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
    挥动手中闪着银光的签子,就如同江北然心中所想一般,它变成了一块类似于蜂巢一样的东西,但事实上它是一种名叫绫华果的灵果。

    另外如同江北然所料的一样,这由如意签变来的绫华果正洋溢着浓浓的木灵气。

    如此一来,江北然算是彻底确定如意签筒的确成功“升级”,成为玄级的法宝。

    ‘看来它真的有潜力可挖掘啊……’

    一时间,江北然突然感慨起来,这如意签筒可以说的上是他真正意义上拥有的第一件法宝,是关十安送给他的,哦,准确的来说是跟殷江红凑份子合送给他的。

    但准确来说这还是关十安的所有物。

    也正是因为这如意签筒来自关十安,所以江北然才并没有对他抱太大希望,就觉得这是一件相当好用,且能玩出花的法宝来看待。

    毕竟关十安只是边境小国的一个玄宗而已,又能拿出什么稀世珍宝来呢?

    可现在江北然已经对晟国改观了,别看这地方又破又偏,但就好像捅了主角窝一样,动不动就冒出个天纵之才来。

    实在像极了主角刚诞生时用来刷经验的新手村。

    那在这样的主角新手村中,捡到个撕毁了一半的天级功法或者神力全失的天级法宝也是很正常的对吧?

    “说不定……”

    一时间,江北然看向如意签筒的眼光充满了期盼,要它真是件失去了“神力”的天级法宝,那自己可就真的起飞了。

    不过这样的美事江北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不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解铃还须系铃人,晚些回去问问关宗主吧,毕竟这是他得来的宝贝。

    只是一想到关十安,江北然心头就不禁“咯噔”一下。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好好躲起来啊……’

    如今六国都被蛊修搞成了这样,晟国的修炼者面对他们时肯定是一点抵抗之力都不会有,江北然也只能希望蛊修对那不毛之地毫无兴趣,集中全力在解决六国的问题,这样一来,晟国的那些人还算又一线生机。

    “唉。”

    叹口气,江北然决定不再去考虑这些他解决不了的问题,还是先把眼前的事处理好再说。

    拿出金乌鼎,江北然将如意签变成的绫华果扔了进去。

    然后封上顶盖开始炼制。

    半个时辰后,江北然掀开顶盖,看着里面被熬出来的油满意点头。

    将绫华果熬出来的果油取出,江北然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顿时就感觉有些上头。

    ‘很好,不愧是有木灵气的绫华果,劲就是大。’

    露出一个微笑,江北然开始点火……

    ……

    一个时辰后,江北然走出了关押云若的地方,还没行出几步,就看到谷梁谦寻了过来。

    “谷梁前辈。”江北然驻足朝他拱手道。

    “有结果了吗?”谷梁谦问道。

    “恐怕没法这么快,还请谷梁前辈再给我些时间。”

    谷梁谦听完不禁有些失望,毕竟之前江北然办事效率太高了,所以江北然这次进去时他还是抱有不小期待的。

    如今听到江北然也没办法,顿感这位奇才看来也不是万能的。

    但一想到这么多玄圣都拿这云若没办法,谷梁谦又觉得自己实在不该有失望这种情绪,便说道:“尽力就好,辛苦了。”

    “好,那我先去司徒大师那看看,争取今日内将玉麓阵修好,先告辞了。”

    江北然说完朝着谷梁谦一拱手,然后转身离去。

    看到江北然果决的背影,谷梁谦先是一愣,然后才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

    刚觉得这位奇才并不是无所不能,人家转头见轻描淡写的甩了这么一句话。

    这可是让两位九品阵法师都头疼不已的问题,但从他那语气听来,就好像是他随手一弄的事情而已。

    苦笑一声,谷梁谦抬头望去,看着那浓郁的瘴气感慨道。

    ‘这么个天纵奇才的突然出现,该不该说是天佑潼国呢?’

    ……

    “江大师,你可算回来了。”

    看到江北然归来,司徒志有些焦急的喊道,“玉麓阵今天更加不稳定了,必须马上修补。”

    在江北然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司徒志想了很多,也打听了很多。

    知道了瘴气爆发后,十数位玄圣是靠着江北然妙手回春才能恢复的这么快,而祛除瘴毒这件事即使到现在,也仍然只有他一个人能做到。

    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宗师中的宗师啊。

    司徒志可以说是相当了解这种境界的,因为他也被经常鼓吹为宗师中的宗师,不少九品总是见了他也要恭恭敬敬的行礼,喊声前辈。

    为什么呢?

    因为有些阵法即使寻遍整个大陆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布出来,独一无二。

    只有独特到这份上,才能被称为宗师中的宗师。

    而江北然明显也在药师中做到了这一点。

    所以捧一句宗师中的宗师绝无问题。

    同时在这一番了解下来后,司徒志越发看不懂江北然来了。

    就和大多数九品宗师一样,他也认为玄艺师都该一生只精一门玄艺,将所有的心力都花在上面,不然是不可能有任何成就的。

    可江北然在阵法上的造诣他是亲身领教过的,绝对也是能和他平起平坐,共同探讨的宗师级的人物。

    这就让司徒志有点晕了,虽然他听说过大陆上有能将两门玄艺都练至九品的人,但他一直认为这只是个传说,想不到今天看到真人了,而且还是将三门玄艺都练至九品的天纵之才。

    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他的心情。

    总之就是很震撼。

    同时也越发觉得江北然在阵法一道上的实力绝对不止是上次表现出来的那样。

    虽然这只是他的直觉,但他从来都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

    所以当玉麓阵发生问题后,他心中虽然焦急,但还是拉住薛永清让他跟自己一起在这等待。

    因为他相信江大师肯定能比他更好的处理好这件事。

    “司徒大师不必慌张。”江北然说着从乾坤戒中拿出了谷梁谦给他的那一袋天级灵石。

    “修复的材料我已经集齐了,我现在就去把它修好。”

    看着江北然无比自信的样子,司徒志对于心中的猜测也是越来越坚定。

    ‘这绝对是一位不世出的绝顶宗师!’

    (后半部分还没写完,先发出来就是因为既然发了就必须补上,以保证每天能有4000字,不然断更真的上瘾,影响各位阅读体验很抱歉。)

    ————————————————————————————————————————

    如此一来,江北然算是彻底确定如意签筒的确成功“升级”,成为玄级的法宝。

    ‘看来它真的有潜力可挖掘啊……’

    一时间,江北然突然感慨起来,这如意签筒可以说的上是他真正意义上拥有的第一件法宝,是关十安送给他的,哦,准确的来说是跟殷江红凑份子合送给他的。

    但准确来说这还是关十安的所有物。

    也正是因为这如意签筒来自关十安,所以江北然才并没有对他抱太大希望,就觉得这是一件相当好用,且能玩出花的法宝来看待。

    毕竟关十安只是边境小国的一个玄宗而已,又能拿出什么稀世珍宝来呢?

    可现在江北然已经对晟国改观了,别看这地方又破又偏,但就好像捅了主角窝一样,动不动就冒出个天纵之才来。

    实在像极了主角刚诞生时用来刷经验的新手村。

    那在这样的主角新手村中,捡到个撕毁了一半的天级功法或者神力全失的天级法宝也是很正常的对吧?

    “说不定……”

    一时间,江北然看向如意签筒的眼光充满了期盼,要它真是件失去了“神力”的天级法宝,那自己可就真的起飞了。

    不过这样的美事江北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不然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解铃还须系铃人,晚些回去问问关宗主吧,毕竟这是他得来的宝贝。

    只是一想到关十安,江北然心头就不禁“咯噔”一下。

    ‘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好好躲起来啊……’

    如今六国都被蛊修搞成了这样,晟国的修炼者面对他们时肯定是一点抵抗之力都不会有,江北然也只能希望蛊修对那不毛之地毫无兴趣,集中全力在解决六国的问题,这样一来,晟国的那些人还算又一线生机。

    “唉。”

    叹口气,江北然决定不再去考虑这些他解决不了的问题,还是先把眼前的事处理好再说。

    拿出金乌鼎,江北然将如意签变成的绫华果扔了进去。

    然后封上顶盖开始炼制。

    半个时辰后,江北然掀开顶盖,看着里面被熬出来的油满意点头。

    将绫华果熬出来的果油取出,江北然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顿时就感觉有些上头。

    ‘很好,不愧是有木灵气的绫华果,劲就是大。’

    露出一个微笑,江北然开始点火……

    ……

    一个时辰后,江北然走出了关押云若的地方,还没行出几步,就看到谷梁谦寻了过来。

    “谷梁前辈。”江北然驻足朝他拱手道。

    “有结果了吗?”谷梁谦问道。

    “恐怕没法这么快,还请谷梁前辈再给我些时间。”

    谷梁谦听完不禁有些失望,毕竟之前江北然办事效率太高了,所以江北然这次进去时他还是抱有不小期待的。

    如今听到江北然也没办法,顿感这位奇才看来也不是万能的。

    但一想到这么多玄圣都拿这云若没办法,谷梁谦又觉得自己实在不该有失望这种情绪,便说道:“尽力就好,辛苦了。”

    “好,那我先去司徒大师那看看,争取今日内将玉麓阵修好,先告辞了。”

    江北然说完朝着谷梁谦一拱手,然后转身离去。

    看到江北然果决的背影,谷梁谦先是一愣,然后才露出一个复杂的表情。

    刚觉得这位奇才并不是无所不能,人家转头见轻描淡写的甩了这么一句话。

    这可是让两位九品阵法师都头疼不已的问题,但从他那语气听来,就好像是他随手一弄的事情而已。

    苦笑一声,谷梁谦抬头望去,看着那浓郁的瘴气感慨道。

    ‘这么个天纵奇才的突然出现,该不该说是天佑潼国呢?’

    ……

    “江大师,你可算回来了。”

    看到江北然归来,司徒志有些焦急的喊道,“玉麓阵今天更加不稳定了,必须马上修补。”

    在江北然离开的这段时间内,司徒志想了很多,也打听了很多。

    知道了瘴气爆发后,十数位玄圣是靠着江北然妙手回春才能恢复的这么快,而祛除瘴毒这件事即使到现在,也仍然只有他一个人能做到。

    这是什么境界?

    这是宗师中的宗师啊。

    司徒志可以说是相当了解这种境界的,因为他也被经常鼓吹为宗师中的宗师,不少九品总是见了他也要恭恭敬敬的行礼,喊声前辈。

    为什么呢?

    因为有些阵法即使寻遍整个大陆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布出来,独一无二。

    只有独特到这份上,才能被称为宗师中的宗师。

    而江北然明显也在药师中做到了这一点。

    所以捧一句宗师中的宗师绝无问题。

    同时在这一番了解下来后,司徒志越发看不懂江北然来了。

    就和大多数九品宗师一样,他也认为玄艺师都该一生只精一门玄艺,将所有的心力都花在上面,不然是不可能有任何成就的。

    可江北然在阵法上的造诣他是亲身领教过的,绝对也是能和他平起平坐,共同探讨的宗师级的人物。

    这就让司徒志有点晕了,虽然他听说过大陆上有能将两门玄艺都练至九品的人,但他一直认为这只是个传说,想不到今天看到真人了,而且还是将三门玄艺都练至九品的天纵之才。

    实在是难以用言语来形容他的心情。

    总之就是很震撼。

    同时也越发觉得江北然在阵法一道上的实力绝对不止是上次表现出来的那样。

    虽然这只是他的直觉,但他从来都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

    所以当玉麓阵发生问题后,他心中虽然焦急,但还是拉住薛永清让他跟自己一起在这等待。

    因为他相信江大师肯定能比他更好的处理好这件事。

    “司徒大师不必慌张。”江北然说着从乾坤戒中拿出了谷梁谦给他的那一袋天级灵石。

    “修复的材料我已经集齐了,我现在就去把它修好。”

    看着江北然无比自信的样子,司徒志对于心中的猜测也是越来越坚定。

    ‘这绝对是一位不世出的绝顶宗师!’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