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遇事不决开个光 > 正文 第11章 雨夜
    次日清晨,姜太平起了一个大早,找出了一本五禽戏,开始施展开光。

    “系统:施展开光,推演出导引术·五禽。”

    “系统:第二次施展开光,推演出华佗·五禽。”

    儒释道三家,筑基以后,都是炼精化气的阶段。

    而精气则是人之根本,身体壮则精气足,如果身体不好,光境界提升了也没用。

    这就好比,同样是九品,有的人是水坑、有的是清泉、有的则是湖泊,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方士,是古代练气士的延伸,不同于现在的修仙,讲究的是肉身为舟,精神为帆,争渡仙河。

    现在只重元神,而轻肉身。这固然和天地灵气有莫大的关系,但也让现在的仙佛比之上古时期弱了太多。

    他现在凝聚正气,若是抛弃肉身,就能修成阴神,而达到阳神境界,抛弃肉身,他就能举霞飞升。

    但这都是要抛弃肉身的,姜太平上一世虽然成仙,勉强算个阳神散仙,在玩家中固然厉害,但对真正的狠人,面对一些肉身强大的,没有修炼成仙的千年老妖都难以单挑。

    这样的仙,他觉得没意思,这才要另辟蹊径。

    五禽戏则是最容易,最简单,也是见效最快的引导术,能快速的壮大气血,只有气血足,身体才会壮,身体壮精气才会足。

    他现在的正气护身只能震伤一般的鬼魅,而真正大儒,一身正气宛若烈阳,鬼魅敢放肆,立刻就会被消融,他还需要花费时间呵气成剑,差距太大了。

    姜太平翻阅华佗五禽戏,一幅幅的画面印到了脑海中。

    “系统:掌握基础引导法,五禽戏。”

    姜太平开始在后院中施展五禽戏,五禽者,一曰虎,二曰鹿,三曰熊,四曰猿,五曰鸟。

    开始猫妖还不屑一顾,怀疑姜太平,但随着演练,感觉到姜太平的气机不断变化。

    一会宛若虎之凶猛、一会宛若熊志厚重、一会宛若猿之灵动……

    她看不到,却能感受到,若不是她知道这就是姜太平,上面仿佛有五个大妖不断的吞吐天地精气。

    “真人,您究竟是为何降临凡尘,还以凡人之躯?”

    “有些事,境界不够,知道了对你没好处。”

    姜太平微微出汗,梳洗一番直接出门,虽只是练习了一早上,但姜太平觉得精神饱满,身体暖洋洋的,步履也轻快了不少。

    在柳四娘的自然居吃了一顿早餐,自然又是赊账。

    姜太平慢悠悠的回到了朱家,将情况说明。

    朱尔旦说道:“若是别人我还会劝解,但真人神通广大,自然不在意那些魑魅魍魉,能三十两买到那处宅子,真人赚大了。不就是修缮房屋吗,哪能让您为这俗世牵绊,我一会就告知大壮,到庄子上找一些人,三天内给您修缮好。”

    姜太平点点头,也没笔趣阁气,这朱尔旦家财万贯,不差这点,而且他也是故意让自己欠他小小人情,等什么时候再和人打赌,去十王殿背判官的时候找自己。

    这是他得到神笔重要的一环,没有这件事为契机,这事办不成。

    而妖魔乱金华,想来黑巫教已经开始筹备了,那猫妖还是不老实,没说出这一茬。

    他需要快速的积累实力,好应对变局。

    “对了,再麻烦大壮帮我定做一个大纸鸢,我有用处。”

    “春天正是放纸鸢的好时节,不曾想真人也有此雅兴,放心,这事下午就能办成。”

    这一日,相安无事。

    到姜太平住在西郊宅院第三天晚上,淅淅沥沥的小雨下着,在春风的吹拂下,配合烛火,显得格外的凄冷。

    实际上,昨天就下了一些小雨,只是不大,今天连绵一天,而且天色越来越阴沉。

    姜太平漫步在碎石路上,手里拿着一个特制的风筝,风筝缠绕这一圈铜线,触须蜿蜒。

    经过三次随机开光,得到什么清气符,或者直接将风筝变成别的的事故后,姜太平不得不承认,就算有古镜加的幸运,不氪金依旧难以如愿。

    不得不花费15气运强化风筝,变成普通法器,而他的气运也只剩下了10点。

    用小搬运将风筝放飞,然后将风筝线和束缚枯井的锁链交缠在一起。

    “真人真是好雅致,这黑灯瞎火的居然有心情放纸鸢,真人可不要忘了,过了今日你还不能让小妖折服,您可要放我离开了。”

    猫妖声音颤抖,显然是无比激动。

    黑巫教虽然也说帮她解封,但那是有条件的。

    这人必然是天上谪仙,说话自然是算话的。这两日,她偷偷的感悟姜太平五禽戏的虎形,惊喜的发现,自己居然可以正常吸纳阴气了,更加确信了姜太平不是凡俗。

    “本真人也再说最后一次,我虽然不会动用仙法和古镜,但到时候我也难以收手,有所损伤,在所难免。”

    “哈哈哈,真人就不用糊弄小妖了。想来是真人慈悲,只不过放小妖离开的借口罢了,到时候小妖必然远遁深山,不再招惹凡尘。”

    姜太平摇摇头,转身到了小亭之中避雨,他动用法网发现,今天自己凶煞降临,却不是应在猫妖身上,而是那个操控僵尸的人。

    姜太平断定,他必然是负责解封猫妖的人,或者说是打前哨的。

    不管是为了猫妖,还是为了这具身体,养好伤了以后,这厮早晚会动手。

    “真人夜放纸鸢,雨夜微寒,怎能无酒。”

    也不知道柳四娘怎么越过了高墙,身形晃动间就到了小亭之内,手里还提着一个大盒子。

    柳四娘麻利的摆列了一些小菜,还有一个小炉子,添上炭火,让小亭内多了一丝温暖。

    姜太平看着她摆弄炭火,微微摇头:“四娘子,须知道男女大防,这夜黑风高,孤男寡女的,你还不走正门,说出去,对你的名声可不好。”

    柳四娘将干净的筷子和碟子放在姜太平身边,笑道:“奴家一个嫁过四次的寡妇,还要什么名声。再说了,真人品性端正,德行高洁,若真想对奴家无理,奴家也反抗不了不是吗。”

    “今晚本真人要杀人,怕是没心情吃酒。”

    雨逐渐急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