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遇事不决开个光 > 正文 第43章 脸面
    女鬼叹道:“只是小女子冤死,恐不能惊动城隍爷大驾,不过能让让诸位父老乡亲知道那人真面目,让我不会白白的死亡就足够了。”

    接着女鬼低头嘤嘤哭泣,那个凄凉,那个悲伤,尤其是被开光强化之后,更是让人心中悲悯之心爆棚。

    “我老头子一把年纪了,什么世道没见过,但从未听闻如此天理不容之恶事,今日老头子豁出去了。”

    “老头子已过古稀,今日冒着被报复的危险,就跪在城隍庙前,肯请城隍老爷主持公道。”

    “码的,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在这样的昏官手下还有什么好日子可过,肯请城隍老爷主持公道。”

    “说的是,是男人的就一起跪求城隍老爷。”

    “怎么,看不起我们女子,没我们你们怎么出生的。”一个彪悍的妇女也跪下:“肯请城隍老爷主持公道。”

    接着不断有人跪下,然后跪下的人越来越多,就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不断的跪下。

    这时候还不跪,那估计以后别混了。

    里面的城隍都要骂街了,这事闹的,他根本就不想管,但有不得不管。

    至于出门,他早想出去了,不想将事情闹的这么大,但门口的门神挡着,他根本就出不去。

    但在普通人眼中,频频显灵的城隍庙此刻寂静无声,一点异响都没有。

    一些人已经开始胡思乱想了,是不是城隍爷和知府老爷沆瀣一气,狼狈为奸。

    反正两个人的官都一样,自然官官相护。

    女鬼嘤嘤的哭声显得格外的凄厉,平日听到本应该无限恐惧,但此刻却显得格外的凄凉。

    “这女鬼可是曾经得罪过真人?”

    “没有。”

    “那真人是觉得我不该主持公道?”

    “那也不是,本真人只是觉得,你不敢,也不能。”

    城隍苦笑,根本就不知道这人到底想的什么。

    又过了好一会,一声大喊:“知府老爷到。”

    众人顿时哗然,然后让开了一条道路,虽然大家都不敢说什么,但各种鄙视、唾弃、厌恶的表情让这位胡子花白,一脸慈祥,德高望重长者形象的知府老爷眼前发黑。

    衙役们护卫知府到了庙门前,本来还很威风,但看到如此恐怖的女鬼,顿时一个个双腿哆嗦,气势全无。

    女鬼也已经飘起来:“老贼,你还敢来。”

    那知府看到模糊的样貌,也慌了:“大师,这青天白日的恶鬼肆虐,您可要斩出妖邪啊。“

    知府回头却看到刚刚还和他亲近的金光寺主持此刻远离自己八丈远,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

    这老和尚何等的精明,一看形势不对劲,立刻就表明立场了。

    “阿弥陀佛,女施主既然已经身死,何不魂归地府,留恋人间只会造成更大的因果业力。”

    “大师慈悲,小女子并不会害人,今日只是到城隍庙告状,难道大师和这恶人一起,要阻碍小女子到阴间告状不成。?”

    “巧言令色,你等鬼魅,白日现行,蛊惑人心,还敢狡辩,今日佛爷定然要施展雷霆手段,将你擒拿,是好是恶,再行辨别。”说话的正是一元和尚。

    “小师父火气不小,上次诓骗本真人的钱财去狎妓,遭了血光之灾,你这头上的疤还没好,就开始装高僧了?”姜太平缓缓的走出了正门。

    天地也开始变色,阴云笼罩天空,城隍庙也刮起了阴风。

    一元见到姜太平咬牙道:“分明是你陷害我,现在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

    “哦,那我这里有一只妖,倒要见识一下小师父的本事。”

    “喵呜!”

    阿狸跳到了地面上,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向一元。

    “哈哈哈,这是妖孽?正好,让这妖怪见识一下,呜呜,师父,你干嘛打我。”

    一元捂住了头被禅杖打出的大包。

    “姜真人息怒,贫僧这次只是怕鬼魅祸害普通人,所以来此护持,并无他意。”

    “那和我一样,今天到这边晒太阳,到看到了一出好戏,城隍爷来了,你们还不恭请城隍爷。”

    普通人再看,一众鬼兵护卫城隍爷正走出了庙门。

    那知府也面色铁青,他请来的大师叛变,他现在只能硬挺。

    金华城隍感受到无数信仰随着叩拜汇聚,颇为受用,毕竟正大光明现行一般情况下是不允许的。

    这样收割信仰确实很爽,可惜这事不好办。

    “知府来的正好,这有女鬼状告你抢人妻女,圈禁良家,残暴杀害夫妻二人,并肆虐凌虐囚犯,本来应该晚上拘你魂魄求证,既然来了,你就当着百姓的面说说吧。”

    “须知道,这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虽然本神没有惩治罪责之权利,但若是真如同女鬼所说,定然会上报地府,求阎定夺。”

    这话说的漂亮,普通人顿觉这城隍老爷公正严明,威严不凡。

    但作为官场老油子,知府如何不知道这话的关键点,作为一方父母官,他自然和城隍有交集,也算好友,而且论亲也能论到一点。

    其根本在于,城隍并没有惩治知府的权利,只有询问权。

    知府一脸痛心疾首:“一派胡言,这是哪里的女鬼,不到地府投胎,竟然如此污蔑本府。老夫这些年兢兢业业,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不曾想被一女鬼所污蔑,当真是岂有此理。”

    旁边的师爷更是愤愤然:“老爷为体恤百姓疾苦,几年间体察民情,每日三更才能入睡,为的就是将这金华城治理的风调雨顺,更不出现错假冤案。我看这女鬼分明就是当初被大人判刑的奸贼,如今却要反咬一口。”

    城隍叹息道:“双方各执一词,难以判定,而且这老婆婆我看疯疯癫癫的,说出来的话也不能当真,实在难以断定。真人,您看……”

    “不是我看,你别看我。不是有生死簿吗,拿出来对照一下不就知道了。”

    “本神的生死簿只有普通人,查不得知府。”

    “本真人真是给你脸了。”

    随着一道电光,紫雷链直接将城隍抽翻在地,

    “大师,大师,您得做主啊。”

    城隍倒在地上,鬼差们没人敢上前去扶,一个个躲得远远的。

    普通人已经目瞪口呆,这可是城隍老爷啊,就这么被这个年轻人给打了……