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 > 0112.但凡人心,皆不可视
    咔嚓。

    监牢外,响起一声开锁似的声响,紧接着监牢一面漆黑的墙壁缓缓裂开一个如同屋门大小的口子,四名身穿异服的看守接连走进监牢内,默契的将董人敌围在中间。

    虽然董人敌已经被镇印封住了全身能力与修为,但是四人仍是目光警惕,小心翼翼的将特制的手铐与脚镣给他穿戴好,然后四名看守一同将他押出监牢,带往处决死刑犯的刑场。

    冥天关外,急风骤雨,黑云滚滚,偶有一道惊雷亮起撕裂天空,发出阵阵沉闷雷声。

    四名看守分成两批,两人在前两人在后,他们四人手里各自攥有一根从董人敌四肢手脚镣铐上延伸出来,刻有镇印的铁锁。

    只要走在四人中间的董人敌有任何异动,这四名看守便会瞬间向着四个方面全力飞奔。

    要知道,这四名看守可没有任何东西限制他们的能力,是实打实下五楼境界的修士、异人。

    如果他们四人同时向四个方向全力奔走,那么走在中间,被镇封住了所有力量的董人敌,最终也只会落得个“四马分尸”的悲惨下场。

    就这样的一队五人,默默的走出冥天关,向着虎兜崖的方向走去,豆大的雨点拍在董人敌身上,因为有镇印的存在,所以这场格外阴凉的秋季山雨打的他头脑发昏,身子骨不过一会就被雨水的阴凉打透,冻的他瑟瑟发抖。

    走了一会后,董人敌有些耐不住雨水的阴冷,双手微微抱肩,脚步也越发僵硬,他向前踉跄着步子同时低头晃晃脑袋又用力眨眨眼,甩掉眼帘与脸颊上的雨水,瞥眼看着虎兜崖前被骤雨狂风拍打的呼呼摇晃,好似随时会拦腰折断似的巨松。

    四名看守身穿的异服都有避水的效果,所以这场急风骤雨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

    而走在最前面的两名看守似乎觉着董人敌走得太慢,于是便用力向前拽了一下手中铁链,这一下直接将脸色被冻的发白,扭头看向巨松的董人敌拽了一个踉跄,续而摔倒,吧唧一下整个人扑在泥泞山路上。

    董人敌艰难的从地面撑起身子,抬起眼帘看了一眼走在最前面的两名看守,没有说话,只是挂满泥浆的脸上露出一个难以看清的笑容。他刚抬起一只手想要抹掉脸上的泥浆,走在最前的两名看守看了看董人敌的表情,随后对视一眼,其中一个呦呵一声,用力扽了扽手中铁链,笑道:“还笑呢,你现在不会还以为你是环龙董家的三少爷吧?那我不得不告诉你,您就在昨天,已经被董家驱出族籍,从此与董家再无瓜葛,说难听点……”

    这名年纪稍大,腮帮子有些高的看守向前走了两步,他蹲在董人敌面前,扬起手中的铁链晃了晃,看守将头凑到董人敌耳旁,语气讥讽,轻声道:“说难听点,你董凡脱离了董家,现在连条狗都不如!什么天之骄子,只不过是仰仗着出身好,吃着老祖余萌的‘好命人’罢了。”

    面相刻薄的看守正起身,伸手将董人敌脸上的泥浆擦掉,看似柔和的动作却嘲讽意味十足,他故作思索的说道:“差点忘了,您给自己改名了是吧,叫什么什么……董人敌?哈哈哈,这名字起的,不错,真不错。”

    董人敌脸色惨白,嘴唇此时都被这场山雨冻的发紫。

    冥天关的选址与建造皆是借助着山势特殊,而不远那处名为虎兜崖的地界,曾经更是一处惨烈的古战场,虽然此时已经遍山绿意,可是地底下那股子两军对垒,不死不休的杀意却仍是实实在在存在。

    天上阴冷骤雨再加上距离虎兜崖越来越近,那股如同千军万马扑面而来的杀意则是越发强烈,种种原因叠加在一起,这让如今身子骨脆如薄冰的董人敌难以承受,甚至不能开口说话。

    董人敌全身微微颤抖着从地面站起身,他全身湿透,灰色的囚服紧贴在身上,显露出一身较为消瘦的体魄,面对着身前看守的讥讽刁难,被冻的瑟瑟发抖的年轻人咧嘴笑了笑,“老祖曾和我说过,这天下泱泱万亿人,至爱亲朋也好,兄弟手足也罢,无论多么的牢固,坚不可摧的感情,最终只要落在‘利益’二字上,都会犹豫,都会动摇。”

    “我现在还记得老祖那天喝多了,仰头看着明月光,看了片刻后摇头叹息的说,但凡人心,皆不可视。”

    原本已经起身重新走到前面的刻薄看守闻言突然顿住脚步,他扭过头,面目扭曲在一起,目光死死的盯着董人敌,不怀好意的问道:“老祖老祖,有老祖了不起嘛!到头来你不还是要死。”

    董人敌囚服下,胸口处有一只团抱在一起的绿色诡异生物,它的翅膀已经与董人敌的皮肤融合在一起,暗绿色的纹路遍布他的全身。

    此时,这只口腔处全是绿色触手的生物正不断张口闭口,好似在吃着什么东西似的,而且这种东西好像很有营养,以至于墨绿色生物与董人敌的融合速度越来越快。

    融合的进程越快,遍布在董人敌全身的暗绿色纹路便越多。

    董人敌目光落在因为妒火中烧,面目扭曲的看守身上,他咧嘴一笑。

    老祖说的没错,但凡人心,不可视,不可试。

    忌妒、贪婪、色欲、骄傲、愤怒、懒惰、暴食……

    太多太多的人心底有着不为人知的阴暗与邪恶。

    就算修道者常常扪心自问,佛家常常降服心猿意马,圣人正身立地,以规律订方圆。

    可是如今世人,有几人扪心自问,拴马桩,讲规矩?

    更多的,不过是在尘世中打滚的普通人罢了。

    不过也好,众生之糟糠,我之蜜糖。

    董人敌回过神,面对着近在眼前,嘴里一直在说着骂街话语的看守,面露沉思。

    菜得样样吃,营养均衡才是王道,单一忌妒吃多了,可是会闹肚子的。

    思来想去,董人敌将目光从面前的刻薄看守身上挪开,扭头看向身后,可还没等他张口就听到虎兜崖方向传来了一声娇喝。

    “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