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想要当店长的我却成了剑豪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华丽无法目视的这一击
    即便是天才剑道手,想要战胜我,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随即高锅仁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准备第二回合的比赛。

    临时担当裁判的剑道协会成员,举起旗子示意第二回合的比试开始。

    迈步前进的一瞬间,竹剑被高锅仁举到头顶。

    这是上段的常用攻击技法。

    剑道中的上段攻击以攻击片手为主,主要优势是范围大,难以预判。

    但也有着致命的缺点,攻击方式少,变化少,难以连击,并且上段攻击的时候,会中路大开。

    简单来说,上段最有威胁的时候是引而不发的时候,一旦出手,基本就没有回头路了。

    但高锅仁第二回合的攻击,没有试探,没有引而不发,直接向着平田攻击而来。

    气势凛然,仿佛要利用手中的竹剑将平田一刀两断。

    平田依旧是采取后发先至的手段,以中段的架势应对。

    两人通过脚步的移动在短短的一瞬间进入对方的攻击范围。

    高锅仁虽然采取了上段的攻击方法,但是剑招却灵活多变,在平田试探着向中线进攻的时候,立即回防。

    嘭!

    高锅仁一剑荡开平田的攻击,然后继续向平田的面部打去。

    速度不仅没有减缓,反而加快了几分。

    并且这种配合着左右脚步的变换攻击方式,让平田仓促之间难以应付。

    嘭!

    再一次竹剑的交锋之后,平田立即拉开距离,向后退去。

    果然不愧是曾经攀登过世界之巅的男人,即便被自己阴了一下之后,依旧能做出反击。

    平田也打起精神来,深呼一口气,将注意力集中到手中的竹剑上。

    他现在的肾上腺素飙升,整个人变得极其兴奋。

    并不是担忧或者恐惧,而是兴奋。

    那是找寻到一种旗鼓相当对手的兴奋感。

    在现代剑道的竞技体育规则里,自己不能全力施展,如果一不小心,说不定真的会输呢!

    他向自己手中的竹剑看去,摆出一个平青眼的架构。

    既然高锅仁使出了自己最强的上段,那么,我就以平青眼来应对。

    中段的剑尖的延长线指向对手的喉咙到眼睛部位,平田发出了攻击。

    经过改良之后的“平青眼三段突”被他使用出来。

    双手握剑,平田快速的向前突进。

    仿佛是缩地成寸般的技巧,在高锅仁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就冲到了他的身边。

    “什么?!”

    高锅仁嘴里发出一声惊呼,立即利用上段的劈砍,向平田攻去。

    试图利用中线的挥砍,迫使平田的攻击受到影响。

    但平青眼三段突发动之后,不会停下来,除非能够用更强有力的剑技破掉。

    很显然,高锅仁的剑道还没有达到这种水平。

    “第一步!”

    以青眼的姿态将剑斜向左边,随着踏步声,平田的竹剑向对方的身体刺去。

    所瞄准的是对方的面部。

    高锅仁奋力向下挥动竹剑,破空声响起,平田的竹剑被他阻挡住。

    但第二剑已经如影随形的攻了过来。

    “平青眼三段突”厉害的地方就在于短短的一瞬间刺出三刀,经过被平田的改良之后,威力更加强大,远远超过了原来的“伪平青眼三段突”。

    第二件剑抽击回来之后,平田向着对方的肩膀刺去。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高锅仁根本无法反应过来,只能凭借着自己的直觉,奋力的移动脚步,躲开平田的攻击。

    嘭!

    竹剑的相交声在空旷的道场内响起,高锅仁险之又险的利用自己的经验,躲过了平田的竹剑攻击。

    但平田最后的杀招还未亮出来。

    “第三步——绝刀!”

    伴随着平田的低声怒吼,竹剑刺出了第三刀。

    嘭!

    精准的刺击在了高锅仁的剑道头盔上。

    “面!”

    平田喊出和第一回合一样干脆的声音,宣布着自己的胜利。

    旁边充当着裁判的剑道协会的两个成员们愣住了。

    两人着实没有想到,作为剑道协会内剑术水平最高的人之一,高锅仁竟然会失败!

    并且是连续两回合干脆利落的被一个高中生击败!

    虽然对方不是普通的高中生,但也不可能输的这么彻底吧?

    这就像闻名世界的泰森在擂台上和一个业余拳击手比赛,泰森两三个回合被干净利落的揍趴下。

    这样的展开,一般人想都不敢想吧?

    “是不是可以宣布比赛接结果了?”

    平田收起竹剑,向已经愣住的两个裁判员问道。

    “啊,好的,好的!”

    裁判被平田提醒了一下之后,立即反应过来,结结巴巴的说道:“剑道稽古的比赛结果是......平田三成胜出!”

    随着裁判的话音落下,剑道场内的协会成员们立即发出一阵“嗡嗡”的声音。

    “怎么会?高锅仁先生怎么会输呢?!”

    “是啊,这......这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吧?!那个叫做平田三成的家伙,明明只是一个高中生啊!”

    “不过,这个高中生看起来真的好强,看起来就像毫无任何困难度的战胜了高锅仁先生!尤其是最后的那段攻击,简直给人以视觉震撼,我根本没有看清他的竹剑是怎么打中高锅仁先生的!”

    协会成员们窃窃私语起来,之前对平田的轻视全部消失,但同时也开始担心起来,既然杜荣会长说采用擂台车轮战的方式,那么下一个是不是自己上去?

    最强剑道手之一的高锅仁先生都失败了,那自己这群人上去还不是送菜?!

    大部人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表情,将目光投向站在一旁不远处的杜荣会长。

    杜荣的脸色铁青。

    作为剑道造诣不俗的剑道手,他当然看出了平田的剑道实力。

    这个家伙......为什么剑道水平这么高,不主动向自己表明,还要接受自己的挑战,是故意来看自己的笑话吗?

    还有西尾和鹿岛仁这两个混蛋,既然知道这个高中生的剑道实力,为什么不主动向自己说明?是故意来看自己出丑吧?

    杜荣不仅没有反思自己的错误,甚至连西尾和鹿岛仁都恨上了。

    他咬牙切齿的诅咒着鹿岛仁和西尾六段。

    但剑道场中的两人却不会因为他的诅咒而停止。

    平田收起竹剑之后,微微向着失败的高锅仁鞠了一躬。

    “这次是我侥幸胜了一局,多谢高锅仁先生的指导。”

    之前虽然平田面对着剑道协会的众人表现出不屑一顾、甚至敌视对方的样子,但胜利之后,他做出了一副谦逊的样子。

    并不是突然改了性子,而是觉得,胜利者就要有胜利者的风度。

    他所轻视和敌视的是为以杜荣神领为首的那群家伙,对于眼前这位拥有着强大的剑道实力,并且颇有风度的男人,平田表露出了适当的善意。

    “刚才你使出的最后一招剑道型......是什么?”

    高锅仁站在原地愣神了几秒钟,直到平田说话才反应过来,他结结巴巴的向平田问道:“刚才你使出的那一招......是天然理心流的架构吧?”

    “是,那是天然理心流的一招,名为‘平青眼三段突’。”

    平田以沉稳的语气对他说道。

    “这样啊......果然是传说中的‘现代冲田总司’吗?我还以为那只是传言中的无稽之谈。”

    高锅仁心灰意冷的说道:“之前在电视上看见你使用出来,还以为那只是电视台制作的噱头,毕竟,人怎么可能发出那种令人目眩神迷的剑道呢?!”

    “但现在,亲手领略之后,却是彻底的折服了,那种出自璀璨华丽的一击,以人类之身体完成的一击,犹如烟火般绚丽,又如蓬勃的火山岩浆一般热烈,那种东西,那种凝聚于竹剑之上的剑意,说是‘鬼神之一击’也毫不过分吧!”

    高锅仁虽然输了比试,但却非常有风度的称赞起平田的剑道来。

    “我现在的确是坐井观天了。”

    他摘下头上的剑道头盔,注视着平田,“从现在开始,我决定正式退出剑道社了。”

    “而平田君,我相信,你的剑道一定能成为整个日本都传颂的剑道。”

    高锅仁面色平静的说完之后,收起自己的竹剑,转身向场外走去。

    没有丝毫留恋的样子。

    平田听完对方的一番话之后,倒是对对方刮目相看了。

    输得起,放得下,这样的人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剑道手吧?

    剑道协会的众人正吃惊于高锅仁的失败,忽然看到高锅仁和平田三成说了几句话之后离开了。

    并且是头也不回的离开。

    全部惊呆了。

    “为什么......为什么高锅先生忽然离开了?”

    “不知道,可能是觉得输给高中生太过丢脸,一点也不想看到我们,所以头也不回的走掉了吧?!我如果做出丢脸的事情,就会忽然的逃跑,任何人都不想看到。”

    “那只是你吧?不要把高锅仁先生想象成你这种笨蛋啊!”

    剑道协会的众人纷纷议论了起来。

    《Friday》杂志社的记者,井上和芝纱织小姐,看到高锅仁的突然离开,两个人面面相觑。

    “那个,为什么高锅仁先生突然走了?”

    井上向芝纱织问道。

    熟女小姐的眼睛眯缝了起来,“是因为真正的看透了某种东西,所以义无反顾的离开了吧。”

    芝纱织记者若有所思的说道。

    “芝小姐,想不到平田君真的赢了耶!刚才最后使出的那招剑道型,你知道是什么吗?”

    井上兴奋的向芝纱织问道。

    “喂!不要以为我做了一点功课,就懂得全部的剑术方面的东西啊!”

    芝纱织朝着井上吼道。

    “对不起嘛!”

    井上赶紧向对方道歉。

    “这种东西以后不要来问我!你以为我是非常精通剑道的专家吗?”

    芝纱织语气里的怒意又增加了几分。

    并不是因为井上的询问而生气,而是她觉得有些丢脸,所以将怒气撒到井上身上。

    明明之前信誓旦旦的说出在年龄和经验上,两人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结果转瞬之间自己就被打脸了。

    芝纱织觉得自己的在井上这个彻头彻尾的电视台新人之间,被严重损坏了。

    所以语气也变得不耐烦起来。

    她将目光对准剑道中的平田三成,这个仅仅只是高中生的学生......竟然击败了高锅仁,不知道对方后面还有什么在等着自己呢!

    芝纱织一瞬间心中转过许多念头,同时对接下来的剑道稽古更加期待了。

    “喂!不好意思,我已经胜利了!按照杜荣先生的规则,你们接下来会派出其他的剑道手与我进行比试。请问接下来是哪一位?”

    平田装作非常单纯的样子,向剑道协会的众人问道。

    剑道协会的众人面面相觑,相互对视了一番后,一齐把目光看向了脸色铁青的会长——杜荣神领。

    “......接下来,木和千叶,你与平田选手进行剑道稽古!”

    杜荣神领向木和千叶看去。

    “知道了,知道了,所谓的关键时刻由关键的人物来决定胜负,这种时刻就由我出场了。”

    木和千叶并没有怯场,嘴里说着嚣张的话,手里拿着一把竹剑,吊儿郎当的走上了剑道场。

    如果不是看对方的打扮,还以为对方是特意来捣乱的无赖家伙。

    穿着藏青色剑道服的木和千叶,走上来,面对着平田,把手中的竹剑指向平田:“喂,小鬼,刚才击败高锅仁的那招是什么?意外的不错呢!”

    “想学啊你,我教你!”

    平田甩出周星星的台词。

    “哈哈。”

    木和千叶嘴里发出笑声,“那种东西,怎么会随便向别人偷学呢?!只是随便问问,说不说随你了。嘛......算了,还是我亲自来请教一下吧。”

    “需要我等几分钟吗?给你一些恢复体力的机会。”

    木和千叶一副为平田的体力考虑的样子。

    “抱歉,体力那种东西,暂时不用担心,我现在刚刚热身完成,没怎么浪费体力呢!”

    平田以自然而然的装逼语气说道。

    “......”

    即便经常跟“装逼”作伴的木和千叶,也承认自己完全输了,

    在以最平淡的语气说出最狠和最装逼的话这方面,自己的的确确是输给对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