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遇事不决开个光 > 正文 第76章 无题
    黄四连连摇头:“不同的,不同的,大师这笔虽然神奇,但终究只是凡俗之物,我们手里的可是真正的神笔。”

    “你们两个小妖真是没见识,也罢,今天老衲心情好,就让你们开开眼。”

    老和尚再次画了两个元宝,接着手抓元宝,直接抓了出来,而且这可不是普通的钱。

    两个小妖都看傻了,黄三直勾勾的看着元宝,眼睛都放光了。

    “这莫非是鬼王钱?”

    老和尚随手将两个元宝丢在了他们手里。

    两个老鼠精连忙确认,真的不能在真了。

    “这是真的,居然连鬼往钱都能画出来,绝了。”

    两个老鼠麻溜的收起了元宝,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一丝贪婪。

    意思很明白,这次他们是想要得到一杆神笔,让大王画妖文,用来布置大阵,好应对将来的乱局。

    这才冒险,但见识到这个神笔,相比之下,判官笔真是垃圾。

    若是能将这支笔带回去了,那他们两人也水涨船高,而且到时候,要什么有什么,一切东西都是享用不尽,未来成仙得道都是可期。

    黄四见老和尚醉的都趴在桌子上了,神智都不清楚了,试探性的问道:“大师,我们这支神笔也很厉害,不如我们换一换?”

    “不换,不换,赶紧滚吧,老衲喝醉了就喜欢除妖,别让老衲误杀了。”

    老和尚说完趴在桌子上没动静了,手里却还是拿着笔。

    “大师,大师……”

    黄三叫了几声,见老和尚没有动静,蹑手蹑脚的到了老和尚面前,吹了一口妖气,老和尚的手松开,他抓住了笔。

    黄三回头就看到了一双恐怖的双眸正盯着他,正是那个画出来的老虎。

    吼!!!!

    老虎低吼一声,两个老鼠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也看到了老虎脚下那只追的他们上天入地逃不掉的凶猫。

    此刻,凶猫已经鲜血淋漓,早已气绝。

    “咳咳,我们就是看看,看看,这就还回去。”

    黄三眼中闪过一丝奸诈,连忙拿出了一支笔重新放在老和尚的手里,老和尚的还是没有醒。

    这支笔已经换成了判官笔。

    黄三一切动作都小心翼翼的看着老虎,见老虎没有看出来什么,这才心中窃喜。

    “山君,我们也酒足饭饱,也见识过了大师的神通,这天色不早,我们兄弟也要告辞了,记得和大师说,我们兄弟感恩戴德。”

    “就是,我们兄弟永世不忘大师的大恩。”

    两兄弟妆模作样的行礼,然后走出了亭子,等确认那个画的桥梁可以通过,顿时一溜烟的过了桥,随后消失在夜色中。

    那只斑斓猛虎身形一闪化作了阿狸的模样:“喵呜,真好玩,主人怎么算准他们就会换笔呢,难道他们不怕没命?”

    老和尚也变会了姜太平的模样,接着袖子一卷,血淋漓的凶猫也化作了金色的龟币。

    “因为贪婪,这老鼠看似胆子小,但敢招惹陆判,足见胆色。而他们修行不够,最容易被欲望所迷。他们见到了更好的东西,自然想要更好的,哪怕再冒一次险。”

    阿狸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想起来了,阿狸一二百年道行的时候,虽然是妖了,但依旧喜欢变成普通的猫被人收养,到三百年的时候才克服了本能,五百年战胜了欲劫。”

    “他们和你不同,不过也差不多。而且我还有后续手段,不过没用上,算了,天色不早了,我们回家。”

    姜太平拿出了判官笔,仿佛承载万鬼,执笔似有鬼哭狼嚎之音萦绕耳边。

    姜太平毫不犹豫的花费了60气运,说是强化,实则是转化罢了。

    判官笔品质虽然高,但不适合他,断阴阳,判生死,不适合他,杀鬼、镇鬼,他的浩然正气也可以,根本就无用。

    这笔品质很高,他现在的开光不能再次提升品质,唯有消耗60气运,同性质转换。

    再看这支神笔,无论是外观还是作用已经不同,已经变成了一杆金丝龙纹笔。

    笔身通体黑漆做底,金线描绘龙纹,朱红填色。

    漆底沁黑如墨,金线绘饰龙纹缠绕笔身,朱红点缀描画。

    其龙身鲜活,栩栩如生,其势态若翔于云间,握笔似有龙吟之声。

    “这狼毫和原来也不一样了,虽然依然是数百道行的狼毫,但品性完全不同了。”

    “这是红狼毫,数百年道行的黄鼠狼,还是红如火,确实难得。”

    龙纹狼毫笔

    品质:???

    属性:???

    有如神助:执笔弄风云,下笔如神助。

    ????

    诠释: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可根据读书文气等级提升笔的威力和作用。

    姜太平再次作画,这次真是有如神助,仿佛福至心灵,几笔就勾勒出了一个门户。

    “主人,你画咱家大门做什么?”

    “回家!”

    姜太平意念一动,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被挪移回了家里,扬手一扔,画卷形成了一个大门,姜太平推门而入。

    阿狸也疑惑的跟了进去。

    接着大门消失,亭子、桌子、木桥,全部消失,如同梦幻。

    这时候,正听到了自然居哄闹。

    姜太平出门,到了自然居,正好见到店里的人一哄而散。

    几个书生正梆梆磕头,马生脸都黑了。

    “判官大人啊,这都是小明自己的主意,不关我们的事啊。”

    “就是,就是,您要惩罚就惩罚小明兄,我们和他不熟的。”

    朱尔旦冷笑:“一群怂包。”

    马生磕完头,直接丢了一把碎银子到柜台,连忙跑路。

    柳四娘看着空荡荡的自然居,无奈道:“我说朱公子,你们再来几次,奴家这小店可开不下去了。”

    “一群无胆之辈,羞于与他们为伍,以后怕是不会和他们一起喝酒了,老板娘不用担心,今晚一切损失算小生的,明日就派人送丧百两纹银。”

    “那感情好,不过朱公子还是将判官大人送回去吧,对鬼神不敬。”

    “说的是。”朱尔旦背起了判官就走对姜太平点点头再次朝着十王殿走去。

    柳四娘见他走远了,这才叹气道:“真是无知者无畏。”

    “这叫傻人有傻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