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 > 0100.始皇
    方平安背靠在门上胡乱琢磨了一会,便垂头丧气的向着自己的卧室走去,他有种预感。

    似乎,想当一条快乐的咸鱼,整天无所事事的梦想,似乎距离他越来越远了。

    只要不是智力障碍,用脚趾头都可以猜出来,新来的“邻居”绝对不简单,就看她那一身铠甲与背后的异象就不是什么简单货色。

    当然,倒不是说对方有多强,或是怎么样,而是方平安本就是一个非常讨厌不必要麻烦的人。

    如今突然多出这么个来路不明的邻居,他怎么想都感觉麻烦……

    “感觉越来越麻烦了啊……好烦呐……”

    方平安叹息一声走进卧室,转过身仰头就躺在自己的床上,他目光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后翻了个身,侧躺在床上,从裤兜里摸出手机开始搜索起关于恒天关的信息。

    之前那个邋遢道士说的,关于恒天关遍地都是古代葬陵,怎么怎么样的话,方平安并没有全信,完全是当着三分真七分假来听的。

    至于哪三分是真哪七分是假,这还是需要慢慢揣摩。

    至少方平安没有现在立马就向着恒天关进发的打算。

    连对方的话语真假,目的地的状况,位置,地理信息等等都没有确认就一股脑莽过去,这不是什么财迷,也不是什么莽夫,就是个智力缺陷,该死的冤大头。

    方平安一直给自己的定位都是风流倜傥,英俊不凡的翩翩公子,和什么莽夫智障有着天壤之别。

    方平安手机捧着手机,侧躺在床上,喵路由翻着肚皮挤在他头顶,咕噜噜的闭眼睡觉。

    随着手机浏览器页面输入恒天关三个字后,顿时出现了数十条搜索词条,方平安也不嫌麻烦,一一点开认真查看起来。

    等到方平安将这些搜索词条全部阅读完毕后,他也对恒天关的地势包括一些山野传说了解了一个大概。

    这恒天关存在的时间极为久远,如果真要追溯,那就要从恒古时代开始算起才行。

    而且,恒天关曾经也并非叫这个名字。

    它原来的称呼不得而知。

    仅仅是恒天关上有一块奇异巨石,上面刻着两个大字。

    西骸。

    据说在始朝时期,附近的村民一直以西骸为这片山脉命名,后来有人说老叫西骸不吉利,便决定改名,于是在始末悍初的时候,也就是从悍朝开始,西骸彻底更名为恒天关。

    这就是关于恒天关的一些比较有意思记载。

    随着词条的阅读,方平安同时也得知那个邋遢道士没有说谎,这恒天关确实是一处风水宝地,其中大小葬陵无数。

    其中最有影响力的便是这么一条山野传闻。

    据说曾经横扫三十六国,统一天下的始朝皇帝死后便埋葬于恒天关之中,更有传闻说,始皇在弥留之际曾发大誓。

    朕统三十六国。

    天下归一。

    筑通天关以镇十六州龙脉。

    卫我天下、护我社稷。

    朕以始皇之名在此立誓!

    朕在,当守土开疆,扫平四夷,定我始朝万世之基。

    朕亡,亦将化身龙魂,佑我大始永世不衰!

    此誓,日月为证,天地共鉴,仙魔鬼神共听之!

    方平安手机捧着手机,有些不确定的看了看手机词条上显示的那一段文字,这一行字他是太熟了……

    熟的方平安都开始考虑这恒天关他到底还要不要去了。

    如果他没猜错,这位可是比李存孝还猛无数倍的恨人,就算不是同一个人,能说出这句话的人,也定然不会是什么软柿子。

    况且还是在这么一个妖魔鬼怪横行的世界上。

    方平安将手机放在一旁,整个人进入一种很慌的状态。

    慌的一批.

    “李存孝……始朝……始皇帝……嬴政????”

    方平安躺平,呆若木鸡的仰视着天花板。

    纱掉骂骂咧咧的声音突然自方平安身下传来。

    “李个憨瓜皮,李压了劳资半天喽,翻个身好吧滋?”

    方平安一副莫的感情的样子翻了个身,同时心里暗自决定。

    这恒天关必须的去一趟了。

    和钱不钱的没什么大关系。

    主要是不管这条山野传说是真是假,他都有必要去一趟,万一真找到了始皇帝的帝陵,那他一定要将对方的棺材扳子掀开,寻找一下关于穿越的线索!

    李存孝为何突然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关于这个问题,方平安至今都没有找到任何头绪。

    …………

    东夏市,即兴区。

    即兴区以北有一座小山头,名叫英山,山下一带都被当地开发成了一个大型的广场,山头郁郁葱葱一片绿色,而山顶则有一座庙宇建筑。

    似英庙。

    当地人都传言说这似英庙求官运求姻缘都不怎么样,但是求子格外灵验。

    只要是明媒正娶的黄花大闺女,要是婚后难生养,来这似英庙求一求拜一拜,很快便能怀孕。

    眼看今天的天色已经不早,再过一会太阳就完下山了,英山半山腰,居然有一对年轻的新婚夫妇缓步登山。

    等到他们二人爬到山顶,来到似英庙前时,天色都已经黑了下来,四周路灯亮起,其中那个年轻的新娘子仰头看了看眼前的朱漆庙宇,她站在门口有些犹豫道:“老公,这家庙宇给我的感觉格外不舒服,要不……要不咱们换一家吧,这东夏也不就是只有这一家送子庙……”

    像是似英庙这种求子的庙宇,大多人都会简称为送子庙,寓意是尊重送子观音,就如同佛家没事念叨阿弥陀佛一样。

    陈柏言听到媳妇儿的话也有些拿捏不准,不知为何,他刚站在这似英庙门前,就感觉好像有阵阵凉风钻进衣服里,顺着他后背的皮肤,从脊梁骨爬到脑门,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配合着两旁的路灯,眼前的朱漆庙宇带给他的怪异感十分强烈。

    不过,陈伯言还是壮着胆子安慰媳妇儿道:“没事,来都来了,咱们怎么也要拜一拜,听这附近的老人说这间似英庙非常灵验。至于不舒服的感觉……估计就是天色晚了,别自己吓自己,没事,老公在呢。”

    说着,陈柏言便领着媳妇儿的手走进了似英庙中。

    他们前脚刚走进门。

    似英庙那扇锈迹斑斑的朱漆铁门便缓缓合拢。

    路灯的灯光下,许多漆黑的小人影坐在似英庙的庙头咯咯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