事,知道自己曾经被卖掉过一次。

    她也会知道,家里人更加喜欢她的弟弟,而不是她!

    若是有人欺负她,只要别太过分,像她这样的人,多半也就忍了。

    默默的忍了。

    是不生气么?

    当然也是气的啊,被人欺负了,谁不气呢?

    受了委屈,谁心里都会不顺啊。

    可是呢,家里人不喜欢自己,只能忍了。

    又没有人给自己出头,只能忍了。

    而她的家人呢,会补偿她吗?当然不会啊,卖出去的女儿被重新退回来了,到手的两百万丢了,他们会好好对待她吗?可能会吧,但更可能不会,你见过一次性的筷子吧,用力一掰就能掰开那种。掰开了之后还能合回去吗?不能啦!”

    徐晓东的瞳孔放大,挣扎着想要发出声音。

    他似乎想要表明,那两百万他不要了,直接白送!

    直接白送总完事了吧。

    说到这里,马老头叹了一口气,“事情到这里,你还罪不至死,考验人性就考验人性吧……还真的罪不至死,顶多只是有点让人感到恶心。”

    “你要是真的收了个女儿,当宝贝一样供起来,谁会来多管闲事?我也不会有这一口气了,只能怪京子的父母自己禁不住诱惑。”

    “我会觉得他们一家人恶心,而不完全怪到你头上。”

    他的嗓门大了起来:“但你想要人家死啊!你想要换心脏啊!这算不算很过分?!你想要这个女娃死啊!”

    “这已经超出我的底线了,我就气不顺了。”

    “我知道在东华市,法律奈何不了你,没有什么证据,人证物证都没有,你徐晓东,手眼通天,哪怕算有证据也奈何不了你。”

    “但是,我能啊!”

    “此时此刻,我能奈何你,明白吗?”

    徐晓东战战兢兢,荒唐的瞪着马老头,但他嘴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听出对方的意思了。

    你要杀我?!

    因为这件事情杀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很多很多钱!这不是一件小事吗,很小很小的事情吗?

    你一个能操纵诡异的大佬,至于为这点事情杀人?!

    有事情好商量的啊。

    那惊恐的眼神,那几乎荒唐的表情——在他的理念里,实在无法理解一个逻辑:怎么会有人,为了孙京京那种草根一样的人,为一个蚂蚁一样的命,来杀自己?

    我是亿万富翁!

    我的下半辈子还没有开始呢!

    我还有很多很多愿望没有实现!

    我用一个亿,换我一条命,难道你不愿意?

    徐晓东开始疯狂地挣扎,努力发出更大的声音,让自己的手下听见。

    来人啊!来个人吧,为什么一个人都不来!

    而马老头的整个气质变化了,仿佛有什么东西从内核深处燃烧起来,让他的表情显得有些狰狞。

    或许,这一番话,并不是对徐晓东说的,而是对他自己说的。

    为了一口气!

    现在,这口气,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