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动漫技能加个点 > 098.神,仙
    方平安见到邋遢道士那一副欠揍的表情就瞬间明白过来,那两块符牌其中的一块绝对有问题。

    念及此处,方平安伸手进口袋里将那两块符牌一同拿出,果不其然,那块刻有龙虎二字的桃木符牌毫无变化,而那块黑铁手牌此时却如同萤火生辉,绽放出阵阵柔和荧光。

    方平安看着手中这块正在徐徐升辉的黑铁手牌眉头微皱。

    黑铁手牌前后两字,分别是知与道。

    然而伴随着黑铁手牌的变化,在铁手牌后道字之下缓缓浮现出一个数字。

    3000。

    方平安低头看了一会,然后将黑铁手牌拿在手里,刻有道字的一面朝外,对着李阳离举起右手,皮笑肉不笑的询问道:“晚了,是因为这块黑铁手牌?这块铁牌是什么,还有这个数字又是什么意思,你能不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如果不能的话……”

    方平安举着右手,左手忍不住一拍额头,他透过左手指缝看着李阳离的眼睛,目光晦暗,却笑呵呵的说道:“我怕误会你在坑害我,续而做出一些过激的事,我这个人呐,生气起来我自己都害怕。”

    喵路由蹲在一旁的小马扎上一言不发,听到方平安的话,眸子瞬间一亮,随后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动手好啊!

    它老早就看这个邋遢道士不顺眼了!

    李阳离蹲坐在小马扎上,因为马扎比较矮,所以他微盘着腿,不慌不忙,缓缓道:“年轻人,气盛。别急,我慢慢和你解释清楚。”

    李阳离仰头想了想,“那就先从小事说起,先给你的那块桃木符牌,就是那块刻有龙虎二字的那块,桃木符牌是代表道家某派的信物,而上面的符迹与刻字又代表着不同的意思。比如你这块刻有龙虎二字就代表是道家龙虎山一脉的信物,当然还有其他的,比如‘正一’‘太平’等等。当然,给你这块龙虎山符牌没有别的意思,仅仅是为了你以后出入方便而已。”

    方平安眉头又皱紧几分,“出入方便?”

    李阳离伸出右手,用小手指扣了扣耳朵,理所当然的点头道:“对,出入方便,你应该也察觉到了,最近一段时间里的诡异事件频发,甚至次数,频率越来越快,而且这并不是局部或者部分地区存在的问题,而是……整个世界。”

    “以后关于诡异事件的真相,官府很可能选择不在掩饰,隐藏,而是把真相抬到明面上,和所有人坦诚布公同时加大防护与管控力度,到时候,想要出入一些特殊的地方,就要需要像是龙虎山符牌这样的信物才行。”

    方平安闻言若有所思的砸砸嘴,思索片刻后发现,他好像从来没有特别关注过关于诡异事件的事儿啊。

    从穿越到现在,一直都是咸鱼来着……

    李阳离见方平安没有其他反应,语气随意,开口继续道:“那个黑色铁牌……是一块老古董了,叫做登天牌,它的作用只有一个,就是作为某个地方的一张‘门票’,而那个数字,则是序号,代表着你是第三千个拿到登天牌的人。至于这张门票何时用,去到哪里……我也不清楚。”

    方平安收回手,左右看看名字大气,逼格很高,名叫登天的黑色铁牌,面色难看。

    他现在唯一的感觉被眼前这个死道士给坑了。

    登天牌。

    听着名字这个黑色铁牌的来历就低不到哪里去,在联合先前的那块龙虎山符牌,与眼前这个邋遢道士的言辞等等,方平安在心中大致得到了一个结论。

    眼前这个邋遢道士,就算他心底里没有恶意,但是关于登天牌的事儿,那也绝对是个坑。

    就在方平安心底不断揣摩的时候。

    李阳离继续说道:“哎呀,想说的事儿其实不少,不过看你既然摆出这一副我再说下去就要和我掰命的表情,我也就说这么多,严肃的事说完,那就聊聊家常吧。方平安,你快要高考了吧?有没有想好想报考哪所大学,天清,恒华,巍大,这三家都是全国数一数二的顶尖大学,怎么样,有没有什么想法?”

    原本低头研究登天牌的方平安,听到高考两个字后嘴角忍不住抽搐两下,不由的想到之前模拟考的时候,自己丢骰子蒙答案的事儿。

    方平安手里攥着登天牌,咳嗽两声,底气些许不足的说道:“咳咳,你别转移话题啊!龙虎山符牌我可以收下,但是登天牌我不要,得还给你。”

    李阳离笑了笑,双手一摊,说了一句牛唇不对马嘴的话,“我在之前给你算了一卦,当然,与那个宋长气给你算的方式不同,他算的是你种种因果,而我给你算的,是利弊。你猜这卦象怎么着?”

    方平安坐在小马扎上吧唧吧唧嘴,瞪着死鱼眼放弃了接话的打算。

    李阳离一拍大腿,爽利说道:“益在西,大道之行,十方具在!”

    方平安瞪着死鱼眼盯着李阳离,呵呵一笑,“巧了,之前我有个朋友嘱咐我千万别去一个名叫恒天关的地方,于是我特意查了查地图,那个恒天关,就在北巍西边。”

    方平安还是低估了李阳离的脸皮厚度,就算他已经说的这么直白,也不见眼前道士尴尬。

    李阳离反而低垂眼帘思量深刻,笑着怂恿道:“不妨告诉你,这恒天关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好地界,风水布局极好,所以其中各个朝代的王公贵族葬陵颇多,而且因为最近的诡异事件,官府也考虑到如此多的葬陵很可能生变,所以非常鼓励能人异士前去清理这些葬陵,至于在葬陵之中收获的所有收益,一概不加追问,默认为个人所得,所以……”

    还没等李阳离说完,方平安已经将那块登天牌放在小马扎上,带着喵路由一路跑出祖师堂的大门,一边奔跑方平安还不忘回过头,对着坐在祖师堂内的李阳离竖起中指。

    坐在祖师堂内的邋遢道士对此视而不见。

    一个浑身散发着金光的香火小人从供桌上跳下来,直落在马扎上,伸手摸了摸那块锈迹消失,重新焕发光彩的登天牌。

    李阳离目光落在身前马扎上摆放的那块登天牌上,目光凝重,“神,仙,神仙……怎会如此?”

    香火小人回过头,脸庞稚嫩,声音却是一位老人,它讥讽道:“你可别忘了东夏市到底是怎么来的,不论外族邪魔还是那些个什么,这些落到最后的某一处,也不过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