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天唐好驸马 > 第五百零八章 果然,学新学的人都是魔鬼
    ()  良久。

    长长孙无忌实在是没有力气了,这才拉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那被吊起来的长孙涣浑身的衣服被抽的这少了一块那少了一条,那脸上早就肿了起来。

    我这也没有做错什么啊,再说了就算我去逛勾栏了,那也是把萧家的事情给办好了才去的啊。

    今日阿耶不会是被陛下教训了,这没有地方撒气,自己撞枪口了?

    没错肯定是这样。

    “混账东西,你差点没有把长孙家给毁掉啊!”长孙无忌怒气冲出的瞪着长孙涣破口大骂道。

    “阿耶——”长孙涣刚开,可一秒长孙无忌就怒声呵斥道,“别叫我阿耶,我怎么敢当你阿耶呢?”

    嘶!

    那您当什么?

    长孙涣先是一愣,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一个场面,啧,不错啊,称兄道弟也挺好的!

    “阿耶,您至少让我死个明白啊。”长孙涣一脸委屈巴巴的望着长孙无忌。

    “死的明白?”长孙无忌冷笑了一声,看了一眼长孙涣长叹了一口气,不管自己再气,这狗东西就算再蠢,再坑自己,他也是自己儿子,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行,我就让你死明白点,朝廷前段时候从扬州运来的运粮船被劫你知道吧?”

    “知道啊,当天日报还专门开辟了一个大板块用来分析。”长孙涣点了点头,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老爹。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运粮船被劫和自己挨打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自己老爹怀疑是自己干的?

    自己要是有本事劫运粮船,自己还至于被自己大哥一直压一头么?

    “看来你还不傻,还知道看日报。”长孙无忌听到这话,微微颔首,心中的怒气也消散了一些。

    长孙涣撇了撇嘴,自己看个锤子,自己在公办的实话听同僚说的,正经人谁去看日报啊,看点风花雪月的东西它不香么?

    “萧家,便是这劫持运粮船的幕后黑手。”长孙无忌也没有买关子,直接给长孙涣点了出来。

    “啥玩意?”长孙涣顿时怪叫了一声。

    “混账东西,叫那么大声干嘛?”长孙无忌被长孙涣这一嗓子吓得浑身猛地一哆嗦,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他们怎么敢......”长孙涣有些怀疑自己老爹是不是在强行给自己挨打找借口。

    萧家除非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这等于是谋反啊!

    “哼,他们敢,差点我们长孙家就要被拉下水了,逆子啊,若不是陛下念旧,我们长孙家就不复存在了。”长孙无忌越想越气,抬手又是一鞭子抽了上去。

    “哎,阿耶,你也先别打,让我死明白点。”长孙涣也顾不上喊疼了,一脸凝重的开口问道,“阿耶你是如何知道的?”

    长孙无忌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说道,“陛下今日可是把我留了下来,为父出御书房的时候,衣服都湿透了。”

    长孙涣望着长孙无忌,看着自家老爹那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也差不多信了自己老爹的话。

    “该死,别让我在碰见他们,我非弄死他们!”长孙涣挣扎着一脸怒气的骂道。

    “还想见他们,除非你也被砍了脑袋!”长孙无忌斜了长孙涣一眼,嘲讽道。

    “不行,这事绝对不能这么过去,不然我这口气咽不下去!”长孙涣狠狠的摇了摇头,眼神变得冰冷了起来。

    长孙无忌:“!!!”

    你还咽不下去呢,我这口气还咽不下去呢!

    人家都要被满门抄斩了,自己总不能再给他们收尸然后再砍上一遍吧?

    ...

    ...

    扬州,萧家。

    “家主,今日便是决战的日子了。”萧家的管家恭敬的站在一边,开口提醒道。

    萧瑟放下手中的毛笔,丝毫不在意的摇摇头,“无需担心,千儿能单枪匹马做起来,自然不是简单人物。”

    “从此千岛湖便只有一伙水贼,那便是浑江帮。”

    “是啊,恭贺家主,从此之后,萧家便是这扬州的天。”那管家一脸笑容的拱手说道。

    “哈哈哈——”

    就在萧瑟胜利在握的时候,扬州城外杨亿宣默默的注视着扬州城,他想了很多,不管用什么样的心思去推算,始终百思不得其解。

    为何上面传下来的命令是将萧家满门抄斩,而且不给一个理由,反而是再三强调,一个不留。

    “将军,兄弟们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这来扬州干嘛?不会是剿水贼吧?”

    旁边的校尉凑了上来,一脸疑惑的看着杨亿宣。

    “干什么?待会你们就知道了,水贼跟我们没有关系,自然有人去剿灭他们!”

    杨亿宣听着一旁的校尉的话,嘴角露出几分的苦笑,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向手下的士卒解释。

    让他们去边疆杀敌,亦或者是剿灭水贼都行,为何偏偏让他们去将萧家给满门抄斩呢?

    “不是剿灭水贼,那我们来扬州干嘛?”

    “别问那么多,有些事情不知道最好,告诉兄弟们,待会手下不要留情,只要是在战场之中的,无论是谁一概格杀勿论。”杨亿宣看了一眼校尉,再次强调道。

    “是!将军您就放心吧,咱们这些兄弟都是见过血的,还能有什么下不去手的。”那校尉拍着胸口保证道,一点都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场面。

    杨亿宣看着校尉那自信满满的模样,也没有嘲讽,而是深深的看了一眼校尉。

    千岛湖。

    今日的天气并不是很好,风很大,千岛湖的水面被风卷了起来,即便是风很大,可这千岛湖上依旧凝聚着一股压抑的气息。

    千岛湖的中央,已经出现了一些船只了,虽然仅仅是小船,但是后面若隐若现的船只一眼望不到边际。

    浑江帮的船只接二连三的从水寨之中涌出来,不得不说浑江帮不愧是老牌水贼,就连正规水师的楼船都有一艘,那楼船浮在湖面上就如同一个大型的碉堡一般。

    一些小船更是围绕在楼船的周围不断的朝着千岛湖的中央而去。

    而在浑江帮对面则是成千上万的小船蜂拥而出,在小船的后方则是一些稍微大型的船只。

    就在双方快要对面的时候,浑江帮的船队中忽然涌出了一只只染着火焰的火船,那穿上竖着巨大的船帆,借着风势朝着对面的船队冲了过去,隐约能在那燃着的火船上看到那水贼狰狞的面容,他们亲自掌舵控制方向。

    湖面上一时之间烟雾弥漫了起来,而对面的船队似乎没有意识到浑江帮会突然来这一手,前方不少的小船被火船撞了上去,无数的水贼惊恐的跳下了船。

    “这萧千倒是有几分的能耐,竟然出其不意在宽阔的湖面上使用火攻。”李义府站在船顶望着船队前面的遭遇,脸上没有一声的伤感,反而是眼神中带着无尽的兴奋。

    “李郎君,咱们下面要怎么办,若是任凭对面这样下去,他们怕是撑不住啊。”一旁的百骑司一脸焦急的开口问道。

    “不用担心,他们有火船,那我们自然也不差。”李义府微微一笑,对着一旁的宋时微微挥手。

    宋时立马明白了,直接朝着后面十几艘不奇怪的船只挥了挥旗子,那奇怪的船只立马将上面遮盖的草帘子给掀翻掉了。

    上面露出了一台台投石机,一旁的百骑司瞬间傻眼了,这尼玛是什么玩意啊?

    投石机还能搬上这小船?

    难道就不怕这小船撑不住么?

    就在一眨眼的功夫,那是十几艘的小船上的投石机已经启动了起来,一块块石头被丢上了天空,在天空划过一道抛物线之后,径直砸向浑江帮那密集的船队之中。

    一时之间,就有数艘火船被巨石砸中,那火船直接被砸出了一个大窟窿,汹涌的湖水直接从那船舱的大洞中涌了上来,那火船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边直接沉入了水底。

    一片巨石抛射过后,李义府沉声开口道,“让前面的船队往后撤退。”

    一道道命令在旗子的挥舞之下传了下去,前面的船只立马疯狂的往后开始划动了起来。

    浑江帮的船队见到对方退却了,立马压了上来,一点都没有任何的犹豫。

    李义府默默的伸出手掌感受着风吹拂手掌的感觉。

    那些退的慢的船队已经被浑江帮的船给追上了,一个个水贼狰狞的挥舞着长刀跳上了船只开始了近身搏斗。

    有余数量的差距,很快那些落后的船只便浑江帮全部给清理的干干净净,原本清澈的湖水也变得血红了起来。

    李义府依旧是闭着眼睛,仿佛前方发生的一切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这些水贼手上都有人命,能算是好水贼的人基本上没有多少,而那些人全部都在自己脚下的这艘船上。

    这里少说有两三万的水贼,这么大一批数量的水贼如何处置是一个问题,不如让他们自相残杀。

    李义府长叹了一声,睁开了眼睛,目光变得异常的冷漠。

    “放!”

    随着李义府的一声领先令下,那十几座投石机开始动了起来,一个个罐子被抛了起来,朝着对方的船队砸了过去。

    那罐子碰到船直接碎开了,从里面流出了一片黑乎乎的粘稠的黑水。

    没等浑江帮的水贼反应过来,一片的火箭顿时朝着他们射了过来。

    呼!

    那火箭落在黑水上,一下子燃烧了起来,那身上沾了黑水的水贼也一下子燃烧了起来。

    “啊!”

    那些着火的水贼不顾一切的朝着水里跳去,可是那些火似乎有些奇怪,即便是他们跳进水里,那火依旧是不熄灭。

    湖面上也覆着一层黑乎乎的东西,就浮在水面也不往下沉,不知道那里来的火星,一下子将那黑乎乎的黑油点燃了,整个湖面顿时燃起了熊熊大火。

    那困在火中的浑江帮的船队疯狂的哀叫着,甚至还有不少的船只企图退后,一时之间浑江帮的船队混乱了起来。

    李义府望着不远处燃着熊熊火焰的湖面脸上露出几分的惊骇,低声喃喃道,“先生啊,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没错,这便是韩元根据猛火油重新配制出来的新型水站武器,一旦点燃除非用土熄灭,不然绝对无法熄灭,遇到水反而会随着水流动的方向不断的转移。

    ...

    ...

    浑江帮的后方。

    “义父,你看!”张亮的义子张冲指着远处的燃着熊熊烈火的湖面,一脸的震惊。

    “难不成是猛火油?”张亮眯着眼睛望着远处那熊熊烈火,但是很快他便否定了这个想法。

    猛火油可以用作水战,但是威力远没有这个大。

    难不成这是新型的武器?

    既然是新型的水军武器,为何自己的水师没有呢?

    一时之间,他的思绪涌动了起来,脸色也开始不断的变化了起来。

    李义府突然发现自己对战场似乎很是喜爱,自己看到这种场面竟然不觉得惊慌,反而是浑身的血液止不住的沸腾了起来。

    难道自己不适合做一个文人?

    胜利的天平再朝着李义府这边倾斜了过来,李义府也坐了下来,端起了面前的茶水,一边望着前方的战场,一边喝着茶水。

    宋时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李义府,心里如同风暴一般,掀起了滔天的巨浪。

    他望着面前的火海,止不住的想吐,即便时他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的生死搏杀,可这一幕他依旧承受不住。

    这里那里时战场啊,这分明就是一个修罗地狱,完全是屠杀,而且时极为残忍的屠杀。

    活生生的将他们给烧死。

    而李郎君还如此淡定!

    果然,学新学的人都是魔鬼!

    不知不觉的天色就昏暗了下来,浑天帮仅剩的一些船只仅仅的围绕在那楼船的周围,拼命的抵挡着。

    “撤吧!”

    李义府微微颔首,然后站了起来。

    “是!”宋时微微颔首,带着人便将大船上的小船放进了湖里,然后一把火将大船给点燃了起来。

    而那十几艘放着投石机的船只也被点了一把火,一时之间那几十艘的船彻底将后路给断掉了。

    李义府一行人头也不回的朝着扬州城驶去了。

    剩下的事情和他们已经没有关系了,他要去扬州城完成此次任务的最后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