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一万块钱开始的文娱 > 正文 第一百九十八章 笑
    其实也就是几天之后,筹备了蛮久的《少年的你》,在重庆就正式开拍了。

    早晨6点,韩升起床。

    他拍现代戏的时候似乎很少起这么早,因为一般来说演员休息好也很重要,所以都是拍古装戏的时候需要做头发,换衣服,然后可能还涉及到一些妆容的问题,会需要他起的比较早。

    但是这部戏其实不用。

    至少原本不用。

    导演希望呈现的就是两个演员的原生状态,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希望什么妆都不用:少有这么年纪小的时候,就开始用这些化妆品的。

    或者说,电影里的两个主角不会。

    可今天早上韩升起来这么早的原因,就是因为化妆的事情。

    “来来来,男演员这个状态不行。”

    这是前几天韩升听的一句话。

    上次他听到这话的时候,可能还是拍《仙剑奇侠传》的时候,也就是第一部电视剧。

    而且也没有说到状态不行这么严重。

    当时韩升坐在化妆间里,剧组把男女演员安排在了一块,说是多培养感情,其实就是转场太多所以条件不允许。韩升对此也无所谓,他就这么看着周东雨化妆,顺便观察人家的状态,再想想戏。

    开拍的那一天,他就一场戏,异常简单的那种,就一个画面。

    用在影片的开头。

    不过这个开头倒不是讲故事的一开始,事实上,观众看到的最开始的画面是已经一切都过去了。而故事从这里开始,是以周东雨饰演的陈念的视角来讲,以及闪过的一个镜头。

    韩升饰演的刘北山,小北。

    “他皮肤状态太好了,不行的。”

    所以也就是那时候,导演从化妆间这边转过来转过去地给周东雨定造型,结果发现本来只需要拍一个镜头的韩升这边出了点问题。

    因为导演以前一直觉得韩升是带妆见他的,结果那天见面后,他就让韩升卸妆。

    人家一脸莫名:我没化妆啊?

    导演当时就傻了,因为他见过很多明星,尤其是当红的。每天跑活动个不停,各种酒局,各种社交,其实整个人尤其是脸部的状态卸妆之后,都比较遭。

    如此看来,韩升算是少见的例外。

    所以他才这么说,然后继续安排:“没办法了,只能给他化点妆。还有,晚上要不让他去吃点麻辣火锅,长点痘什么的更好。”

    韩升想起自己那天尝试点外卖要的“微辣”,上面浮满了红油和辣子...

    他默默表示:

    “导演,我拍戏的时候如果能保持肠胃健康,可能要来得更好一些...”

    别到时候火锅吃了,状态好不好不知道,人直接GG了。

    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韩升早起化妆。

    刚好,周东雨也在。

    她其实还挺乐呵的,感慨道:“本来只有我自己要早起的,结果现在有人陪我,我有什么不高兴的?”

    周东雨今天也是要做点造型,不过不用太多,主要是准备戏所以起得早。

    韩升这个还是有点特效妆的意思。

    所以她便接着道:“我其实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挺羡慕你的皮肤的,怪不得你能接到那么顶级的化妆品的代言,结果现在反倒要画回去。”

    说着,感慨:“哎,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诶,你怎么不说话啊?”

    “我倒是也想说。”

    韩升就丢出这么一句话,就闭上了嘴。

    当然化妆师并不会因为他这一句话,影响了她手上的工作,就有意见,反倒也觉得好笑。

    确实,韩升现在你让他怎么讲话。

    这起的痘吧,很多时候都是在面部的三角区,导演今天安排的就是在嘴角和脸颊边上的一颗,最好就别说话,影响化妆。

    结果好家伙,周东雨今天话痨了。

    开拍前的兴奋么?

    “好好好,我知道了。”

    周东雨很快闭嘴,安静等他化完妆。

    韩升这才从紧绷的面部表情中缓解过来,觉得舒服了许多,笑道:“终于好了。”

    “以后你还得每天都来一次,估计得早起了。”

    周东雨还是觉得有些好笑:“感觉,你要体验一把女演员早起化妆的意思了。我们以前演戏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女演员早起。”

    韩升叹气:“可不是么?我也没想过这事,不过也就是我这段时间休息的比较好。等真的拍戏起来熬几个大夜,估计脸上也就状态不咋的了。”

    说着,两人就来到了今天的拍摄地点。

    一个教室。

    7月份的重庆,这时候还没热起来,但空气中却依旧能感受到潮湿的水汽。

    有江河穿城而过的城市真的不一样。

    韩升已经来到重庆好几天了,依旧是有点不习惯这种气候,感觉和干燥的北方完全不同。

    好在也不会出现水土不服这种事情,就连吃的这方面,重庆也是大城市,包罗万象的,包括饮食也是。除了那一次出去他想吃鸳鸯锅,其他桌的人奇怪地看了一眼他,其余时候都还挺好。

    就像今天上午拍戏一样。

    韩升有一个镜头。

    所以先拍周东雨的部分,她那个长,导演给她留足了时间。倒是没有想到,韩升这段导演也留足了时间去拍摄,说要有那种感觉。

    什么样的感觉...

    导演没说。

    只是说,别看就这一个镜头,但我希望你能用这个镜头先给观众一个先入为主的欺骗,但如果更高级的话,这欺骗的底层逻辑要是真相为底。

    ...

    “来,各部门准备,3,2,1,action!”

    教师,一个生活中常见的职业,某度百科上写着,这是一份以教育为生的职业,也是人类社会最古老的职业之一。

    最近几年也很热门,每年考教资的时候,都上热搜。

    不过这不是今天故事的关键。

    陈念是个教师,看起来,她是教英文的。

    跟所有老师一样,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备好教案,站在讲台上,对着台下的学生们,认认真真地教导他们课程。

    又或许,有时候,也并没有那么认真。

    “Thisusedtobeourpyground

    Thiswasourpyground

    Thisisourpyground”

    白板上,周东雨写下了上述三个句子。镜头给了大特写,只能看到她长发微卷,搭到了肩上,穿着一件蓝色的衣服,表情真带着点教师的范儿。

    看这开头,导演就松了口气。

    人物立住了,因为这是一个近景大特写的拍摄方法。

    这样的方法,意思就是摄影机基本上怼到演员脸上去了,只能给拍出来的画面大概就是,大家去拍证件照时候镜框里呈现的范围。

    这样的拍法,在影片一开始就很大胆。

    因为它给观众信息更少。

    所以演员要从有限的信息里,给观众足以相信和联想的细节,包括表情什么的。

    当然,更重要的是,放弃了那么多信息自然不是平白无故的,这种情况下,往往就是要强调少数的那么一两个点。

    “有没有哪位同学知道,was和usedtobe的区别呢?”

    下一秒,她开口。

    画面里,或许很多人看到这时候才发现,她提问的时候脸上才带了点生动的色彩:“哪位同学知道?”

    “was是过去的意思。”有群演学生回答。

    周东雨很快便接上:“其实两者都是曾经的意思,但不同之处,如果用usedtobe的话,就有一种失去乐园的感叹。”

    “...”然后监视器边上,也在围观的韩升就也感叹了:

    他要是第一次听,会感觉啥啥啥?

    这,你高中老师同意么?

    哦不对,应该是初中学的这个吧,这失去乐园的感叹是怎么来的。翻译题这么写的话,你猜老师判卷会给多少分…

    行吧,这真的是韩升拍的第一部文艺的片子,导演给的资料给得很足,老师们也一直帮他理解。但其实对于韩升来说,有时候还是满不同的。

    后来他也就慢慢发现两者的一些不同,就比如台词上的理解,其实就和这句翻译很像:

    如果之前拍的电影,是直译的话。

    这个就是意译。

    他觉得这些角色,更多地,是添加了自己的情感在里面,来理解一些东西的,更个人化。

    是的,比较个人。

    《少年的你》,或者说很多其他文艺片,重点展现的东西里面,肯定有一个“人”字。就是那种电影可能拍的颠三倒四,有的逻辑都不清楚,故事都乱糟糟的,但是人一定是很能让人记住的。

    显然,陈念就是那个让人记住的人。

    “大家都记住了吗?那我们一起再来读一遍吧。”

    “Thisusedtobeourpyground

    Thiswasourpyground

    Thisisourpyground...”

    教室里台词重复,她的眼神却渐渐放空,似乎看见了远方的...

    “咔!很好,状态不错!过了!”导演宣布。

    “额,导演,过了?”

    韩升有些愣神:“不再保一条?”

    “已经超出我的要求了,保一条也未必能有现在的状态,反倒会消耗演员的情感。”

    以导演拍文艺片的视角来看,演员的感觉才是最重要的。

    第一遍演的时候也是最珍贵的。

    他给韩升做了个简单比较:“哪怕是拍戏,第一次经过某条街的时候,和第十次是不一样的。你下意识里的那种对这条街比如未知,陌生感,就少了很多,也就难以让人感觉到这些细节了。”

    细节,是非常重要的加分项。

    能让角色更成立。

    “我们还是多机位拍的,这个素材,肯定是够的你放心。”

    他也能理解韩升的担心:“而且放心,不是每一次我都这么拍,事实上这样一条过的还是挺少见的。反正...”

    导演有些揶揄:“我觉得你一会拍的时候,估计会多一点。”

    倒也不是导演觉得韩升怎么样不行之类。

    主要是韩升这人他从刚认识就发现,这家伙太理性,太商业,太会把控自己了。有的时候就感觉他整个人会有些许角色的漂浮感,反倒是周东雨演特定类型的角色,其实算演她自己。

    那真是如鱼得水,顺畅得不行。

    韩升的表演水平肯定难以触及这个感觉,但导演也不急。

    慢慢来,就从这第一个镜头开始。

    这个很简单,却是刘北山的第一次出场,不过是在想象中罢了。

    ...

    刘北山,这名字太正式,或许更多时候观众提到这部电影提的是小北两个字。

    因为他的名字和本人太不一致了。

    第一次听名字的时候,感觉像是个略显严肃的中年人,但事实恰好相反。

    小北从小混迹街头,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的泥泞里,过着和他这个年纪的高中生完全不同的生活,终日打架混日子,目光所及没有希望,没有未来。

    他对世界有自己的见解,但无力挣脱自己的人生。直到有一天,遇到了周冬雨饰演的陈念,他才看到了光。

    剧本上说:

    她成为了他最想不顾一切去成就的希望。

    “哎哟,真的,你要单看最后一句搞得好像还是个什么偶像剧一样的人设。甚至加上点前面的东西,也不算特别违和嘛。”

    拍完女主的戏,男主的戏就要安排起来了。

    其实这前面也有周东雨的一段,相同的拍摄环境和设定,所以他能提前看到点东西。

    而这个镜头最后呈现,其实就是背景虚化过的暖黄色,并不需要太多布置和配合,纯拍韩升自己,也就纯靠他自己。

    韩升不由得有些紧张。

    紧张过头的表现,有可能是沉默,也有可能是激素分泌过多,开始变得话痨:“真的看第一眼的时候,多少有点文艺的忧伤的故事了。”

    再升级升级,到达郭小四的程度也说不定,至少是个老年郭小四的样子。

    “也行啊,你也可以照着这么演,来骗骗观众。”导演就笑。

    韩升无奈:“别逗我玩了导演,我知道你想要的大概是什么,就是...”

    就是还有一些部分搞不明白。

    因为剧本给的东西始终是少数,所以韩升还需要自己去丰富角色。

    从小混迹街头,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的泥泞里,这是什么感觉?

    后面的打架混日子都还算好的,青春期的荷尔蒙碰撞,让这种事情倒也不是常见,但所谓的目光所及没有希望,没有未来,就很难搞。

    如此年轻的年纪,却早已经下沉。

    更难的是,这样的人生,或者说这样的人,要如何才能把握这个下沉的幅度?

    肯定不会是霓虹国的某些20岁不到的暴走族,把生命当儿戏,沉沦于黑暗早就已经是生命的主题;也肯定不会是吴镇宇的某部片子里,整个周围一起沉沦,甚至出来后请他复吸那种看似平淡中的惊心动魄;更是肯定不会是偶像剧里的男主,最惨的经历甚至都下探不到所谓泥泞的最浅层。

    要么太荒谬,要么太沉重,要么太玩闹。

    当然,此刻更重要的是,映射在陈念眼里,小北是什么样的人?

    “各部门准备啊!”

    几分钟后,导演招呼着众人,然后一声令下:“3,2,1,action!”

    于是,立马镜头对准韩升。

    又是一个大特写,早上化了那么久那么精细的妆,就是为了这时候不掉链子。

    但其实依旧还是真的很要命。

    《少年的你》其实是带点实验性质的电影,因为很少有电影,敢于上来就使用这么多特写,近景镜头,并且后续一直是不断的。

    也就是说,很多时候,纯靠演员用有些的画面给信息。就像现在,有限的画幅几乎就没收掉了演员的肢体,服装,以及背景。

    得亏是想象中的人物,也可以表演得单薄些。

    镜头里,韩升的脸完整呈现。

    这张脸其实被造型师造作的,都已经不能完全说是帅气了,顶多来个坯子不错。痘痘,小雀斑,皮肤泛黄,头发长到遮住额头的造型也是韩升几乎没有接触过的。

    关键是,还有点土气。

    整个人在泛黄的色彩里,好像有点怀旧,又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伤感。

    于是他这么笑了,蠕动着嘴唇,眼睛却直直地看着镜头,然后终于露出一点点牙齿。

    这里,让她回想起了青春。

    陈念的青春,并不是像韩升高中时候的经历一样,每日最多的东西就是学习,学习,学习。枯燥是枯燥了点,但绝对不会那么多的故事在自己身上发生,那些并不美好的事情。

    但是她现在回过头来看。

    记忆里的小北,是笑着的,朦胧质地的暖黄色的阳光背景里,他笑得没有那么开,但是是笑着。

    “咔!”

    导演喊了停,想了一会,道:“为什么不笑开呢?”

    这一段其实就是两个人对着笑的镜头,刚才周东雨拍的时候,就是笑得很开,脸上满是笑意,牙齿露出来,眉眼之间弯弯的。

    所以按理来说,这里面是想象中的小北,对应的应该是差不多的表情——因为毕竟不是真实的,而是幻想,会带上陈念个人的想法。

    幻想嘛,还是笑着的幻想,多半也是希望对方开心一点。

    “这个,其实我觉得是因为笑不开。”

    和之前拍戏的时候不一样,韩升其实是没有和导演特别交流过的。他拿着剧本上门,人家却告诉他,按自己的演,演了再说有什么改变,因为要让演员发挥无限的可能。

    现在么,韩升就发挥了。

    “怎么笑不开?”

    “故事,曾经的故事,让她即使是回想起来的时候,也无法释怀的。”

    “所以设计成笑不开?”

    “我是这么想的...”

    韩升有些忐忑,但导演没说,然后就竟然也是让他一条就过了。

    不过,他额外加上了句:“整体方向是对的,但细节上可能没有那么多。但没事,我一开始就没希望你能表现那么多,只是你现在有这个趋势...

    反正试试,到时候补拍起来,也很方便。”

    韩升于是更是彻底黑线了,觉得这些搞文艺片的是不是脑子有包啊?说戏,不说清楚,留个谜团让他一直想着。

    但无论怎么样呢,故事,也就从这么一个简单地镜头,正式开始。

    齿轮转动,时光流转。

    下一幕,就已经是回到了那个难忘的青春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