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 > 0109.SCP—076亚伯
    就在前不久,一场由妖、兽、诡、、域外邪神等组成的异族洪流突袭了恒天关位于旧珊瑚台地的镇西分部。

    可以抵抗十级冲击的阻击之壁被对方从中破开。

    镇西分部内,各方势力强者仓促迎战,虽然最终击退了这场由诸多异族所组成的突袭洪流,却也死伤惨重。

    而这一场突袭既是双方开战的信号。

    下一场攻守,不论是哪方主动出击或是防御,必然会更加惨烈。

    阻击之壁上的小屋内。

    一位偏胖的年轻人坐在王式身侧,圆嘟嘟的脸,因为胖,所以也不知是笑还是如何,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隙,看起来有些喜感,但是数他身上衣服血渍最多,杀气最重。

    通过胖子胸前被血迹染红的群星徽章可以知道,这是一位年轻的星官。

    胖子星官双手装模作样的从兜里掏了两下,口袋中星光一闪,摸出来五罐啤酒,自己留下一罐,然后依次递给其他四人后,眯眼笑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次那些外族杂种没有成功攻破咱们驻守的北墙,还是要感谢赊月妹子,要不是有赊月妹子的赤龙帮衬着,这次老……弟我可就真载到这儿了,嘿嘿,以后只要赊月妹子开口,只要不是让胖弟我去送死,绝不推辞!”

    胖子星官说着重重的拍了拍两下胸口,拍的是砰砰作响,说完手拉开酒罐拉环,仰头就喝了一大口啤酒。

    坐在胖子星官对面的龙赊月一手扶着腮帮,一手打开啤酒,默然喝了口,少女没有说话,只是目光仍然透过窗,看向城墙外的远方。

    王式放下翘起的二郎腿,拿起啤酒仰头灌了一大口,两三口喝完后,转过头看向坐在对面的年轻人,他一头黑色长发,刘海有些长,遮住眼帘,最古怪的是,他的后背上有着数十对洁白无瑕的翅膀收拢在一起,或大或小。

    王式吧唧吧唧嘴,这啤酒还凑合,总比一些堪比马尿的劣酒强了无数倍,品完啤酒,他看着那个后背生有翅膀的少年问道:“那个谁,你不是基金会的吗?之前那个一身红色纹路,总能从虚无中掏出诡异武器的人形生物,应该是吧,你清不清楚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身后生有翅膀的少年闻言微微抬头,目光透过额头前的刘海瞥了王式一眼,声音沙哑,缓缓道:“—076亚伯,与你战斗的那个人形生物,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076,我们称呼他为076—2,意指衍生。目前我个人知道的信息仅是076与西方国中,一部名为圣经的书中所记载的亚伯极为相似。”

    “而亚伯的能力……确切来说,076代表着两个物体,一个是076—1,也就是亚伯与你对战时,从天而降的那个巨大的黑色岩石另一个就是076—2,刚刚也和你说过了……这些信息都是刚刚高层那边传递给我的,其他的事情,高层并没有说,包括如何克制076。”

    王式点点头,没有深究这个年轻人的话是真是假,也没有继续问下去,他闭上眼睛,背靠椅子,先是静静地坐了一会后突然起身跑到窗户边,伸手指着窗外某处开始破口大骂。

    看他手指的方向,似乎正是清凉山的方向。

    随着王式起身,一头浑身生有嫩黄皮毛的小兽打着哈欠,从椅子下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它先是扭头瞅了瞅正在破口大骂王式,心里暗道骂得好,默默的给他加油片刻后便直接蹦跶到桌子上。

    似乎是蹦的过头了,一下扭到了受伤的右脚,疼的乘黄呲牙咧嘴好一阵。

    休息片刻后,乘黄小心翼翼坐在桌子正中,一手拿着自己毛茸茸的尾巴给自己扇风,一脸严肃的对着众人沉声说道:“诸位,之前的那一场突袭战中,我乘黄孤身一兽,去往城墙外阻击对方巨兽种攻城,那战斗,那厮杀,那场面,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一爪一牙下去都是鲜血乱飙,打的方圆千里是草木不生。”

    “为什么我这么拼命?因为我清楚,我身后就是你们,就是镇西关,就是大量普通人!”

    乘黄说的那是气势昂扬,荡气回肠,说的激动,还一手举着自己毛茸茸的尾巴甩来甩去,忽然,它一脸沉痛的放下自己的尾巴,继续道:“可惜啊!就在我准备与另外两头巨兽种准备生死搏杀时,不小心踩到了一块那么大的石块,把脚给崴了,所以我申请去后勤或是回到东夏市养伤,不知各位有没有什么意见,要是没意见的话我这就准备启程了,各位保重,祝诸君武运昌隆,告辞!!!”

    乘黄越说越快,最后干脆对着龙赊月几人一一抱拳鞠躬,然后就准备脚底抹油,溜之大吉。

    没办法。

    现在的恒天关镇西分部太危险了!

    外族不知为何突然联合而起,一同冲击人族各地的防御节点,在考虑到原本某处,有着一条气势磅礴,横镇天外的地界儿镇压着边境,而这地界儿的存在,就是为了不让绝大多数异族进入人类世界!

    所以数千年来,人类世界中就算偶尔会出现一些魑魅魍魉,但都不是什么厉害货色,随便出一些奇人异士便可以解决。

    久而久之,镇压边境的真相变成了人们口中的传说。

    可是,既然边境自有强者镇压,这些突然出现在恒天关的妖、诡、兽、等等外族都是哪来的?

    细思极恐!

    越想越感觉心肝颤的乘黄向外跑的速度越来越快,而在座的五个年轻人却没有一人准备出手拦住它。

    反而是各个目光复杂,看着跑路的乘黄,目光中有同情、可怜、幸灾乐祸、淡漠。

    神情不一而足。

    乘黄也觉着奇怪,只是没有想那么多,它嘴里念叨着死道友不死贫道,化作一道黄色闪电消失在城墙外。

    王式站在窗户边,看着一路疯狂向城外狂奔黄色身影,嘴角抽搐,不再骂街清凉山,而是恨铁不成钢的嘀咕道:“……这个憨货!”

    不一会,仿佛落汤鸡一般的乘黄便顶着一身杂乱不堪的黄毛从外又跑来回来。

    速度比跑出去的时候反而还要快上几分。

    乘黄刚一进门,王式就皮笑肉不笑的问道:“呦!怎么又回来了,不是各位保重武运昌隆嘛?还有啊,你不是和一堆巨兽种厮杀时崴了脚嘛,刚才看你跑的这个速度可不像啊。”

    乘黄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伸着爪子指着西面,上气不接下气道:“西……西……西面!有……有!”

    “嗨呀!”乘黄越是着急越说不出话来,最后重重的拍了自己胸口一下,缓口气急忙道:“西面,又来了!蝗虫似的一大堆,都是异族,带队的……带队的是三头那个什么外神,气势汹汹的,看样子就像是要和咱们不死不休似的!”

    众人闻言都不为所动,胖子星官与身旁一个长相俊美的年轻人举罐喝着啤酒,有说有笑。

    背负翅膀的黑发少年闭着眼,似乎是在养神。

    王式走到乘黄身旁,将它提溜起来放在自己肩头,撇嘴笑道:“大惊小怪。”

    乘黄见到众人的反应先是一愣,随后就明白过来,这些人怕不是早就都知道西边还有异族大军攻城!

    咕噜!

    乘黄坐在王式肩头,下意识咽一口唾沫,想要劝王式几人向后退,却又实在张不开嘴,犹豫半天后,它把尾巴狠狠塞在嘴里,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

    太吓兽了!

    人家还是一只单身兽,没后代呀!

    乘黄坐在王式肩头琢磨半天,最后夹了夹腿,哭腔道:“我……我想尿尿!”

    “王式小子,如果,我说如果啊,如果这次咱们还能活着回去,咱俩一起去相亲吧,我看清凉山另一头的那只母狐狸就挺好,胯宽,以后准能给我生个儿……呜呜噜噜”

    还没等乘黄说完,王式黑着脸,拿起桌子上的空酒罐就将乘黄的嘴堵住。

    胖子星官则是一脸敬佩的看着王式,拍手道:“电影里但凡这么说的……这和那个我打完这场仗就回家娶你,有什么区别?”

    王式闻言,脸更黑了几分。

    坐在桌子一角的龙赊月忽然想起一件事,没来由,破天荒的有些难过起来。

    少女一手扶着腮帮,一手举起啤酒凑到唇边,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垂落在脸颊旁,眼眸朦胧。

    “你好,我叫方平安,我……喜欢你。”

    “诶?可是我不是人,是妖诶。”

    然后那个少年就以为自己拒绝了他!

    哼,真是个笨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