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遇事不决开个光 > 正文 第94章 水中月
    夜凉如水,寒冬还没有完全过去,偶尔还有雪花飘落。

    姜太平依旧住在自己的宅邸中,大街一片昏暗,因为的夜叉军的到来,人们都搬进了城内,城郭热闹的夜市也不复存在,显得冷冷清清。

    一万大军安排在临江的住宅中休息,街上只有巡逻的卫兵。

    王娘子治军很严,为了防止意外,安排的大量的人手巡逻,并且派遣了飞行傀儡监视夜叉军的营地。

    以防止他们在其他地方渡江,打他[连城 .5.]们一个措手不及。

    姜太平并没有那么早的睡去,而是不断的作画。

    临近子时,阿狸趴在房梁上打瞌睡,突然听到微弱的脚步声。

    “哪里的毛贼,敢闯入我家主人的宅邸,不想活了喵?”

    “是我。”一个柔和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

    接着一袭紫衣的美妇人进入了房屋。

    姜太平一愣,笑道:“原来是王娘子。”

    王娘子微微点头,叹息道:“奴家不放心那些卫兵,暗中巡视,见真人这里灯还亮着,这天寒地冻,讨要一盏热茶,并来感谢一下真人。”

    姜太平意念一动,水壶茶杯自动开始斟茶:“王娘子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对真人来说自然是举手之劳,但对奴家来说却是大恩,若非真人,奴家怕是难以在军中树立。”

    王娘子褪去了大氅,优雅的端坐,眼波流转,柔情似水,楚楚动人的看着姜太平。

    烛光摇曳,更显得王娘子美艳无方,虽然不如梦娘子清秀漂亮,也不如柳四娘妩媚,但少妇风韵,也别有一番风味。

    两人沉默片刻,姜太平一幅画也已经做好,洗了毛笔,这才说道:“茶也喝了,天也晚了,明日还要同夜叉军大战,王娘子还是请回吧。”

    王娘子眼中闪过一丝委屈的神色。

    “真人何必拒人千里之外,漫漫长夜,孤男寡女,难道真人还不明白奴家的心意吗?”

    阿狸打了个哈切,懒洋洋的说道:“主人,人家送上门暖床的,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

    “胡闹,一边玩去。”

    “喵呜,阿狸懂了,这是觉得阿狸碍眼了,行吧,主人你放心,阿狸在外面给你守门,保证不会有人敢上门抓奸。”

    姜太平手指一弹一颗红枣打向了阿狸,阿狸一口叼住,接着灵活的出了屋子。

    “王娘子,还是请回吧。”

    “难道是奴家不够美吗?”

    姜太平摇摇头,认真的说道:“美自然是极美的,只不过,本真人乃堂堂君子,岂能做这等有辱斯文,于理不合的苟且之事,殊不知,吾浩然之气如何养成?”

    王娘子却解开了衣衫,一具丰韵白皙的身躯呈现在姜太平面前,她上前几步,投入姜太平的怀中,说道:“奴家只知道,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谢空折枝。美色当前,为何不及时享用,辜负了奴家一片真心。”

    “真心?”姜太平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

    “不错,奴家对真人的心一片赤诚,不信真人你摸摸。”

    王娘子拉住姜太平的手就放在自己的心口。

    姜太平微微用力,脸也开始靠近王娘子,王娘子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

    “不错,可惜了……”

    “什么。”

    “我说,可惜了一副好皮囊,今日就要香消玉殒。”

    噗……

    在王娘子惊愣的目光中,剑尖已经贯穿了王娘子的胸口,姜太平身形也已经到了一边。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王娘子身形开始变化,变成了一个充满野性魅力的母夜叉,母夜叉天生美丽脱俗。

    此刻却双目赤红,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剑尖已经出现在完美身躯的前方。

    鲜血不断的落下,夜叉更是摇摇欲坠。

    她非常不甘心,明明她的变化之术如此完美,明明自己已经施展媚术魅惑了这个神秘的真人,怎么突然之间就下了杀手,让她措不及防。

    “本真人一眼就看出你不是人。”

    “非要说纰漏,那就太多了,气味、神态、气质、行为等等。”

    “靠着一点变化之术和一些旁门左道的狐媚手段,也许在你们蛮夷之地尚且可以纵横,但在本真人面前,不值一提。”

    “今日本真人心情好,和你说了这么多,你也该上路了。”

    兹拉……

    随着紫色的电弧,紫雷链飞出,母夜叉低吼一声,一道血箭喷在紫雷链上,同时三道寒星飞出,直取姜太平的咽喉、心脏要害。

    姜太平出手如电,拂尘一甩,将三枚手里剑扫落,同时龟币化作了金身罗汉,紫雷链化作了护法金龙。

    恐怖的气息让还要拼命的母夜叉瞬间失去了斗志。

    “姜太平,我美惠子记住你了。”

    母夜叉身形化做了血雾消散在屋内,君子剑也叮当当落地。

    “喵呜,你跑得了吗。”

    随着两道爪影,母夜叉的翅膀被撕裂,身形顿时落在了地面,她还要挣扎,阿狸化作了豹子大小,尾巴卷住了母夜叉。

    换做正常交手,也许母夜叉能和阿狸战上一战,但她直接被贯穿的心脏,即便是夜叉强悍的体魄也在濒死的边缘。

    而且阿狸也是出其不意,两次大意,让她再也没有了反抗之力,加上使用的血遁,她更是元气大伤,如今只能任人宰割。

    “主人,阿狸给你逮住了你的小美人,你要怎么奖励我。”

    美惠子眼睛闪过一丝亮光,说道:“真人,奴家愿意为奴为婢,如果真人不信,我可以立下心魔誓。”

    姜太平不可置否,问道:“今夜夜叉军有什么计划?”

    美惠子连忙说道:“足以满是我夫君,也是这次带头的将军。他见王娘子治军有方是个强悍的敌手,而真人又神秘莫测,神通广大,否定了太郎的夜袭计划,而是派遣太郎带人刺杀王娘子。派遣奴家魅惑真人,丈量一下真人的深浅,有机会就刺杀真人,只要我们成功,第二日就血洗金华。”

    阿狸难以置信的说道:“你是将军的妻子,他却让你魅惑别的男人?”

    美惠子疑惑道:“这有什么奇怪的,不过是牺牲一下皮肉色相罢了。当然,真人俊朗非凡,为人又儒雅随和,手段非凡,又神通广大,自然不是足以满那个废物可以相比的,奴家愿意为真人的母……”

    噗嗤……

    寒光一闪,母夜叉的头颅落地,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姜太平甩了一下君子剑,将血液甩出去。

    “阿狸,你去一趟指挥部,看看王娘子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