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养了一屋执念 > 第七十八章 童年的大白兔奶糖
    ()  “警察!有警察!警察来抓我了。”傅林涛的潜意识大叫起来,他显得很恐慌,被篡改了微量的记忆后,精神世界的旋转速度大幅度加快。

    “大哥,快跑啊,我垫后。”

    这家伙倒是挺有义气的。

    “咱是做正经生意的,怕警察干什么?”周逸呵斥道:“不是要开道场吗?怕什么警察?那是配合我们工作的。”

    “哎?配合!”傅林涛呆滞住了,默默地躲到一边思考人生去了。

    由于傅林涛可能要惊醒,快速检查了对方的精神世界,再也没有特殊的发现后,周逸便快速退了出来。

    关于傅林涛的人格改造,到这里就基本告一段落了。

    ……

    “大哥,有警察!”

    再一次从梦中苏醒,傅林涛一脸惊恐地从床上坐起,口中依旧大叫。

    “什么?!有警察!”有人在床上蹦了起来,猛地一个激灵,也不分青红皂白,红着脸大吼道:“兄弟们有条子……”

    不过吼到一半,他就已经明白过来自己在干什么了。

    他特么早就被抓了啊。

    “快逃啊,有警察!”结果下一个人也从床上跳了起来,下意识地大叫。

    “兄弟们,条·子来了!”

    “快撤,快撤退!”

    寝室中的“舍友”对这句话极为敏感,一个个捕风捉影地从梦中苏醒,呼喊声此起彼伏,如同一浪又一浪的波涛,甚至传到了隔壁的宿舍。

    “条·子来了!”

    “快逃啊!”

    “干什么,想造·反?!”走廊尽头传来了监察的大声吼叫。

    一条条明亮的手电筒光束,从铁门中照了进来。

    “全都给我睡觉!”

    傅林涛咽了一口唾沫,这才明白自己闯祸了,躲在被子里蒙头大睡,装作不是自己干的。要是被人发现了,他可是要挨骂的。

    这一次,倒是没有头痛欲裂的感觉了。

    一个想法渐渐地浮上心头。

    “大哥说了,只要我痛改前非,我就能去他的道场做事!太好了,这一次要走正道。”

    有了个不错的去处,心底里的大石头落地,踏实了。

    他再一次昏昏沉沉地睡去。不知道为什么,这一觉睡得格外轻松,格外香甜。

    ……

    执念:一股来自童年的奇特情绪,由于某一特殊事件,对自己的亲人产生了巨大的怨恨。其中夹杂着愤怒、怨恨,极少量的悲伤与抑郁。拥有很高的成长潜力。

    似乎是从活人的精神世界中剥离出来的,由于原主人尚未死亡,无法判断其人生事迹。

    幸运的人一生都在被童年治愈,不幸的人一生都在治愈童年。用尽力气活下去,生命中的那个太阳总会出现。

    评价:略显罕见。

    这一团执念并不完整,石板给出的评论依旧很简洁。

    但居然是“罕见”级别的评价!

    周逸不禁心中期待。

    同样的,他再一次将这一团执念一分为二,小部分保留起来,大部分给石板吸收。

    “现在我手头已经有两个可以利用的素材了,第一是李丽娜的金钱崇拜,第二是傅林涛的怨恨。不知道啥时候能派上用场。”

    石板吸收完这些黑雾后,绽放出黯淡的光芒。

    一块小小的奶糖,出现在意识空间当中。

    一颗来自童年的大白兔奶糖

    “啊?”周逸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愣了那么一下。

    “好东西”和“有用的东西”,还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这石板有时候相当不靠谱。

    “你别搞事情啊……我好不容易得到的执念!”

    但不管怎么样,奖励已经给出了。

    鉴于石板前几次的辉煌战绩,周逸还是决定先不吐槽,省的自己给自己打脸,最后说一句“真香”。

    那样不好。

    多人的所谓成熟,不过是被时光磨去了棱角,变得世故而实际了。然而那不是成熟,而是精神的早衰和个性的夭亡。

    这是一颗内含神秘元素的大白兔奶糖,能够唤醒童年记忆,让人短暂地回忆过去,回到自己的童年,认清自己的本心。

    面对时光,认清自己吧!

    注意:这并不是后悔药,后悔的或者不后悔的,均已成为往事。对未成年人无效。

    ……

    周逸面无表情地睁开眼睛,他总感觉这一块贤者石板有点神经质,有时候很文青,有时候又中二的让人尴尬。

    不过,给出的东西,看上去倒是不错。

    懒得想太多,“啪嗒”一下,将这颗糖果,丢进嘴里。

    嗯,牛奶味的,相当正宗。

    只是一瞬间,一股甜甜的味道从口腔中涌起,那是属于童年的味道,脑海中浮现出大量的幻觉,周逸直接瘫倒在了床上……

    ……

    “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妈妈的事情抢着做!”年轻的妈妈正在教小人说话,弯弯的眼眸中充满了慈爱。

    那个时代的大学生还是很罕见的,母亲作为本科生,有着一丝奇妙的文艺气质,有些浪漫,甚至还有一点儿少女心。

    “啪嗒”一下,小人把妈妈的手推开了,嘴巴里念道:“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妈妈的事情我不做……”

    “妈妈的事情抢着做!”妈妈又重复了一句。

    “啪嗒”一下,小人又把妈妈的手推开了。

    “哎呀,还真是个傲骄的小人呢!”

    年轻的妈妈简直笑坏了,再一次重复道:“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妈妈的事情抢着做。来,跟着我念。你念了就给你小饼干哦。”

    但小人似乎知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怎么都不愿意重复这句话,只愿意重复第一句,“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妈妈的事情……”

    ……

    “这是我小时候吗?真是好小好小的时候,刚刚学会说话吧。”周逸饶有兴趣地打量着这一副画面,很温馨,也又有趣。

    此时的他,如同一个局外人,悄悄地观察着这一切,又有着很深的代入感。

    他真的差不多忘记了曾经的故事。

    毕竟,这个时候实在太年幼了,只有一点模糊的记忆。

    周逸自认为,他小时候的童年还是很幸福的。

    不知道,这一块大白兔奶糖,到底会带来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