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 > 0108.乙木仙人体与万花筒的技能。
    树林深处,一圈粗壮的绿藤缠绕而起。

    随着方平安选择强化写轮眼,视网膜上的经验值便开始减少,与此同时,他双眼的位置再次呈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麻痒、疼痛……

    方平安紧闭双目盘坐在绿藤之中,就在少年紧闭眼眸的眉眼下,一抹血红缓缓流下,划过脸颊,顺着下巴滴落在地面之上。

    随着血红落地,被鲜血浸染的地面之下,有一抹嫩绿破土而出,缓缓生芽。

    一株两株三株……

    越来越多。

    最后一片嫩绿的花草嫩芽将方平安围绕其中。

    木遁仙人体,原本并没有滴血生花的古怪能力,可是通过经验值强化出的血继限界,似乎和原版有一些不同。

    五分钟后,被一片花草包围在中间的方平安缓缓睁开眼,原本的单勾玉写轮眼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双颇为古怪的眼瞳。

    与写轮眼血红的颜色不同,此时方平安的眼瞳的颜色以黑色为主,白色的三勾玉相连在一起,左右各一个呈现出太极图的形状,在太极图的中间恰好还镶嵌着一枚苍白勾玉。

    如果现在有人与方平安对视就会发现,他此时的眼中,没有任何感情波动,似乎……眼前无物一般。

    方平安盘坐在地面上,睁开眼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身旁围绕着许多嫩绿花草时,他先是愣了愣,随后当他低头看到地面上的几滴血迹后便恍然大悟。

    想来这些花草,应该就是木遁仙人体所导致的,虽然在火影忍者的漫画中千手柱间并没有表现出滴血生花的能力,但是经过外挂强化过之后,鬼知道现在这个木遁的血继限界还拥有什么古怪的能力。

    方平安从地面上站起身,微微挺了挺脊背后,谨慎的将地面上的血迹全部清理干净,同时身旁围绕而起的绿藤迅速缩入地下消失不见。

    处理完这些后,方平安收起眼瞳中的瞳术,一边缓步向着自家方向走,一边从视网膜上调出技能界面。

    技能强化定然是都成功了,只不过技能有什么能力,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这还是要看一看系统介绍才能明白。

    随着视网膜上技能界面的展开,方平安的面色变得越发古怪。

    技能:乙木仙人体

    能力1:复刻火影忍者作品中,千手柱间的木遁之术

    能力2:乙木回生(吸收周围三百米之内的木属性恢复自身,最大上限为百分之四十)

    能力3:伪·建木(释放木属性技能时,可以牺牲生命属性为代价,召唤伪·建木,木遁亦可)

    简介:双手合十两室一厅,只要你合十的够勤奋,房产大亨有你一席之地。

    方平安从树林中走出,翻过位于树林与公路交界处的土坑后,看着眼前那个不正经的简介,他一脸唏嘘的模样咂咂嘴,感叹道:“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语气啊……”

    低声嘀咕一句后,方平安目光顺着技能栏向下看,很快便看到了刚刚强化过,最让他好奇的写轮眼上。

    刚才强化完写轮眼之后,方平安就很明显的感觉到一些不对劲,不是说强化后眼睛难受,而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在那个状态下,他眼中的世界变得极为“清晰”。

    清晰到方平安可以看到万物生长的规律,天地间莫名而朦胧的气机,与天穹之上,那阵阵莫名诡暗的感觉。

    想到这,方平安忍不住抬起头看向天上。

    看着中午阳光明媚与一望无际白云蓝天,方平安想起了一句话。

    真相如果是一片黑暗,那么当你撕开一条口子看向它时,你会觉得,无知才是最大的幸运。

    胡乱思索片刻后,方平安收回目光,忍了忍,最后还是没有忍住,低声吐槽道:“总感觉这个世界的水越来越深了啊……”

    唉声叹气的抱怨了一会生活怎么怎么不容易后,方平安将目光重新放在了技能栏上,一排技能介绍跃然眼前。

    技能:万花筒写轮眼

    能力1:负阴(背生暗月,月光所致,暗海奔腾。)

    能力2:抱阳(额升日轮,轮中有白虎,一怒奔杀三千里。)

    简介:别问我,我特么也不明白,我只是一个莫的感情的外挂.

    方平安扫了一眼没谱的系统简介后,脸上摆着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瞪着死鱼眼,一句话不说的快步走回家。

    …………

    古树参天的原始森林之中,在最深的某处,有着一堵高耸入云城墙,城墙由特殊合金与矿石混合铸成,其坚固程度远超常人的想象,只是城墙最外围的一层防护措施,就足矣抵抗一枚个位数吨级赫弹。

    而这堵城墙,像是最外围的防护层,足有近百层之多!

    就是如此坚固的城墙,此时整个墙体的大半都被破坏。

    恐怖的爪痕与被尖锐物体割裂的痕迹遍布其上,大量紫色的粘液与花花绿绿的血浆溅在墙壁上到处都是,在城墙不远处,地面上还散布着数头体型庞大的怪物尸体。

    此时,城墙上的一间简单的屋子内,简捷的照明灯晃荡在屋顶上,灯光下围坐着五个人年轻人,从面相上来看,年龄最大的也就在二十五六岁左右。

    这些人身上的衣服都是统一的,除了胸前,肩头的标志不一样外,其他大多相同,只不过此时他们身上的衣服满是灰尘,有的还有许多血迹。

    有些昏暗的灯光映照出一张张年轻的脸庞,虽然大多满脸尘土,却是各个神采奕奕,年纪不大,但人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流淌出一股经过生死搏杀操练出的汹涌杀意。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便是一男一女。

    男的一身血迹斑斑,较长的头发系成马尾扎在脑袋后,此时正一脸活不起的模样背靠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双手抱在后脑勺,嘴里嘀嘀咕咕不知说些什么,不过认真听两句就能明白,全都是骂老天爷的丧气话。

    少女长相颇为令人惊艳,眉毛狭长,眼带狐媚。

    她端坐在椅子上,单手托着腮帮,目光透过窗体,眺望着城墙外。

    这两人正是一路前往恒天关的王式与龙赊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