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宋煦 > 《宋煦》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 巧遇
    赵煦选的这个码头相对来说偏僻,极少有人来。

    他这一坐下就有人靠近,是走漏了风声?

    赵煦抬头看向身前的一众人。

    孟唐不明所以,与赵煦对视。

    赵煦嘴角不自觉的笑了下,看向胡中唯。

    胡中唯立刻道:“小人从未与人透露。”

    孟唐这才警觉,连忙道:“官家,我也从未与人说过,皇后娘娘都不知道。”

    “那就出去看看吧。”

    赵煦倒是信得过他们,走出船舱,忍着屁股痛,看向靠近的船只。

    只见有三艘船,船帆上挂着‘李’字,船头站着一个三十出头,四十不到的中年人。

    他看到有人出来,连忙抬手道:“这位兄台,刚发现有艘船漏水,急需修理,还请允许靠岸修整,有谢金,还望襄助。”

    胡中唯立马上前,低声道:“官家,事有蹊跷,小人直接让人赶走吧?”

    赵煦抬起手,没说话,看着那三艘船靠近。

    船头的中年人一直盯着赵煦,余光瞥见四周船只若有动,并且渐渐出来不少彪形大汉,不由得脸色微变。

    这个年头,出门带个十几艘,甚至几十艘船的不算什么新鲜事,可要是带这么多面色凶狠的汉子,非贵即盗!

    李恪有些后悔,但已经来不及了,穿已经慢慢靠了过去。

    赵煦倒是气,一脸笑容的抬手道:“江湖救急,理所应当。我们要是借据而来,无需与我们气,尽管随意。”

    李恪心头越发不安,悄悄让家眷藏着不要露面,他站在船头与赵煦寒暄,道:“叨扰了,请勿见怪。”

    李家的船,开始慢慢靠岸,离赵煦的十几艘船比较远,那些下人行走间都盯着赵煦的方向,神情动作都十分警惕。

    赵煦与李恪离的非常近,两人都能看清双方面容了。

    李恪看着赵煦清秀的脸庞,得体的穿着,心里暗暗松口气,暗自道:这样的打扮,应该是京城里的高门子弟,倒不是强盗。

    李恪这样想,却并没有放松,与赵煦交谈几句之后,就看着他的三艘船,故作一脸凝色。

    赵煦瞥着李恪,心里若有所动,主动攀谈道:“这位兄台,贵姓,尊府何处?”

    李恪见赵煦主动说话,不好沉默,只好转过头,道:“在下李恪,京东人士,久居汴京,这次是打算回乡。”

    赵煦哦了一声,笑着道:“久居回乡才三艘船,李兄这官做的可不怎么样?”

    听到赵煦明显的调侃之意,李恪故作苦笑的摇了摇头,道:“再下倒不好奢华,所以这次回乡,除了些衣物,就是书了,那些古董字画,金银玉器什么的,倒是没有几件……”

    赵煦哪里知道李恪将他当做了危险分子,故意透露船上没什么值钱的,点头赞许道:“那倒是还不错的,要是满船的民脂民膏,即便带回去,怕是也吃喝不踏实,不如就纯粹一点,不错……”

    李恪愣了愣神,这个年轻说话怎么有些奇怪。

    赵煦无所觉,虽然有所收敛,但习惯一时间难以改变,继续说道:“李兄,在下是行商之人,这一次是押一些重要的货物去苏州府,李兄不介意同行吧?”

    李恪对赵煦十分警惕,哪里肯答应与他同行,笑呵呵的道:“在下是往东,与兄台并不顺路。”

    赵煦却很想与朝野之外的人好好聊一聊,逮到机会哪里会放弃,热情的道:“兄台,我看你的船不是一时半会儿能修好的,到我这里喝杯茶吧,正好有些学问上的事想与先生聊一聊。”

    赵煦话音一落,就有几个大汉拿出搭板,放在两艘船之间,大汉还上去踩了踩,走到对面又走回来,憨声的与赵煦道:“东家,挺结实的。”

    赵煦微笑点头,看向李恪。

    李恪都傻了,对面这个年轻人怎么自说自话?

    不等他说话,他发现,那年轻人居然直接转过身,进了船舱了。

    几个大汉站在船头,直直都看着李恪。

    李恪有种奇怪的感觉,他要是不过去,这几个大汉会如狼似虎冲过来,将他抓过去!

    这种感觉很荒谬,却又很真实。

    李恪弄不清赵煦的来头,在十几艘船,如有可见上百壮汉的威慑下,李恪思来想去,还是答应了,招来下人低声交代几句,就小心翼翼的踏过搭板,来到了赵煦的船舱。

    船舱隔了许多房间,他被领着来到了赵煦的房间。

    “坐。”赵煦斜躺在软塌上,让屁股好受一些,与李恪微笑着道。

    李恪极其有涵养,只当赵煦是颐指气使惯了,不动声色的在赵煦对面坐下。

    赵煦拿起茶杯,道:“不用拘礼,喝茶。”

    李恪虽然心里别扭,还是微笑着拿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不由得面露讶色,又极好的掩饰了过去。

    这茶,他居然没喝过!

    他酷爱诗书,追求典雅,琴棋书画,茶艺都有一定造诣,可以说,天下的名茶他都喝过,偏偏这种没有,闻所未闻!

    李恪不动声色的放下,注视着赵煦,心里越发好奇这个年轻人的来历。

    赵煦喝了口茶,心里舒服多了,便看着李恪笑着道:“不瞒先生,汴京城里的大小勋贵,鲜少有我不认识的,不知先生高衙何处?”

    李恪虽然戒备,倒也不慌,道:“不瞒小兄弟,我原本是大学正,后转太学为博士,出入礼部,不过,因得罪权贵,不得不回乡了。”

    赵煦一只手捏着茶杯,神色不动。

    眼前这人说得含糊其辞,实际上就是说明,这个人没有做到什么大官。

    ‘难怪我不认识。’

    赵煦又喝了口茶,慢悠悠的道:“得罪权贵?哪一位?说来我听听。”

    李恪十分不喜欢赵煦这样的说法方式,还是不动声色的微笑道:“兄台一看就出自高门,我不说也能猜到。”

    赵煦倒还真不好猜,他认识的大人物着实太多了,眼前这个姓李的官位太低了。

    “你对章惇怎么看?”赵煦心里转念一番,忽然说道。

    李恪一怔,他没想到,眼前这个人年轻人,居然猜到了!

    这让他觉得不可思议,又觉得太过巧合了。

    他确实因为‘忤逆’了章惇,被发配,以至于在汴京城待不下去。

    不等李恪说话,赵煦就接着说道:“都在说,章惇大奸若忠,谗言祸君,擅权禀国,操弄天下,以至于官场动荡,民不聊生,天下非议,无休无止,是古往今来少有的大奸佞!你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