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遇事不决开个光 > 正文 第78章 月夜
    圆月高悬,华灯初上。

    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如果没有阴阳眼,看到的就是一副如同凡人市井一样的繁华场景。

    但在姜太平眼中,这里鬼妖混杂,鬼气森森,妖气冲天。

    那些游走在市井上的“人”,一个个的并不是他们幻化的那样。

    这是无意识的集体化鬼遮眼,算是蒙蔽凡人的手段。

    “老丈,敢问这月影客栈怎么走?”

    姜太平问一个摆摊的老大爷,在凡人眼中,这老大爷面目和善,卖的是豆腐。

    但在他眼里,这分明就是一个骷髅,扁担中的豆腐也是阴气森森,普通人吃了,怕是要病上两三个月。

    当然,此刻姜太平也不是平日的模糊样子,又化作了一个书生。

    为什么是又呢,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读书人无论人鬼两界都是非常好混的。

    同样一个人,你一个普通人,在这里危险系数会上升几个档次,就算不被杀,也容易被其他的恶鬼缠上。

    而读书人不同,就算恶鬼也很少招惹读书人,因为读书人最记仇,若是恶鬼害了有文气的读书人。

    读书人很容易会在文昌帝君处告状,到时候要面对的是口诛笔伐。

    这可不是骂你,而是以读书人的方式消灭你。

    而且读书人心眼最小,这是公认。

    想当初,一代雄主始皇帝,就是得罪了孔门的人,被各种抹黑,还美其名曰:春秋笔法。

    说秦王残暴,殊不知道,他从不杀功臣。说秦法严苛,却并不是不近人情。

    秦胜吴广的起义也并不光彩,服徭役迟到也不会被杀。

    当然了,也不会如同某老师说的那样一味的美化秦朝。

    不过呢,也不好说,也许他天人感应。

    所谓某老师带着三千弟子拜始皇陵,那天,天下大雨。

    读书人最会避重就轻,断章取义,他说什么其实都是在为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铺垫,站在制高点,论证自己这么做的合理性。

    一句话,婊子要当,牌坊也要立。

    总之,只有一点,在这个世界,读书人不好招惹。

    要说狐妖鬼魅祸害读书人,归根结底也是蒲公宅的一面扩展。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试问,那时候,手不能挑,肩不能扛,羸弱无比的读书人。

    那些狐媚找读书人不过为了文气罢了,难道还是为了图快活?拜托,那么羸弱,别说花活了,怕是一会就不胜腰力。

    想必那时候读书人终极幻想就是,坐上来,自己动……

    话是这么说,但姜太平如今就处在这样一个世界,而且很真实。

    读书人成真的世界。

    比如这老鬼,甚至刻意收敛了自己的鬼气,和蔼的说道:“看先生模样,也是有学问的,为何半夜一个人赶路,先生还是赶紧离开此地吧。”

    姜太平摇摇头:“老丈,我知道此地是什么地方,就是问个路。”

    老头一愣,明白姜太平知道他们的身份,也就不劝了:“先生只要一直走,这条大街中间最显眼的就是月影客栈了。不过这两天客栈估计会爆满,如果要住宿,怕是没地方,住其他地方也不安全。如果先生真的懂行,文人雅士也可以去飘香阁,那些可怜姑娘,一般很喜欢读书人,而且不会害人。”

    “多谢老丈。”说着,姜太平递过去一个金元宝,这是纸元宝,说白了,就是冥币,而且额度不小。

    他并没有给鬼王钱,所谓财不露白,而且这老鬼也护不住。

    “这怎么好意思,先生就是不问,走几步也能到达目的。”老鬼搓搓手,想接,但又抹不开面。

    姜太平将元宝放在扁担上,边走边说:“老丈,你既然不想投胎又想要在这里混,如此良善可混不下去。”

    “多谢先生。”

    老鬼认真作揖,他知道碰到了高人,一眼就看出来他无比虚弱,鬼体都快溃散了。

    生人死是魂,而不是鬼,真正的鬼,需要在进入地府获得鬼心,这才能凝聚鬼体。

    地府阴风瑟瑟,一般的魂体被阴风一吹就算了,这就如同灵魂,没有肉身,被太阳一晒,也就消散一样。

    进入地府,并不会那么快投胎。

    阳有阳寿,阴有阴寿,有时候要在阴间生活数十年,甚至几百年,没有鬼心凝聚的鬼体,灵魂早就散了。

    现实中,除了大宗族,一般祭祀先人,也就是孙子祭祀爷爷,再远就不管了。

    实际上,阴寿长短也和现实亲人祭祀相关,孙子没了,差不多阴寿尽了,就可以安排投胎事宜。

    孙辈在,一般鬼不会被安排投胎。

    而不入地府,没有鬼心。要么吸收怨气,成为冤魂戾鬼,要么吸收足够的阳气维持魂体稳固。

    这阳气包括了生人的生气以及祭祀产生的信仰。

    冥币为什么能作为流通货币,主要原因就在于此。

    姜太平给老鬼一个金元宝,他若是吸收了,起码能维持他三五年。

    来到客栈,姜太平才明白为什么说这里爆满。

    在普通视觉下,这客栈一楼大厅人满为患,各个桌子都坐满人吃饭。

    但开启法网就看到,这每一桌都是有一个道人打扮的人正常吃饭,其他是一个个尸体,他们面前分明就是插着香的倒头饭。

    姜太平到来引起了所有人注意,在柜台上支着下巴打盹的一个颇有姿色的妇人(女鬼)抬头:“客人,抱歉,今天客满,隔壁飘香阁更适合你。”

    姜太平微微皱眉,倒不是因为老板娘的话不悦,而是他看出来,这些桌子不是随意摆放的,这些道人也不是随便坐的。

    而是隐隐形成了某种阵型,一道青色玄光笼罩了大堂。

    青光将飘洒的月华排斥在外,而大堂内那些尸体阴气蒸腾,七魄在体内凝聚咆哮,仿佛一个个狰狞的野兽。

    这些尸体随时会尸变。

    “诸位处境不妙啊,需不需要帮忙?”

    这可是获得气运和功德的好机会,而且不耽误功夫,姜太平又忍不住要管闲事。

    “去去去,你一个文弱书生能做什么。”一个年轻的道士不耐烦的摆手:“不想死就赶紧滚。”

    一个中年道士却听出了弦外之音:“先生深藏不露啊,我们确实遇到一些麻烦,不知道先生可会写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