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养了一屋执念 > 第六十一章 想吃牛肉!
    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只是来你这里随便看看,别紧张。这里是你家,我就随便看看。”似乎察觉到了傅林涛的激动情绪,周逸出声安慰。

    “那什么,你想要吃什么,大哥给你买?”

    傅林涛心中酝酿着不安感,要是对方突然间醒来,可就大事不妙了。

    “牛肉,想吃牛肉!想了一百天了。”处于周逸的预料,他随口说的一句话,傅林涛立马大叫起来:“想吃牛肉!牛肉!大哥,想吃!”

    “行吧,明天就给你买点牛肉。”周逸感到有点好笑,牛肉算是高端肉食了,比猪肉、鸡肉贵了好多,在西所这个鬼地方自然不可能配置的。

    结果这个傅林涛嘴巴淡出鸟来了,想吃牛肉,算是可以理解。

    “现在安静点可以吗,安静点。”

    “哦,好。”

    果然,周逸承诺这个要求后,他安静下来了,可能是做起了关于牛肉的美梦。

    “这个傅林涛,极度缺乏安全感,不信任自己的家人,先找找原因吧。”

    “总归是有原因的。”

    ……

    眼前出现了一片黯淡的星空,由无数的记忆气泡组成,这是属于人类独有的精神世界。

    首当其冲的就是一个灼热的“太阳”,静静地漂浮在精神世界外围区域。

    这玩意很危险,散发出惊人的热量,应该是傅林涛的火种。

    “傅林涛,你的灵能强度有多少?”

    “啊,一百,一百多。”

    傅林涛的家庭条件环境不错,小时候还没这么叛逆的时候,在附近的道场当中修行过灵能,只是因为没有太好的天赋,这一股灵能没有成长起来。

    但,他的精神世界还是比李丽娜大得多,大概两倍有余!

    越强大的灵能者,精神世界愈加的复杂,有些灵能者甚至还有清明梦的技巧,也即能够一定程度操控潜意识。

    这时候心灵治疗师面临的复杂程度也会指数形式上升。

    所以,周逸时时刻刻提醒自己,只是一个菜鸟,面对所有的未知现象,都得悠着点。

    “唔,如果这一团火球的灵能是一百点,我现在的样子,岂不是只有10点?”

    算了,不纠结这些了。

    只要绕开这一个“太阳”,再加上傅林涛并没有主观恶意,问题就不断。

    各种密密麻麻的记忆气泡,形成了一个圆筒型的巨大星系,围绕着中间结点缓慢旋转着。

    和李丽娜的不太一样,李丽娜的世界,像是银河系,有着好几条悬臂。

    而傅林涛的精神世界,干脆是一个球型的结构。

    由于记忆量更大,球状星系的内部也更加复杂。

    周逸看到了一些密密麻麻的蛛网般结构,构成了球状星系的一部分,他并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什么。

    “傅林涛,给我看看这些故事,可以不?”

    “大哥!大哥,我要吃牛肉!”傅林涛依旧处于一种复杂的情绪当中,深情地呼唤着。

    “行吧,都说了明天就给你吃牛肉。急什么?给我看看这些故事,可以不?”

    “牛肉,可以吧。”傅林涛可能做起了吃牛肉的美梦,一时半会间安静了下来。

    周逸很快就找到其中的几条逻辑主线,翻阅起几个最大的气泡,都是一些“黑帮”啊,“打架斗殴”之类的日常记忆。

    傅林涛加入的帮派,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帮派,他们占领了一条小河,做起了土木砂石生意,也就是从河里挖到沙子,然后卖给建筑工地。

    这玩意算是本地垄断品,河里挖沙会破坏河道,没点关系还真的没法做这个工作。

    再加上强买强卖,你只能买我的沙子,不能买其他人的,所以高利润的同时,也得罪了不少人。

    别看傅林涛现在唯唯诺诺,但打架的时候特别猛,冲杀在第一线!

    而且他出生于富裕的家庭,不仅不从大哥那里分钱,还自己拿钱养着一大帮兄弟。

    “唉,年轻人啊,世界上除了父母,哪里有无缘无故的好?凡谓贵人者,自身是贵人,方能得遇贵人,你自己是个菜鸡,谁愿意帮你啊?”

    周逸皱着眉头,阅读其中的一个记忆气泡。

    这个气泡的个头很大,又占据了逻辑主线的某个复杂结点,说明它非常重要。

    ……

    在傅林涛上初中那会儿,有一种个很奇怪的游戏风靡学校,叫做“架鸡”。

    一个人蹲下,一大波男生围成一个圈,把脚架在中间男生的肩膀上,使劲地按压。

    如果被按压的男生能在人群中,奋力站起,则无事发生。

    否则,他将被冠以“鸡”的称号。

    要想摆脱掉这个头衔,也很简单,找个伙伴,俩人一起压另一个人,如果这人再站不起来,那便成了“鸡”,不然,这个头衔还是你的。

    这种类似于打擂的游戏在男生中疯传,大家玩得不亦乐乎。

    身材高大的男生,在游戏中占据绝对优势,身材矮小的男生,一旦被冠以“鸡”的头衔,意味着低人一等,遭受嘲笑。

    而傅林涛,那时候身体还没有发育,常年顶着“鸡”的头衔,在夹缝中苟活着。

    “傅林涛当菜鸡已经好几个月了吧……太没用了!哈哈,他就是鸡!”

    “菜鸡!”

    “要不再玩杠大树的游戏?”

    “好啊!快,抓住他,抓住鸡!”

    杠大树,也算是男生之间常见的游戏,一群人岔开某个人的双腿,往大树上撞。

    如果关系好的话算是开玩笑,关系不好算是极为羞辱的行为了。

    傅林涛被一群男生恶狠狠地抓了起来,岔开双腿……往大树上撞去。

    也正是在这一天,傅林涛遇到了自己的第一任“大哥”!

    这个大哥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傅林涛并不清楚,甚至连面貌记忆都模糊了。就在他的蛋,快要撞到大树的时候,只是听到一声大喝,一个身材高大,染着绿头发,流里流气的年轻人冲了过来,“你们干什么!”

    “是爷的地盘,给爷滚!”

    初中生毕竟只是初中生,被高中生一恐吓,立刻作鸟兽散。

    只剩下一个傅林涛,呆呆地坐在地上,惊恐地望着救了自己的年轻人。

    “小丽,你来了?”绿头发的年轻人点燃一根烟,看到一个金发姑娘从远方走来,脸上露出了笑容,“刚刚有一群小孩在这里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