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遇事不决开个光 > 正文 第64章 戏五禽
    寓居湘岸四无邻,世网难婴每自珍。

    莳药闲庭延国老,开樽虚室值贤人。

    泉回浅石依高柳,径转垂藤闲绿筠。

    闻道偏为五禽戏,出门鸥鸟更相亲。

    翌日清晨,姜太平依旧锻炼五禽戏。

    可以说,即便是他获得了肉身法,这五禽戏也不能间断,这五禽戏可以全方位的锻炼他的精气神。

    随着姜太平进入忘我的境界,他的浩然正气也在不断的提升。

    同时,浩然也帮助姜太平将五禽戏演练到了第二境界。

    吼!!!

    随着一声低吼,宛若一头真正山林之王咆哮。

    再看姜太平,身形宛若化作了一头斑斓猛虎,相比阿狸的虎威,姜太平的虎威更加的霸道蛮横。

    见到阿狸被吓的一个哆嗦,提着食盒过来的柳四娘轻笑:“猫就是猫,学什么老虎,现在见到真虎就怕了。”

    “哼,你个浪蹄子又来献殷勤,主人之威你是不曾见到,那老阴阳人现在哭都没地方哭,你要经历了昨晚的事,再突然被如此猛烈的虎威惊吓,怕是比我更加不堪。”

    柳四娘这次没反驳说道:“如此虎威怕是千年虎妖也难以发出,确实骇人。不过这鸟之空灵、猿之灵动,也决然不同,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实际作用。”

    姜太平收功,闻言说道:“虚有其表?你也小看了这五禽戏。”

    姜太平说着手掌微微一拍,宛若熊掌拍落,下面的一块坚固的石头骤然崩碎。

    脚尖一点,身形灵活无比,就到了房顶,灵活无比的在复杂的地形翻转腾挪,如同修炼有成的灵猿,翻腾与山林之间。

    再次一点脚尖,身形拔地而起,犹如大鹏展翅,身形扶摇而上,直上沧溟。

    随后俯冲而下,又如同苍鹰扑兔,迅捷凌厉。

    姜太平很满意,他已经彻底入门,已经超凡。

    想要入圣,还需要很长的路。

    鹿之戏,可舒展筋骨,延年益寿,因为有系统的关系,到第二境,他练一次五禽戏,就可以延寿一天左右。

    也就是说,只要他每天练习,基本不用做任务也可以长寿。

    熊之戏,可以增强体魄,强身健骨,力气大增。

    虎之戏,可凝练他的气和神,让他元神强健旺盛,增强增幅浩然之气。

    鸟之戏,可让他身形空灵,飘飘若仙,凝神聚气,真正的增加他的修为,或者说,更融入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

    便是浑然忘我,道法自然。

    猿之戏又让身体不会力气大增而变的体型臃肿,合理的调配自身筋骨、元气、气血、关节、脊椎大龙的力量,让他们拧成一股绳,收发如意,进退随心。

    “不曾想这五禽戏如此神奇,真人附身在如此虚弱的身体内,短短时日,居然调理到这般地步,神异。”

    姜太平端起了一碗粥,笑道:“无他,唯熟尔!”

    ……

    今日是迎接圣驾回归都的日子,然而,一大早知府衙门就乱了起来。

    因为未来天子不见了,要知道,早晨起来知州的女儿还发现天子在睡觉。

    结果出门打了水,回来人就没了。

    唯有一封信留下,意思很简单,表示自己不是做皇帝了料。

    尤其是这些日子,体会人间疾苦,更觉得天下事干系重大,自己不过纨绔,担不起这份担子。

    怕辜负列祖列宗,更怕辜负万千黎民。

    表示让朝廷另选贤能继承大统,并顺便推荐了一下北周王,也就是柴元名义上的大哥。

    最后说,自己要去找千幻真人学道,等学道归来再为朝廷效力云云。

    反正就是一个意思,皇帝我不当了,你们另选贤能。

    最后还说,赵构和聂远都是贤才,这是他一个人的事,不要怪罪两人。

    看着这封信,赵构都要哭了:“聂大人,你倒是正气加身,朝廷自然不会将你如何,以后还会成为文宗,领袖群伦,某就惨了,要被其他的文官弹劾死。看在咱们患难一场的份上,老夫的妻儿就拜托聂大人照顾了。”

    聂远苦笑:“放心吧,我会为大人斡[笔趣岛 .b.]旋的,而且如今东南纷乱呈现,朝廷不会将你如何的。”

    “希望如此吧,殿下凭空消失,必然是神仙手段,怕是找不到了。”

    “那也得找。”

    如此,近半个月,金华城全城戒严排查,始终无果。

    期间,赵构和聂远还来拜访姜太平,想要姜太平出手帮忙。

    但除了又被讹了一千两银子,再没有什么收获。

    那时候,他们两人正好见姜太平只收了一文钱帮一个农户推算牛的下落。

    果然牛找到了,他们也深信不疑,然而他们找人,就不是这个价格了。

    他们心里清楚,这位真人分明就是宰大户。

    但人家说了,天子乃是紫微映照、龙气萦绕、气运加身,推算起来困难非常,而且会遭到天道反噬。

    但在他们这官场老油子耳朵里,就是三个字:得加钱。

    不多,看在老笔趣阁户的面子上,就收一千两,最后补充,未必准确。

    两人没辙,他们找大佛寺、金光寺,结果人家根本就不接这业务,他们只能认栽。

    然后,付出了一千两银子的代价,他们派出的士兵在码头找到了未来天子遗落的玉簪。

    “唉,这都是天意,未来天子已经走远,你们找不到了。”

    赵构急了:“真人,您再推断一番天子下落,我们发快船,必然能追上。”

    “你们现在不是已经发了快船了吗,一样不是没找到?”

    “所以我们才希望真人再帮我们推算一次,现在除了您,我们实在没办法了。”

    聂远也说道:“还请真人以天下苍生为念,再帮助我们一次,我们愿意再出一千两,不,两千两。”

    姜太平为人儒雅正直,如何能再坑两人的钱,果断拒绝。

    “这不是钱的事,而是上次推算我已经遭受天道反噬,咳咳,已经犯了大忌,天上仙不管王朝事,若是再推算,先不说推算不出来,我还要受到天罚雷劫,咳咳咳,阿狸,送笔趣阁,顺便看看药熬好了没有……”

    阿狸白了姜太平一眼,喵了一声,见两人不肯走直接化作了豹子大小。

    两人这才狼狈的出了府邸,至于药,哪有什么药。

    “主人,阿狸总觉得这样坑老实人不好。”

    阿狸回到姜太平身边,眨着大眼睛认真的说道。

    “所以啊,你家主人失去了两千两是多么的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