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雏鹰的荣耀 > 254,新婚之夜
    随着艾格隆和特蕾莎在帕特农神庙恢弘的遗址下互换戒指,他们的婚姻正式成为了被基督教会所确认的事实,而他们的婚礼庆典也随之来到了最高潮。

    对这对新人来说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的岳母亨利埃塔夫人还安排了很多别的东西,务求让这场婚礼尽善尽美不留任何遗憾,所以接下来他们将会巡游整个卫城高台,然后再在仪仗队的簇拥下走下卫城,和整个雅典城的居民们一同欢庆,然后就是盛大的宴会,所有地方头面人物将会一同觐见,祝贺这两位殿下的结合。

    这对新人穿着礼服四处巡游,任由所有人对他们欢呼致敬,然而对他们来说,这些事情既让人浑浑噩噩又让人疲惫,但是这是他们人生的一部分,他们不得不和过去以及未来一样,强打起精神用谦和的笑容应付这一切。

    但是对艾格隆和特蕾莎来说,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例行公事罢了,他们的心,都已经只放在了晚上——那个不再有任何喧嚣的、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晚上。

    艾格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撑过一整个白天的巡游和宴会的,到了中途他就已经筋疲力尽,而特蕾莎的情况更糟,虽然沿途大多数时间她都在乘坐马车,但是她几乎都已经站不稳了,好在艾格隆在旁边亲昵地搀扶住了自己的新婚妻子,才没有出现让她懊恼的失态。

    欢乐的庆典慢慢地变成了苦刑,两个人心里都在叫苦不迭,但是只能硬着头皮强撑,忍受这种煎熬。

    好在——一切灾难都有过去的时候,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亨利埃塔夫人终于含笑向宾们谢场,而所有在场的人们都知道接下来就是婚礼的终点了,他们用同时带着戏谑和祝福的笑容看着这对新人。

    艾格隆松了一口气,就连特蕾莎也甚至顾不得娇羞了,带着“终于结束了”的庆幸,在艾格隆的搀扶下,一起走上了楼梯,前往他们今晚的洞房。

    而在这对新人离开之后,真正的“宴会”也随之开始了。

    为了让新人们过上一个愉快的夜晚,保证生活质量,亨利埃塔夫人严禁任何人在殿下在场的时候给他祝酒,所有人也心照不宣没有喝酒,免得扰乱气氛——而现在,终于没有障碍了。

    在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之后,亨利埃塔夫人笑着点了点头,而就在同时,几位仆人推着装满了玻璃酒杯塔的餐车走入到了宴会场中,而这时候,夫人长舒了一口气。

    为了让女儿的婚礼足够盛大并且不出纰漏,她几乎已经耗尽了心力,再加上今天她也跟着女儿女婿到处跑,所以越发感觉身体疲惫不堪。

    而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或者说,一切都不需要自己来管了。

    感谢上帝……接下来请您继续保佑他们吧。夫人在心中默念。

    接着,她随意地从酒杯组成的高塔上拿了一杯葡萄酒,然后她转过头来看着宾们,轻轻地摇晃了一下酒杯,然后拿起了喝了一大口,以此来抹消身上的疲惫。

    “真高兴,我的活都顺利干完了——哈哈哈哈!”接着,她欢呼雀跃又志得意满地笑了出来。

    这尖利又欣慰的笑声回荡在场中,撕破了刚才的平静。

    然后,她又用威严又带着一点风趣的淡然笑容看着在场的所有人,“来吧,为我的女儿女婿干杯!为和平干杯!”

    作为卡尔大公的夫人,她是在场人们当中身份最为尊贵的,而由她开这个头确实再合适不过了,当夫人喝下一口酒之后,在场的人们也纷纷从餐车上拿了酒杯,应和着夫人。

    “干杯!”如雷的欢呼声响彻全场。

    再也无需有任何顾忌了,热闹的欢庆来到了它的顶峰,人们纷纷放纵豪饮,然后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放声大笑,乐师在周围奏乐,有人因为兴致大发甚至在原地跳起舞来。

    酒精点燃了大多数人的兴致,人们顺着音乐和舞蹈的节拍纷纷鼓掌,欢呼此起彼伏。

    而这样的欢呼,将会持续三天,直到然后再庆祝新年的到来。

    无论从任何方面来看,这样的排场,都已经足够配得上莱希施泰特公爵和特蕾莎公主的婚礼了。

    当然,艾格隆和特蕾莎此时已经听不到他们的热闹欢呼了。

    在夏奈尔的引领下,他们两个人来到了已经布置好了的洞房里,接着夏奈尔退到了门口,然后用复杂的眼神看了看房间、以及两位新人,最后默默地关上了门。

    整个世界又重新只属于这两个人了。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直接瘫坐到了床上,然后长舒了一口气——他们都已经在整个白天的庆典当中累坏了。

    他们默不作声地靠在一起,躺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恢复了精力。

    不过即使如此,艾格隆仍旧不想动,他伸手抱着特蕾莎,温香软玉在怀,只想着让这样的温馨时刻永远持续下去。

    他仔细端详着面前的少女,而少女此刻也在看着他。

    “亲爱的,你真漂亮!”少女经过精心打扮的娇颜,让艾格隆看得入神了,忍不住发出感慨。

    接着,他重重地吻了下去。

    特蕾莎没有做出任何挣扎或者抵抗,她闭上了眼睛,任由这个刚刚在几小时前成为自己丈夫的少年人索求,甚至主动滑动自己细嫩的舌头配合着他的入侵。

    两个人忘我地亲吻着,品尝彼此的滋味,唇舌不断地交缠又分开,浑然忘却了时间的流逝。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艾格隆才终于稍稍满足,停了下来。

    他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自己的心跳。

    尽管亲吻在一起确实很舒服,让人魂飞天外地舒服,但是这不是今晚的终点——要是这一晚只以亲吻结束,不说他自己受不受得了,他的岳母明天得知后都会亲手打死他。

    要做点别的什么了。

    好在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手足无措的少年,他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他打量着特蕾莎,从特蕾莎红扑扑的脸,以及剧烈起伏的胸口就能够看出,特蕾莎已经动情了。

    或者说,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把自己交给新婚的丈夫。

    艾格隆的义务,就是回赠给她一个尽量舒适、甜蜜、值得永世铭记的夜晚。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知道自己不能太着急,一切要以少女的舒适度为主。

    他走到了旁边的柜子里,然后从里面拿出了夏奈尔早就准备好的玻璃酒瓶。

    “妈妈不是说今晚我们不能喝酒吗?”看到了少年人的举动之后,特蕾莎惊讶地问。

    “妈妈是怕我喝多了,结果整个夜里都在躺尸,所以才不让我喝酒。”艾格隆笑着回答,“但是……亲爱的,只喝一点点是没有关系的,甚至还有点助兴。”

    接着,他拔开了瓶塞,然后拿起酒瓶直接往自己口中灌了一口酒,然后他转身走回到了特蕾莎的面前,接着又重新吻住了她。

    毫无准备的特蕾莎,被突然灌入酒液呛得差点呕吐出来,好在艾格隆早有准备,没有让酒液溢出,猩红的酒液在两个人的口中不断回转,最终近乎于平分地落入到了他们的胃中。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少女的心中突然闪过了这样一个问题。

    但是她终究没有问出来,因为她自己就知道答案——想必,当初少年人就和那个女人多次尝试过类似的情趣吧……

    算了,现在再想这件事已经没有意义了,何必再给自己添堵呢?少女很快就将这个念头掐灭,再度投入到了新婚之夜的激情当中。

    她虽然羞涩,但是毕竟已经到了这个年纪,母亲已经告诉了她接下来会经历什么,而她更加知道,自己的丈夫一定会想尽办法让自己开心地度过必然到来的劫难的。

    所以……放开自己,完全交给他摆布吧,他一定能够做好的。

    特蕾莎顺从地和艾格隆亲吻着,互相交换着酒液,不知不觉当中她的腹中好像燃起了火焰,整个人也变得晕晕乎乎的。

    而在亲吻的同时,少年人的手也在少女的身上不断游动,激发少女体内潜藏的热情,原本特蕾莎就已经动情了,而在酒精的帮助下更是顺利,很快特蕾莎整个人就已经瘫软,几乎都已经站不稳了。

    “艾格隆……艾格隆……”少女只是一遍一遍地呼唤着这个名字,仿佛要把它铭刻在灵魂当中一样。

    而艾格隆横抱住了少女,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在了床上。

    现在,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做完,特蕾莎明显也已经进入到了状态而且任由自己予取予求,所以是时候走到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了。

    但是他依旧不着急——今晚的时间还长得很,长到足够让他享受新婚,他有足够的余裕让特蕾莎也跟随自己走向至福之地。

    他仔细打量着特蕾莎,那洁白的婚纱,给自己的新婚妻子妆点出了无穷的美感,让她提前拥有了妇人的端庄和妩媚。

    也许这也是女人一生当中最为盛开的时刻吧。

    但是此刻对他来说,婚纱已经是无用的累赘了。

    他伸出手来,然后以温柔的动作,小心仔细地剥开了少女的防备。

    在他的动作之下,婚纱和里面的衬裙也在逐渐剥落,特蕾莎的肌肤也一点点地展露到了自己的面前,很快她在少年人面前再也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

    也许是因为酒精和兴奋的共同作用,特蕾莎原本洁白无瑕的皮肤,此时带上了异样的红晕。

    艾格隆仔细地看着她,欣赏着永远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风景。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欣赏如此美景,因为他已经和特蕾莎同睡很久了,甚至还多次共浴,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秘密,可是这风景他百看不厌。

    尤其是在这个新婚之夜,他更是看得如痴如醉。

    接着,他又对自己如法炮制。

    很快,两个人又一次赤诚相见了。

    “特蕾莎……”他忍不住轻轻呼唤。

    “嗯……”也许是已经没有力气了,特蕾莎回应给他的只是一声轻哼。

    “你真可爱……”艾格隆小声说,“太可爱了。”

    一边说,他一边伸出手来,轻轻地抚弄少女。

    他平生自负口才足以口灿莲花,但是在此时此刻他感觉好像大脑已经断档了,只能说出这些简单的句子。

    但是正是因为简单,所以才更显得真心实意。

    至少在这一刻,他那孤寂自闭的心灵已经敞开了大门,而且只对身边这一个人敞开。

    特蕾莎红着脸,但还是坚定地回答了他。

    “你也很可爱……”

    “谢谢……谢谢你。”艾格隆突然鼻子一酸,差点淌下眼泪来。

    “殿下?”特蕾莎有些惊讶。

    “抱歉……我只是太高兴了。”艾格隆哽咽着回答,“从一开始,从我们见面开始,你就在全心全意地对我,为我着想,包容我的过失,我……我真配不上你这么做。”

    “可是我认为你配得上。”特蕾莎回答。“我从见到你的时候就知道这一点……触摸到你的手的时候,我更是确认了这一点。接着你抱着我,我们两个人,而且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们拥抱在一起,旋转,旋转……我们共舞,我的心我的魂儿一起在和你共舞,那是什么感觉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呢,我只知道,我的世界不再空无一人了,我爱你,殿下。”

    听到这一番饱含深情的话之后,艾格隆差点又要流出眼泪来。

    所有的感动和感激,最终化成了无比的决心。

    不过,在表面上,他反而笑了起来,然后以一种调戏的口吻对她说。

    “特蕾莎,从此以后你再也没办法享受撩拨我的乐趣而不受惩罚了……我要重重地惩罚你,哪怕灵魂融化也在所不惜。”

    “希望不是说说而已呀。”特蕾莎回答,“我倒是真想试试灵魂融化的滋味呢,只怕殿下力有不逮,白让我期待一场……”

    !

    这话听得艾格隆又惊又怒。

    惊的是特蕾莎居然也会说出这种闺房调笑,怒的是她居然胆敢质疑自己的“能耐”。

    “当然了,我一直都鄙视空谈,我是个实干家!”艾格隆断然回答。

    “那好,就要我看看你怎么实干吧——”特蕾莎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抹窃笑。

    特蕾莎虽然严肃但也不死板,她知道如果一个女人丝毫不懂情趣的话,那就算再漂亮也不会和丈夫产生共鸣,所以她宁可说出这些这些羞死人的话,来增加两个人的意趣。

    反正这里只有两个人,闺房调情的话也不会传入到别人耳中,她也没必要顾忌太多。

    “那就让你好好尝尝吧!”艾格隆被刺激起来了。

    眼下,两个人之前再也没有任何障碍,情绪也都已经调动了起来。

    作为主动的一方,艾格隆要带着特蕾莎走到成人的最后一步——用刚才的话来说,就是“融化”。

    他是打算以字面意思来实践这个词的。

    带着温柔的决心,他往前扑倒,很快特蕾莎也发出了沉闷的哀鸣。

    因为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所以她并没有太意外,只是紧紧地抓住了身旁的床单,她知道这是必要的一步。

    烛光下,两个人的身影这样融化在了一起,各种声响也从和风细雨变成了狂风暴雨,直到最后的寂然无声。

    从今往后,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他们都永远将会一起承受,一起面对。

    《雏鹰的荣耀》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